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三七、强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又过了一(日rì),专门去见黄松涛,先谢了他这些(日rì)子以来的关照,再向他辞行。黄松涛惊道:“这便要走?你要去向何方?”韩一鸣道:“前辈,既是出去历练,就随缘了。许多事哪是一时半会儿说得清楚的。”黄松涛叹了口气:“非是我不愿放你离去,只是你若去了,松风,松风,唉!”韩一鸣道:“前辈不必担心,松风师兄不一定会随我去的。就算随我去了,我也不会让他犯险,过后一定送他回前辈处来。”

    黄松涛担忧难言,也知韩一鸣去意已决,挽留不住。实则这些(日rì)子以来,平波门下没有少来烦扰他,要的就他将韩一鸣交出去。黄松涛老于世故了,交出韩一鸣去于他绝无好处,并且松风说不定会跟了韩一鸣同去,那可就更麻烦了,如何肯应,全不理会平波的意思。平波与他同为掌门,不好过于((逼bī)bī)迫,也不便轻举妄动。

    这时韩一鸣要走,黄松涛是忧喜半参,忧的是此人一走,松风说不定便会跟了去,从此这诛魔弟子,只怕就说不得是自己的弟子了。但这诛魔弟子这么些年来,除了人在自己门下,别的便真不能称为自己的弟子,若真是要跟了韩一鸣去,自己也无可奈何。喜的是平波再不会来为难自己。灵山派也不惹事生非,但却不知平波自何处得知灵山派在这里,三天两头着弟子来传话。此时灵山派散去,平波再不会来烦扰自己。门人弟子也不用再担心平波的烦扰。松风是弟子,别的弟子也是弟子。

    韩一鸣坚决辞行,黄松涛苦留不得,只得道:“(日rì)后若有所需,只管前来找我。松风若是跟了韩掌门前去,一路上就烦劳韩掌门关照了。”叫弟子门人备办了些金银来,韩一鸣从前外出,皆是师兄师姐们打理。到了这时,也不推辞。黄松涛送出门来,韩一鸣带了灵芯、青竹标自黄松涛处出来,黄松涛直送到山下,看着他们去了才回来。

    韩一鸣离开黄松涛处第一想去的,便是平波道人处。平波道人要将如莘做何处置?看他那样,对如莘另有所图。如莘是灵山山精,在平波手上,韩一鸣着实是担心无限,既然同门都已分开,韩一鸣心中也没了那重重的牵挂,立时便向平波道人处来。

    他带了灵芯与青竹标一路同来,青竹标不如他们行走快捷,韩一鸣也不催促,这弟子与灵山的同门相差太大,但既已是灵山弟子,也不能厚此薄彼,这些(日rì)子竟比从前看开了很多。毕竟灵山今不比昔,这弟子再怎么无赖,到底是灵山弟子,也没有做什么对不住灵山的事。这个时节,该大度些才是。

    只是韩一鸣不曾想到的是,徐子谓也跟来了。灵芯为灵花所成,行走十分快捷,可青竹标却是个凡人,走得并不快捷。徐子谓轻易就跟上来了,他并不跟得很近,但韩一鸣停下来休憩时,便会看到他跟上来。

    徐子谓一如从前,但(身shēn)上面上多了许多风霜之色,他并不挨近来,看到他们停下了,他也就停下了。韩一鸣对徐子谓说不出是恨还是厌恶,他要跟着就随他吧,事到如今,跟着自己,自认还是灵山弟子是没什么好处了。他一定要认为是灵山同门,自己也不便说什么。便让他认为是吧。

    青竹标走了几天,见师父与灵心都是轻快灵便,自己却十分吃力,心里多有想法,这(日rì)休憩时便对韩一鸣道:“师父,我走得那样慢,师父怎么不给我找一件灵器,让我走得快些呢?”韩一鸣一听便知这弟子想要一把灵剑。灵山弟子都该有把灵剑,灵山从前有多少灵剑,如今却连一柄灵剑都给不了新入门的弟子,刚想要叹气,另一个想法却冒上心头,对青竹标道:“灵山弟子都有灵剑,灵剑与弟子须得灵气相通。我们灵山百来柄灵剑,终会有柄与你灵气相通,你寻到哪把灵剑,那把剑就是你的。”

    青竹标向着灵芯看了一眼,韩一鸣猛然明白过来,青竹标是看中了灵芯的紫霓宝剑!便对青竹标道:“灵剑与你,相互挑选。你看中了你师叔的宝剑,但那宝剑是认你师叔的,找到你的灵剑,还须时(日rì)。”青竹标道:“可我看师父你不也拿了几柄宝剑了?可见那柄剑就不见得不听我的使唤。”韩一鸣知此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道:“那你请你师叔把宝剑给你试一试,如若你拿得了,这柄宝剑便归你了。”

    韩一鸣料定他拿不了紫霓宝剑,青竹标如何听不出来,赌着气对灵芯道:“请师叔把宝剑给弟子看看。”灵芯把紫霓宝剑拿出来递过去,青竹标伸手就接过来。拿在手中,也并不沉重,连忙道:“师父师父,这柄剑弟子拿得动,这就算是弟子的剑了吧!”韩一鸣十分意外,本以为他拿不动灵剑,谁知他却拿动了。也或许是他跟灵山同门在一起的时(日rì)长久了,灵气相通,因此他能拿得动灵山的灵剑了。

    看了灵芯一眼,她面上并没什么,但紫霓宝剑却与普通的灵剑不同,韩一鸣要说不给,已说不出来。青竹标满面得意,忽然手中的紫霓宝剑拖手飞到灵芯(身shēn)边,韩一鸣道:“你是拿动了,但这柄灵剑依旧不是你的。不必强求了,灵山的灵剑多得是。将来遇上了,必定有你的一把,强求是强求不来的。”

    青竹标十分沮丧,不再争了,随着他们向前走去。韩一鸣虽不再说,心中却知,青竹标做了灵山弟子,也该有柄灵剑的。虽是需要机缘,自己好歹是他的师父,遇上机缘果真不能放过。想起当(日rì)灵山百剑,那各式各样的宝剑,各有灵(性xìng)。如今想来,宛如一梦。只是这个梦,却是自己亲自经历的,令人神伤。

    走了十来(日rì),已来到平波道人万虚观所在的城池。韩一鸣颇为小心,带了他们自另一个城门入城,然后在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客栈投宿,也交待都不要外出去惹眼,连饭食都拿进屋里来吃。吃过晚饭,韩一鸣看看天色黑了下来,交待他们不要出门,再交待灵芯关照青竹标。而后,转(身shēn)出来。V!~!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