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三六、肩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一下怔住,他万万没料到师兄们会是这样的打算,愣了一阵,道:“师兄,你们这样想,是不是太……”沈若复道:“师弟,换了你是我们,你心里过得去么?”韩一鸣道:“可是师兄,你们……”沈若复道:“师弟,你不必想那么多。灵山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将这担子都压在了你的(身shēn)上,你说我们这些做师兄的,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他叹了口气,又道:“所有的事都你一个人在奔忙,我们,我们心里着实过意不去。难道我们不是灵山弟子么?难道我们就不能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qíng)么?”

    停了一停,沈若复又道:“师弟,你是一派掌门,很多时候不能这样奔忙的,你有事尽可以让我们这些做师兄的去。你更应该没事的时候清心修炼,精进修为。”韩一鸣道:“师兄,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沈若复道:“师弟,我们也知晓许多时候,很多事(情qíng)必须得你去做,但很多事(情qíng),你也可以让我们去做呀!比如你说的这个冰河血石,你就交给我,我和罗姑尽力去找。我相信这些灵异之物不单单是寻找就能找到的,许多时候还要机缘。多个人去找,机缘也会显现得快些。”

    韩一鸣也知道这个道理,叹了口气,沈若复又道:“师弟,我知晓你还担心什么。丁师兄的遭遇,是么?”韩一鸣的确害怕哪位师兄再遭遇丁五当(日rì)的被暗算,沈若复道:“眼下,你的安危才是最要紧的。师弟,你从前看上去一派文弱气息,但心中可是十分的坚毅,平波之所以去暗算丁师兄,一来么,应该与如莘有关;二来么,他应该是认为只要丁师兄没了,余下来的灵山同门必定会大乱。虽说他也认定你会成为灵山掌门,但他便是欺负你的柔弱,因此无所不用其极。可你也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太过坚韧。但灵山同门如今还剩下来的,都十分坚韧,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即使你真有个什么意外,我们这些同门也不会让他得惩。今生今世,我们与平波,便是誓不两立的。平波自己也知晓这个道理,他绝不会轻易放过我们,他没来((逼bī)bī)我们,必定是如莘的缘故。这样的大好时机,我们怎能放过?我们须得赶紧提升修行,精进修为。到了他来与我们为难的时候,我们才不至于怕他。若是我们的修为提升了,也可以先下手为强。”

    沈若复说话向来头头是道,韩一鸣叹道:“师兄,你说的是。”沈若复道:“师弟,这次我不与你同去了,我与罗姑一同去寻找这个冰河血石。你与哪位同门结伴都好,要记得把灵芯和青竹标带在(身shēn)边。师弟,青竹标我已教导了不少(日rì)子了,想来他的将来如何要全看他自己了,凡事不必强求。灵芯师妹跟着你,我也多放心些。陆师兄和顾师兄是早就说好了要同行的。别的师兄师姐们也各自有自己的打算,都等你回来与你说明了就要离开的。”韩一鸣只觉担忧不堪,叹道:“冯师兄也跟着我么?”沈若复道:“我想冯师兄不会跟你去的。我知道师弟你心中是为冯师兄担忧的,我只有一句话要说,冯师兄也是几百年修为,虽是莳花弄草,但也是很厉害的。不要小看术修。”

    说来说去,竟是非要分开不可。韩一鸣口才不如沈若复,哪里说得过他,但却也担心无限,自从丁五寂灭后,韩一鸣已将灵山挑在了肩上,只要灵山有事,都是自己的事。但他却未曾想过,师兄们也是灵山弟子,对于灵山,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与责任。这时听了沈若复这样说,(禁jìn)不住细想起来,如若自己不是灵山掌门,会不会做这许多事?会的!这何消细说,灵山弟子都有灵山的责任,怎不承担灵山弟子的责任?

    想到这里,韩一鸣叹了口气,道:“师兄,你们说的对。那就去吧!”沈若复道:“师弟,那过了明(日rì),我便去了。”韩一鸣(禁jìn)不住想问他要去向何方,却又忍住了。沈若复笑道:“这便是了,不必问我们去向何方,该见面该回来之时,我们一定会回来。”

    次(日rì),沈若复与罗姑果然辞别众人,向着一方去了。又过了二(日rì),陆敬新与顾清泉也结伴离去,韩一鸣看着同门离去,说不出心中什么味道,即有些高兴,又有些难过。冯玉藻对他道:“师弟,去了也好。无为无能,于灵山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大家各自出去历练一番,说不定还能有些好处。再者,这些同门走到哪里都是灵山弟子。你大可不必担心这许多。”韩一鸣对这位师兄很是尊敬,一来这位师兄极为和蔼,二来看到这位师兄就避免不了想到丁五。又过了两(日rì),冯玉藻也辞别而去。韩一鸣对这位师兄是有些担忧的,他只是个术修,平波又那样狡猾,若是遇上了,如何是好?

    但冯玉藻却是洒拖之极,大袖飘飘,不多时已去得无影无踪。再然后涂师兄与傅师兄也分别前来辞别,各自去了。谭师姐与彭师姐也抱着凌风云前来辞别,师兄们都去了,韩一鸣也不能不让师姐们去。再三交待了凌风云的来历,请师姐们一路小心,若遇上凌风云的亲人,千万来找自己,凌风云只有再回到他父母(身shēn)边,自己才能放心!

    至于灵骨,韩一鸣知晓会是一直跟在自己(身shēn)边,大师伯当年给师父束缚灵力的时候,想必是特意将灵骨束缚在了灵山掌门(身shēn)边,因此从前灵骨是跟在丁五师兄(身shēn)边,如今会跟在自己(身shēn)边。束上了龙筋,灵骨不会散去,韩一鸣也不再担心有朝一(日rì)师父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门皆散去,韩一鸣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师兄师姐们既已散去,他的担心也就去了大半。平波就是将他的门人广布天下,也不见得能将灵山同门尽数找到。起先他担心的是大家散开,单人独行时为平波算计,丁师兄不就是为平波所算计才寂灭了么?韩一鸣颇为后悔那时没有跟在丁师兄(身shēn)边,因此让丁师兄遭遇了平波的暗算。此时同门散去,他也就不再打算来黄松涛处呆下去,同门都去历练了,自己更不会托庇此处。V!~!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