正文 九六六、斗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九六六、斗狠

    平波道人冷笑:“小兔崽子,想与我作对,还早着呢”他口中说得轻松,手上却也不敢放松,驭使着黑桃木剑将韩一鸣打到面前的剑光一一击得粉碎。韩一鸣无暇顾及到何三思,只一交手,就知今(日rì)的平波不是往(日rì)的平波,手底硬了许多,似乎在这些(日rì)子他的修行大有进境。韩一鸣虽不齿平波,但经沈若复提醒后,再未看轻过此人。能将灵山毁于一旦的,岂会是寻常人等?平波今(日rì)确实与往(日rì)不同,从前他都不能奈何自己,今(日rì)一交手,却知他的修行着实不浅。

    当下打点精神,认真对付。平波只是凝立空中,双手在(身shēn)前作出不停的法咒,一柄黑桃木剑围着他忽上忽下,忽出忽没。但这柄诡异的黑桃木剑上,灵光闪烁,海面上亮得耀眼的阳光,都不能将其掩住。而黑桃木剑剑(身shēn),也显得越发黑了。一道道剑光自黑桃木剑上飞出,直向着韩一鸣扑来。韩一鸣小心应付,如影追风剑使个不停,将打到面前的剑光都击得粉碎。他(身shēn)影一动,(身shēn)边飘浮着的宝镜与莲花都随他而动。韩一鸣从来不知这宝镜与莲花是什么,只知这是灵山宝物,从前是格外小心护在怀里的。这时却是非常时刻,哪里还顾忌得了这许多,只管小心对付平波了。

    忽然一道被他击碎的剑光中一寒光一闪,直奔他(胸xiōng)前而来,韩一鸣一愣,那道寒光已打到他面前一尺处,这一下太近,他一时来不及应对,却见无相宝镜忽然不知自何方飘过来,一道雪光瞬间将韩一鸣圈在其中,那道本要打在他(胸xiōng)前的寒光被这道雪光一撞,无影无踪。韩一鸣恍然大悟,这是灵山的宝物,自然是护卫灵山弟子的何三思说这是灵力凝成,那这是师祖的灵力凝成了。有了这样的护(身shēn)法宝,还怕平波作甚?

    平波也大吃一惊,他看不到无è无相宝镜,只见自己必中一着打到韩一鸣的面前,忽然消失无踪,立时收手,游目四顾。韩一鸣却是连声冷笑,青霜宝剑纵横挥舞,一时之间,漫天都是青霜宝剑那寒彻骨髓的剑光。

    平波道人在空中凝立不动,(身shēn)上玄è道袍被海风拂得猎猎作响,他双手结印,扣在(胸xiōng)前,黑桃木剑在他(身shēn)前悬着,道道灵光自剑(身shēn)上溢出来,却围着剑锋旋转。韩一鸣满天的剑光都向着平波道人扑去,转眼已打到平波面前。平波两眼狠狠盯着韩一鸣,手上的手印却变个不停。韩一鸣知他持咒,手上越发紧了,手指不停敲动剑柄,如影追风剑剑光与剑(身shēn)上jī出来的冰簇直向着平波道人撞过去。他与平波迟早会有一战,只是不知这一战在何时。

    这时撞见了,自然不会放过。不止平波不会放过他,他也不会放过平波。他无暇顾及到何三思,平波已被他当成平生大敌。韩一鸣也知在平波心中,自己也是平生劲敌,要么抓到自己,要么杀了自己。灵山被他毁于一旦,他如何还会放过灵山掌门?灵山不论哪位弟子他都不会放过,但灵山掌门是他首当其冲要灭掉的人物

    因此这一来,二人都是倾尽全力。平波的修为与之前大不相同,韩一鸣与平波数度对手,平波的修为不论如何看,都只是平平,连自己都能与他打个平手,自己进灵山可还不到三年。即便自己的修为是一(日rì)千里,却也不该是平波的对手。他毕竟是千年以上的修为,再加上沈若复当(日rì)的提醒,因此韩一鸣一直心中有着防备。

    因此看见平波将自己的剑光化为粉碎,将道道冰簇都消弥于无形,只是越发警惕。平波一声不吭,手上手印变幻无方,将韩一鸣的剑光都击得粉碎,韩一鸣也不松懈,依旧一道道剑光对着平波打过去。平波对他看也不看,两眼只看着面前的手印,口唇微动。韩一鸣不知为何,总觉不妙,盯紧了平波道人,却是不能撼动平波半分。不论他如何加紧,所有的剑光到了平波面前,都会被他化为虚无。

    韩一鸣不知南坎何时出现,也不去猜测,海眼与朔门早让韩一鸣知晓,这是要等待时机的。何三思说的对,在南坎出现之前,他怎么样样都要与平波周旋到底,万万不能被平波得了手去因此他和外小心。平波对他也不是一眼不看,反倒是时不时抬起眼来,看他一眼,眼神刁毒,颇有威胁之意。韩一鸣小心应付,平波不止将他的漫天的剑气都拦住了,他还在做一件韩一鸣看不透的事(情qíng)

    韩一鸣只觉这时危险重重,但却不知平波到底要如何?虽说今(日rì)的平波比之前的平波厉害了很多,但却也没有打他不过。只不知那不安从何而来,就那么轻轻的弥漫过来,让他说不出的不安。也因了这不安,只能更加小心。他也想一下将平波击退,今(日rì)的平波这样厉害,与从前大不相同,难道,平波背上与写了那符咒?韩一鸣百忙之中,平心静气,定神细看,想要看透平波,却看不透。平波面对着他,不知是平波越发厉害了,还是自己看不透他了,韩一鸣宁神细看时,眼角时不时闪过灵符亮光。心中如雪般透亮,随平波同来的弟子背上,一定写了符咒,因此他们修为大进,十分难对付。而平波的(身shēn)上,却始终看不到那符咒的灵光,难道平波的背上真的没有写上符咒么?一时之间无法可想,也知要想打败平波是不可能了,最为重要的,是自己能自保,平波今(日rì)的能为似不止此,但他的隐忍不发,与他的为人着相左。以他的心思,一定要将自己置之于死地的

    忽然平波抬起眼来,对着自己一看,韩一鸣只觉眼前一亮,黑桃木剑刷的一亮,一道碧光已到面前。无相宝镜正迎在那道绿光之上,“当”的一声巨响,韩一鸣只觉(胸xiōng)口剧痛,险些喘不过气来,眼前也是一黑。好容易强忍过去,低头一看,无相宝镜依旧好好的,飘浮在自己(身shēn)边。不知平波这一招凝聚了他的多少修为,韩一鸣竟然险些承受不住。.。

    更多到,地址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m/~~~~!~!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