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三二、汲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少年忽然出现在蓝龙面前,手中的短剑一剑便向着龙吻刺去!韩一鸣此时已知他这柄短剑不亚于鸣渊宝剑,只怕比鸣渊宝剑更加锋锐,近乎于神兵利器的锋锐。蓝龙向后一退,龙吻是闪开了,这一剑却落在了龙腹之上。短剑大放异彩,蓝龙(身shēn)躯扭动挣扎,短剑已透过雪白的腹鳞刺入了龙(身shēn)。少年一招得手,(身shēn)如流星,飞快向下坠去,地动山摇之中,蓝龙的龙(身shēn)已被短剑破开长长一道!任是蓝龙如何挣扎,已被少年重创。

    韩一鸣呆呆看着,少年厉害得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蓝龙嘶吼,长躯飞舞,少年手指连弹,朵朵白莲在四周绽开,都直扑蓝龙而去,转眼,都打在蓝龙头颈及龙爪之上,更多的都打在龙腹的长长破口之上。此时已满是扑鼻馥郁的香气,韩一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蓝龙要死了。这样多的龙血流出来,蓝龙要死了!

    少年手指连弹,又是数朵白莲,这时出现的白莲与之前的白莲有所不同,微微有着紫色。对着蓝龙而去,却是对着龙爪而去,少年大喝一声:“定!”这数朵莲花都化成数道白中带紫的光,打到了蓝龙的龙爪之上。蓝龙龙爪一动,已被这几道白光定住,少年中指送入口中一咬,指尖溢出金色,在另一手手心画了个符,对着蓝龙一照。蓝龙居然被他拘定住了,不得动弹。少年道:“快上!”小乖冲天而起,对着蓝龙扑上去!

    韩一鸣大惊失色,小乖还小,怎会是蓝龙的对手?但小乖已扑到蓝龙面前,长躯翻滚,龙爪已狠狠抓到了蓝龙(身shēn)上。蓝龙被少年定住,小乖的龙爪已向下一划,划到了被少年破开的龙腹之上,蓝龙(身shēn)躯扭动,但四爪与龙首却被少年的灵力莲花与困龙圈困住,小乖龙爪探入长长的伤口,道道墨蓝色近乎黑色的龙血顺着龙(身shēn)流下,浓郁香气萦绕鼻端,韩一鸣有点说不出来的伤感,白龙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香气,只是没有这样浓郁,但那却让人更加的伤心。

    小乖的龙爪探入蓝龙的伤口,蓝龙长尾四处甩动,韩一鸣虽有光幢及花瓣护住,也觉得(身shēn)上阵阵重压直透过来,连喘气都困难起来。小乖的龙爪却一点点深入到蓝龙体内去,蓝龙嘶吼,挣扎,小乖只是牢牢附着在它腹部的伤口上,一点点陷进去。忽然少年道:“去。”一道金光自他怀中逸出,也奔蓝龙的伤口去了,灵悟,也奔蓝龙的伤口去了!

    韩一鸣便是不懂,也有些明白了,少年这样,为的是让小乖与灵悟自蓝龙(身shēn)上取到想到的物事,是蓝龙的灵力么?韩一鸣也不知它们能取到什么?金光逸入蓝龙的伤口,蓝龙越发挣扎起来,这一下地动山摇,蓝龙忽然对着小乖一声长吼,小乖挨得近些,口鼻上的龙鳞片片碎裂,有鲜鱼渗出!小乖的血是鲜红的,与人的一般无异!韩一鸣大惊,却见少年手一挥,短剑化为一道流光,对着龙首而去,转眼已没入龙首,蓝龙(身shēn)子一下紧缩,紧接着龙爪松开,流光般的短剑自另一方透出,飞回少年手中,蓝龙已自空中落了下来,巨大的龙(身shēn)就落在韩一鸣面前,小乖就站在蓝龙的伤口上,长须飞舞,虽说有血流下来,小乖(身shēn)上却泛起莹光。韩一鸣此时已睁开眼睛,定定看着眼前的蓝龙,(身shēn)躯残破,龙(身shēn)上宝光依旧,却已死了!

    蓝龙真的死了,龙首已缺了一半,那短剑当真是神兵利器,一剑飞去,连龙首都砍去了一半。韩一鸣手中一沉,无色无相宝镜落入手中,光幢与莲瓣皆消失得无影无踪,连那缠绕在空中的枝桠也不知所踪。韩一鸣将无色无相宝镜塞入怀中,少年已自空中落下来,走到龙首前,伸手在龙首上一摸,向韩一鸣走来,韩一鸣也站起(身shēn)来,少年将手对他伸过来道:“这个你拿着。”韩一鸣低头一看,乃是一块玲珑剔透的石头,色作深蓝,上面微有点点星光,似是极好的蓝宝石,摇了摇头道:“我不要。”少年道:“这不是给你的。你是用不着此物,但将来重建灵山时用得上。”韩一鸣吃了一惊,看着少年,少年道:“重建灵山自然不止这一件物事便可,但龙脑可遇不可求,尤其是蓝龙脑。这条蓝龙之所以是蓝色,乃是因它也是要修成青龙的。只不过慢了一步,被青龙先修成了,再被青龙困在此间的。这世间几千年才出一条青龙,所以你一定要收好。”

    韩一鸣大吃一惊,道:“这也是会修成青龙的龙么?”少年笑道:“是的。这一条蓝龙也是钟天地灵气而成,只不过它修到这里,青龙已然成为东方之主。同一天下,如何容得下二条青龙,因此青龙与它大战一场,将它困在此间。你看它尾上的伤口,你可知那伤口养了多少年?”韩一鸣道:“也有几百年罢?”少年一笑:“何止几百年,少说也有二千年!”韩一鸣大吃一惊,对着蓝龙看去。少年道:“青龙伤它伤得极重,它的灵力被青龙汲走了一大半,因此我才能在现下杀了它。”韩一鸣道:“青龙也汲取它的灵力么?”

    少年道:“不是刻意汲取,但修为太高或是灵力太强,在受伤或是死时,灵力就是外泄。这时,谁在(身shēn)边或多或少都会得到好处。它败给青龙,青龙自然汲取得到它的灵力。若是它灵力依旧,我没有神兵利刃,如何是它的敌手?”韩一鸣不(禁jìn)看了看他手中的短剑。少年抬起手来道:“你以为这个就是神兵利刃么?这柄短剑叫宿怨,着实是锋利的,只不过离神兵利刃相差也太远。将来若有机会,让你真正见识什么叫神兵利刃。”韩一鸣忍不住道:“你是说鸣渊么?我见过的,那从前是我灵山师祖的佩剑,后来我用过一些时(日rì)。”少年淡淡地道:“鸣渊也是锋利的,但若无弥蕤与鸾鸟的怨灵,也算不得什么。宿怨之中用的是天地灵气,因此也是锋利的,却是另一种锋利。所谓的神兵利刃都须带有血祭,才真的称得上有灵。并且这血祭,最好就是人命。”韩一鸣道:“难道弥蕤与鸾鸟依旧比不过有人血祭么?”少年道:“鸾鸟与弥蕤并非是献祭,而是它们死后,怨灵不散,因此才有灵力。若是它们也是心甘(情qíng)愿献祭,那鸣渊可以称之为天下最利之器。因此鸣渊宝剑只能算是锋利却不能算是神兵。将来若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神兵献祭,又有灵力,那才真能铸出神兵利刃来的。”

    韩一鸣这才知晓原来神兵利刃是要有人甘(情qíng)愿去献祭才能成的,看来神兵利刃要现世,还真没那么简单。忽然一阵极清冽的气息扑鼻而来,韩一鸣回头一看,小乖爪下的蓝龙龙(身shēn)已开始慢慢化开,但一股青色雾气却腾了起来,小乖两眼圆睁,对着那青色雾气猛嗅,灵悟也自龙(身shēn)之中闪出来,在那股青雾之中腾(身shēn)盘旋。少年道:“蓝龙的最后一击是小乖与灵悟得手的,它们就要得到蓝龙的灵力,这也是千载难逢的。就看它们能得到多少了。”韩一鸣忍不住道:“你不要么?蓝龙可是你屠的。”

    少年哈哈一笑:“我么。我自然是要的。不然我屠它作甚?”韩一鸣道:“那你拿去,我不要了。”少年又笑道:“你拿我拿又有什么区别?还是你拿着。灵山也不是现下就能成的。你先收着,我要用的时候来找你拿。再有,你以后还有很多物件要一一收齐,到时我一一告知于你。”韩一鸣道:“好。”心中却也意外这少年对自己的信任。少年忽然道:“灵芯呢?”韩一鸣连忙自怀中取出紫睡莲来。少年略皱了皱眉:“唉,说你不能承受,你还不信。现下知晓了罢。”对着紫睡莲看了两眼,又对着地上的龙骨看去,地上的蓝龙龙(身shēn)已散开来,龙骨lu出。少年伸手指了一指,一块龙骨在他手中出现,他掌心腾起一团灵火在龙骨之上锻烧。V!~!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