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二三、童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它飘然而出,在韩一鸣头顶盘旋一圈,便浮在空中不动了,韩一鸣抬头望着,只见那一道金光浮着,一道暖意自上而下,韩一鸣心头不知不觉安定下来。再向外看去,那道浓浓黑雾已转而向钱若华飘去!钱若华正全神贯注要将那团灵力引入锁灵壶中去,这团黑雾直接扑到他的面上,钱若华一个趔趄,锁灵壶上光芒顿时灭了,他招呼一声,转(身shēn)就走。平波门人都纷纷随他而去。韩一鸣虽未看到钱若华面上如何,但见他转(身shēn)就跑,已知他吃了大亏。这虞卫佑的法术当真怪异,韩一鸣不是一回与他交手,却拿他无可奈何,这时见了这样,也想不出有什么法子来,一下将他的法术破去。

    虞卫佑看着平波门人逃逸,面上透出笑容来,他这一笑,当真当得上颠倒众生。只是他的双眼之中不知何时染上了一点血红,看上去无比妖异。他对着韩一鸣这边看了片刻,将双眼转向另一处细看。韩一鸣知他不曾看透灵悟的结界,也随着他眼睛看处看去,这一看,才见那边伏了一个人,这个人(身shēn)形有些眼熟。虞卫佑嘴角向上一挑,手一挥,那本来笼罩在他(身shēn)边的黑雾,全都扑向那人而去。那人(身shēn)手倒也十分敏捷,转眼已御剑而去,一道剑光划过,那人已无了影踪。韩一鸣已认出,这人便是元慧的师兄刘晨星,他的来意或许与这里众人全不相同,但也相差无几,至少以元慧的聪明,一直就防备着平波与他的门人的。

    虞卫佑这里将平波门人都赶走,又将刘晨星也赶开,对着韩一鸣所在细看了片刻,看不出所以然来。再看那一团飘浮在草丛之上的灵力,张开口来,对着那团灵力就用力吸了一口。那团灵力向他飘来。韩一鸣虽不知这灵力被他吸去是否会让他灵力大增,但这灵力是平波想要的,若是他拿到了,便会与平波有一定的交易。以平波的为人,虽是心(胸xiōng)狭隘,但利字当头,必定会尽释前嫌,说不定还许给这虞卫佑若干好处,那就等于他们二人联手了,对付起来可就更加费力了。当下韩一鸣不及多想,喝道:“你住口!”

    眼前一暗,头顶微有“啪”的一声轻响,灵悟的结界已没了,抬头一看,那一道金粉已不知所踪,而他,怀揣着灵芯,站在了虞卫佑面前。虞卫佑不意他突如其来,收住了口,转回头来对着他细看了片刻,笑道:“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灵山掌门。灵山掌门,咱们可是久不见面了,别来无恙?”他口中说出“灵山掌门”四字来,神态却是无比轻慢,似乎韩一鸣也不过如此,不值当放在眼中。韩一鸣哪里与他计较这些,他要计较的乃是别的,这时手指一动,青霜宝剑已招在手中。虞卫佑哈哈一笑,对他道:“灵山掌门,以你的修为,是奈何我不得的。我对灵山掌门向往已久,灵山的修为着实令我佩服。灵山掌门入灵山不过三数年,想来还没有三年罢,这修为可是大大的让我十分羡慕呀,要不,请灵山掌门跟我同去我处住些时(日rì),我们也能好好参详一下灵山的修行呀。”

    韩一鸣一听这话,便知他起了歹念产,要将自己也弄走。冷笑道:“我修为虽低,但我绝不惧怕,你想对我们灵山下手,还早得很呢。”虞卫佑也笑了一笑,正想说话,忽然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灵山要收拾这妖孽何必掌门出手,看我来收拾即可。”韩一鸣与虞卫佑都愣了一愣,对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走出一个童子来。这童子不过六七岁模样,(身shēn)上着的,正是灵山弟子从前穿的素衣,这童子面如美玉,形容十分俊俏,头发并未剃去,而是挽了童子髻。虞卫佑十分迷惑,对着那童子看了片刻,转回头来看了韩一鸣一眼:“这也是你灵山弟子?”韩一鸣也十分不解,灵山有多少弟子,他自然是知晓的,不说现下了,便是从前也不曾见过这个童子,他缘何会说自己是灵山弟子呢?但他既如此说了,韩一鸣也不会说他不是,灵山危难之时,不论他懂不懂事,说出是灵山弟子了,自己便须护着他,便道:“他是我灵山弟子,怎么?,你不信么?”虞卫佑自是不信,对那小儿看了一看,神(情qíng)十分不信,但仍旧笑道:“好好,便算他是你灵山弟子罢,这样一个小小孩童,站在这里,深夜之中,十分不妥,不如随你掌门,跟了我同去如何?”

    他不怀好意,韩一鸣不(禁jìn)向那小童看了两眼,那小童虽是幼小,但粉雕玉琢,玉雪可(爱ài),整个人如同玉雪雕成的一般,一双乌黑的眸子,四处张望,对这茫茫黑夜全然没有惧怕之态。这也是十分奇异之处,小儿对于黑夜向来是十分惊惧的,这小儿却十分安稳,四处张望。韩一鸣看了虞卫佑一眼,只见他对这小儿也是上下打量,眼中十分的捉摸不定。这妖孽实在太让人恶心,这小儿虽还没什么太惊人之处显现出来,但却绝不可落在虞卫佑手中。

    因见虞卫佑并没有对这小儿即刻下手,韩一鸣定了定神,屏神静气,向那小儿望去。只见那小儿(身shēn)周微微发出毫光来,整个人如同明珠一般笼着一层光晕,但别的异样却再也看不出来。也看不出来这小儿有什么修为,这样小的年纪,能有什么修为?那小童转过头来,对韩一鸣道:“掌门,我要与他斗一回,你愿意为我护持一个时辰么?”一个时辰,韩一鸣看了看虞卫佑,只见他对这小童也是细细端详,上下打量。于是道:“你既是我灵山弟子,当听我这个掌门的话,我带你走,你不能与这个妖人多来少去,随我走罢。”

    忽然前面一道黑雾掠过,韩一鸣只觉(胸xiōng)口发闷,一阵寒意扑上(身shēn)来。虞卫佑笑道:“不必等一个时辰了,这就跟我走罢。”韩一鸣心知他抢先动手了,他这怨气,着实让人(身shēn)上说不出的难受。不过一阵,(身shēn)上力气软弱起来。韩一鸣连忙静心屏气,不再去看虞卫佑,转而向那小童看了一眼,只见那小童神(情qíng)也有些委顿,(身shēn)上那珍珠一般的光泽渐渐黯淡下来。定了定神,将手中的青霜宝剑一挥,青霜宝剑上早已结成了无数霜花,有的居然是一簇簇的冰花。那小童道:“掌门,你不信我也得信了。你青霜宝剑上的灵光能将他的怨灵((逼bī)bī)住,不再近来。掌门的灵力,大约能支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我便收了这个妖孽。”V!~!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