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三九、夜话(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刘晨星笑道:“师弟,你今(日rì)来此何事,我心里也明白得很。你放心,我不会说与他人的。平波道长对灵山,着实是下了狠手的。心字头上一把刀,师弟你能这样忍着,我们已相当佩服!”韩一鸣叹了口气,其实早就忍不住了,是技不如人,不得不忍!刘晨星笑道:“师弟,忍别人之不能忍,才能成其大事!灵山到了如今,你再忍不住,只会坏事了。只要你忍得住,总有再起来的一天。”韩一鸣何尝不是这样想,但听他说出来,心里却总是难过。

    刘晨星看上去十分的和蔼,韩一鸣看了他片刻,道:“师兄,我知晓平波派人去往南方,所以我也跟去了,我也是想知晓他去向那边所为何事!”他怎会说出自己前去南方是因看到了平波法阵里的那个女子来。刘晨星道:“我知晓平波道长如今总是收集稀奇古怪之物,但我不知所为何事,因此我也跟去看。不瞒师弟说,我来此,也是为了这个,我就是想知晓平波道长在忙些什么!”

    韩一鸣道:“师兄直言以告,我也直言以告,我也是来看这个的。我同门师兄弟散去,我没了牵挂,也是来看这个。”刘晨星大为惊讶:“灵山师兄弟们散去了?为何散去了?”韩一鸣一笑:“我的师兄师姐们散去,自有他们的缘故。灵山已然不复存在,同门的修行却还要继续,不是么?我也没了后顾之忧,因此我来看看平波有什么打算,要如何对我们下手。”刘晨星笑道:“这倒不至于,不过灵山的同门,在不在灵山,修行都是一样。师弟果然很想得开,很多人到了这一步是想不开的,绝不会放同门离去的。”

    他停了一停道;“师弟,许多人到了这一步,是不能放任同门离去的。因怕同门反出门去。”韩一鸣微微一笑:“师兄们自有他们的事要去做,我也有我的事要做,大家各有所忙,实在不必都挤在一处。灵山走到这一步,同门师兄弟要反出门去的,早已离开灵山,不会等到现下了。到了这一步了,大家都是(性xìng)命相见了,还有什么信不过的?我是绝对信任我的师兄们的。”刘晨星叹道:“贵派到了这一步,的确令我们敬佩。师弟,你很看得开,越来越有掌门的样子,你一定会是灵山最为执着的掌门!”

    韩一鸣道:“师兄,你切不可这样说!灵山的每一任掌门,都远远强过我。我这样的弟子,是灵山最普通的弟子了。不过,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不让灵山在我上消亡。”刘晨星对他细细打量了一眼,点了点头:“果然有志气!”韩一鸣本是要去平波去探看的,到了这时,心里另有了打量,又叫小二上了两个菜,再烫了一壶酒来,笑道:“师兄,多承你提醒,今天晚间,我就不去探看了,不凑上门去,不给他说我的时机与借口。咱们在此就着这点酒菜,随意聊聊,打发时光罢。”

    刘晨星笑道:“好!我就陪师弟聊聊,我没甚酒量,咱们就说话罢。”韩一鸣笑道:“师兄说的哪里话来,我也不喝酒的。如若师兄觉得酒不好,咱们换茶也行。”刘晨星笑道:“茶也罢酒也罢,都行。师弟,你有什么话要与我说罢?”韩一鸣也不瞒他,道:“师兄,并非是有事要与师兄说,师兄好歹也是几百修行,比我修行的时刻长久得多了。许多事(情qíng),因我来得太晚,并不知晓,因此要请教师兄。”刘晨星笑道:“谈不上请教,不过师兄既然问起,我知晓的,一定会说与师弟听。”

    韩一鸣道:“我想请问师兄,平波与我们灵山到底有着什么渊源与过往?”刘晨星停了一停,对他笑道:“师弟,不瞒你说,我们皆是做小辈的。很多事(情qíng)也不是很明白。不过师弟既然问起,我便将我所知晓之事说与你听。这个要自灵空前辈说起了。”韩一鸣道:“请师兄说与我听,我灵山师祖的过往,我在同门之中,也不好问起。从前师长们在,我不曾问过。等到我想问了,师长们都寂灭了。与我同辈的师兄师姐们都说不出什么来,我如何问得出要紧之处来。”刘晨星笑道:“师弟所说的紧要之处,我也知晓不多。不过就我所知的说与师弟听上一听。只是我一家之言,其中又经过几次传说,只怕也当不得真,师弟将来若是听到与我的言语不同之说法,不要见怪才是。”韩一鸣道:“师兄只管说来,我记下便是。”

    刘晨星道:“灵空前辈,我见的次数不多。前辈的灵力修为咱们就不必细说了。我听先师说起过,灵空前辈早些时候,乃是在梵山派修行。这个师弟听过了罢?”韩一鸣若不是听明晰说过,这时定会跳起来,但已听到过,便宁定如恒,点了点头道:“师兄说的是。这个我确实听到过。”刘晨星道:“灵空前辈在梵山派修行时,梵山派的掌门是木叶大师。木叶大师就是广收门徒的,派内弟子极多,出色的也不少。只不过到了如今,咱们知晓的,就只有灵空前辈与江鱼子道长了。这个,想必师弟也是知晓的。”韩一鸣道:“这个我却不知,我入门太迟,就中听也只听到过只言片语。所知甚少。”

    刘晨星点了点头道:“那也是的,派中的师长过往,做弟子的都不说。因此师弟在派中听不到什么,也是人之常(情qíng)。不过灵空前辈,我们听到的却是不少。不为别的,灵空前辈着实是少见灵力高强。当(日rì)在木叶大师门下,有二位出色之极的前辈,一位是灵空前辈,另一位,就是江鱼子前辈子,那时名叫灵虚。”

    韩一鸣道:“我知晓灵虚前辈就是江鱼子前辈。”刘晨星道:“师弟,我们听到的传说呢,有失偏颇。有不中听之处呢,师弟不要介意。”韩一鸣道:“师兄只管说罢,我不介意。”刘晨星道:“师弟,江鱼子前辈算得上木叶大师门下最为得力的弟子,成着稳重,因此江鱼子前辈成为了梵山派的传人。但木叶大师最为看好的,却是灵空前辈。”!~!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