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二八、蓝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少年轻轻一笑,手中铁链向上一拖,韩一鸣只听井内“哗哗”声响大作,忽然间(身shēn)上如被重压,肃杀之气,片刻间便笼罩全(身shēn),他手中的无色无相宝镜猛然无比沉重,镜上的白莲之中,透出白光,将白莲与下方的铜镜都照亮了。韩一鸣想要叫灵芯小心,但(身shēn)上已被压得透不过气来,因此嘴是张开来了,却出不了声。那少年手中仍旧执着铁链,当风而立,(身shēn)上的素衣轻轻飘动,如临风玉树一般,出尘潇洒。

    韩一鸣手中的无色无相宝镜越来越沉重,沉重到了他几乎有些举不起来,他耳中响彻铁链的“哗哗”声响,还有一种若有似无的吟啸,更有一种腾挪翻转的声息时不时响起,不过片刻,头脑之中已觉昏沉,(身shēn)上手上的也酸软起来。这还没开始呢,他已是勉力支撑了,韩一鸣是经历过屠龙的,白龙死前,他在白龙的结界之中,也是一无所用,他的存在,相对于白龙的存在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不知这少年的修为到底深到了哪一步,但看他凌空而立,神态自若,可见修为不是自己能够猜测的厉害了。韩一鸣此时心中所想只有一个念头,他不是灵山之敌,而是灵山之友,实为自己的福气。

    猛然间一切声响都没了,韩一鸣(身shēn)上依旧酸软,但意识却清楚起来,方井上空有了一团浓雾,既便是月光黯淡,这团浓雾也看得再清楚不过。浓雾瞬间散去,一条龙显现出来。这真是一条龙,只不过不是金龙,也不是白龙,更不是青龙,这条龙是靛蓝色的。龙头、龙爪、龙角、龙须皆是鲜艳不过的靛蓝,龙(身shēn)上是靛蓝色的龙鳞,龙鳞之上,微有七彩华光流动,唯有龙腹是月白。靛蓝衬着的月白,越发干净。月光在这靛蓝的龙面前着实太过冷淡,龙(身shēn)上的光泽,远比月光亮得多了,只不过这条龙的一条后腿,却牵着那条铁链,并且那条铁链不是圈在后腿上,而是自后腿根部穿(肉ròu)而过,铁链根本是嵌在这条龙上的!

    韩一鸣听到见到的龙,除了青龙、白龙就是金龙了,压根不曾想到还有靛蓝色的龙!并且这种靛蓝实在是最为纯正的色泽,蓝得看在眼中极之舒服。这条蓝龙浮在空中,对着那少年,韩一鸣(身shēn)上被压得透不过气来,若不是他素来强韧,早被压倒在地了,他全力支持,只觉肩上背上,都沉重不堪。那少年却全然不曾被压一般,他一双眼睛,对着这条龙细看。韩一鸣到了这时,也对着这条龙细看。龙(身shēn)上有伤,伤在何处呢?韩一鸣虽是动弹不得,一双眼睛却将那条龙从头看到尾,再自尾看到头。这条龙忽然扭转龙头对他看来,韩一鸣立刻垂下眼皮,不再看蓝龙。他便是不看,也觉这条龙寒至极点,带着凌利杀气的金色眼眸,在自己(身shēn)上转了一转。韩一鸣(身shēn)上(禁jìn)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却不过是片刻,便觉龙的眼光移开了,他(身shēn)上依旧抖个不住,并非恐惧害怕,他(身shēn)上就是抖个不住。只听那少年轻轻一笑:“**凡胎,如何可以直视灵物,你还没吃够亏么?你师父没教过你静心而看么?”

    他自然是学过静心而看的,只不过这蓝条龙来得太快太突然、并且是靛蓝色的,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时之间怔住罢了。得这少年提醒,立时敛息合眼,宁心静气。片刻之后,蓝龙与那少年都浮现眼前,看得再清楚明白不过,连同蓝龙(身shēn)上的伤处,都看得一清二楚。蓝龙被铁链嵌住的那条腿,确实有伤,并且这伤口极大,铁链穿过皮(肉ròu)只不过是伤处小而又小的一部分。蓝龙被铁链穿过的那边龙(身shēn),有一半没有龙鳞,一道极长的伤痕自上而下,直至龙尾,这伤口还未愈合,但已不见伤口之内是什么形状。伤处的龙鳞还未长出,而这条龙尾上蓝色的皮(肉ròu)却几乎分成了两半。这样看来,这条龙所受的伤也极重。只不过,受了重伤的龙,依旧是龙,依旧是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灵物!

    那少年就这么静静浮在空中,与蓝龙相对而立。蓝龙与那少年僵持片刻,扭转(身shēn)躯,向着井口压下来。这条龙不(欲yù)与他们为敌,只想回到井中去。那少年(身shēn)上紫光一闪,紫霓宝剑不知自何处飞出来,挟带着百多道紫色剑光,向着龙头上斩去!这少年一语不发,甚而没有先兆便动上了手。不知他自何处唤出来紫霓宝剑,但他的修为着实让韩一鸣大吃一惊,他一动手,便是百多道剑光,并且这百多道剑光与他从前所见的幻化出来的剑光不一样,这百多道剑光道道实在,宛如紫霓宝剑在眨眼间由一把变成了百多把。韩一鸣清心看视,最能分辨的就是幻化的幻相。这少年却没有幻化,凭空将一柄宝剑变成了百多柄!御剑术使到这个份上,可当真是没见过。

    百多道紫色剑光去得极快,转眼尽数都打了在那条龙的头上(身shēn)上,韩一鸣虽是坐在白圈之内,都觉得利风扑面,如割如磋,紫霓宝剑竟如此锋锐。只是龙鳞也是极之坚硬,紫霓宝剑的剑光也似极坚硬,以硬碰硬,满天飞着的都是紫色。第一道剑光打在龙(身shēn)上时,韩一鸣手中的无色无相宝镜便已旋转起来,一道雪光,自白莲之中溢出。白莲转眼之间变作了靛蓝色,与那条龙(身shēn)上的靛蓝色一般无二,连同拖落下来的花瓣都是靛蓝色,白连冰清玉洁,而这靛蓝色的连花,却是说不出的(娇jiāo)艳,蓝白二色花瓣在韩一鸣(身shēn)边飞舞,将灵心、他隔在了这边,另一边,是那少年与龙。自靛蓝色莲花中心生出来那道雪光之中,生出一枝枝蔓来,这枝枝蔓向上伸出,分成二枝,一左一右,而这二枝枝蔓又分成二枝,向上生长,并且曲折起来,片刻之后,每一条枝蔓,又分成了二枝。每一枝的枝头,长出一个小小花苞来。

    紫霓宝剑的百来道剑光打在龙头龙(身shēn)上,似是没打上一般。但这条龙止住了去势,折转(身shēn)又浮上空中来。少年面上带着淡淡微笑,神色如常,他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一朵淡紫色的花,就开在他的(身shēn)后,花朵巨大,不过仅有几片花瓣,却真是冰雪仙姿,洁净出尘。这就是一朵雪莲,韩一鸣见过白雪莲,此时这朵雪莲花瓣上的淡淡紫色淡极若无,但却一眼能看得清楚。那条龙忽然张开口,对着少年啸了一声。韩一鸣脑海之中“轰”的一声,心口一紧,全(身shēn)抖了起来,险些便坐不住,心惊(肉ròu)跳也不过如此了。(身shēn)边有什么落下,一朵花落在地上,韩一鸣眼睛一瞥,一朵紫色睡莲已掉在(身shēn)边,灵芯(禁jìn)不住这一啸,原形毕lu,落下地来。

    韩一鸣连忙伸手拾起灵芯来,揣入怀中,勉力支持着。他(身shēn)周落了一地的花瓣,蓝白二色相间,他(身shēn)边依旧是无数花瓣在飞舞,若是平时,大可欣赏这蓝白二色落花之美,只是这时攸关(性xìng)命,连坐在这里都要全神贯注,不能分神了。蓝龙对着少年啸了一声,少年只是向后退了一退,他(身shēn)后的淡紫雪莲花瓣猛地一抖,向内合起,将少年包在了花瓣之中,不过片刻,花瓣张开,少年依旧当风而立,手中紫霓宝剑宝光闪烁,少年嘴角的笑容亦不曾变过。V!~!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