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二零、锁灵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正细想间,已看到钱若华自怀中取出一个皮囊来,不过手掌大小,但韩一鸣已看到那皮囊之上布满了字迹,取出的瞬间,那皮囊上还裹了一层茵蕴之气,却是片刻就散开了。虞卫佑狠狠盯了那皮囊一眼,也不出声,钱若华已将那皮囊上的木塞子拔开,他拨出塞子时,韩一鸣已看到一道明光在塞口一闪。这想必又是平波的什么宝贝了,韩一鸣虽不识得这是什么宝贝,但也看到这皮囊很旧了,钱若华放在怀里,这时才拿出来,绝不会是等闲之物了。果然虞卫佑面子一沉,道:“你拿出这个锁灵壶来,是想对我下手么?”钱若华笑道:“哪有此事,前辈太多心了,就凭我们几个这点微末道行,还想与前辈动手么?前辈随便就能将我们打发了。再者,我们怎能向前辈动手呢,那太不恭敬了。”虞卫佑冷冷地道:“那你拿出此物来,到底有什么打算?”他本是极之俊美的,这时,眉稍眼角却都染上了狞恶之色,说不出的邪异。钱若华还是那么不紧不慢地笑道:“前辈太多心了,我们只不过看这里似乎可以采集些天地灵气,(日rì)月精华,想采集些带回去罢了。”虞卫佑十分不满,但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钱若华却甚不在意,将那锁灵壶拿在左手中,右手执咒,口唇微动,施起法术来。过得片刻,他收回手来,锁灵壶就平空浮着,一个字符闪了一闪,壶上的字符都闪动起来,片刻之后,壶口亮了,韩一鸣眼利,已看到一道灵光之后,地下的灵气已涌动翻腾起来,慢慢向上升上来。虞卫佑面上一紧,他对这灵气也是志在必得的,连韩一鸣也微有些沉不住气了,看了灵芯一眼。灵芯不知此物有何用处,也不在意。她此时正在将紫霓宝剑拿在手中细看,紫霓宝剑在她手中,紫气升腾、隐隐透明,十分华丽。韩一鸣到了这时也不知这宝剑到底是用什么练成的,只知必定不是金铁。从前灵山之上,这样的宝剑多了,韩一鸣还记得自己寻剑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宝剑,有一柄黑色的宝剑,精巧之极,轻轻颤动,那也绝不是金铁而成的。似乎灵山之上的每一柄宝剑,后面都有着一个过往。那这个锁灵壶也是同样的,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往,说不定还是一个异样精彩的故事。正想间,已见那锁灵壶壶口一圈灵光闪过,那地底的灵气已自地底逸出来,向着锁灵壶的壶口漫过去。

    忽然虞卫佑背上光芒一闪,韩一鸣连忙向他看去,这一看不得了,虞卫佑背上眼睛都睁了开来,所有眼睛都看着那地下逸出来的灵气,他面上的眼睛,也是目光灼灼盯着那团灵气。韩一鸣细心一看,虞卫佑的左手在衣袖之中,已捏了一个手势,蓄势待发。

    那团灵气慢慢向着锁灵壶而去,灵气之中,韩一鸣已看到有些异样,似乎有什么物事在左右冲突,想要穿透灵气出来。韩一鸣对于这些奇异之术,知之甚少。好在修行已有(日rì)子了,便是不知,看一看心中也明白了一半。再看虞卫佑,他也神(情qíng)极是戒备,双目灼灼盯着那团灵气。韩一鸣却见他背上微有亮光,定神再看时,他背上所有的眼睛,都盯着那团灵气,目光之中几乎要伸出手来。忽然一道光芒一闪,一柄圆斧凭空浮现出来,韩一鸣知晓那是虞卫佑的法器,他与这柄圆斧与不是初次面对面,虞卫佑亮出兵刃来,是打算要动手硬抢了!

    钱若华显然也知晓,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两眼向锁灵壶,口唇依旧动个不住。韩一鸣一时兴起,屏声静气,想听一听钱若华口中念的到底是什么。不听倒也罢了,一听之下,居然听不分明!这实在太过异样了,韩一鸣向来没什么听不明白的,这世间只怕也没有他听不分明的话语。但钱若华念的,他却着实听不分明,更别提听得懂了。钱若华口中所念,每一个字都不清晰明了,十分含糊。而韩一鸣却知,施咒之时,咒语须得念得再分明不过,若是念的不分明,不清楚,只怕法术就全然没用了。但听钱若华所念,每一个字都不分明,只听得到几个自己听得明白的字,韩一鸣认真听了片刻,皆是如此,知晓这不是钱若华念的含糊,而是他的咒语就是如此的。或许就是防止别人听去了之意。

    锁灵壶壶口光芒流转,越来越亮,那团灵气慢慢自地底渗了出来,极大的一团,不论怎么看,都是极大的一团,涌到壶口,向锁灵壶内流进去。钱若华两眼只看着锁灵壶,对周遭的人一眼都不看。虞卫佑的圆斧围着他上下左右飘忽,钱若华(身shēn)边他的同门,已将钱若华围在当中,韩一鸣便是不懂,也看出他们都是防卫之势,将钱若华都围了起来,只要虞卫佑稍有异动,就会大打出手。

    虞卫佑也一声不吭站着,一柄圆斧围着他飘忽不定,他一头长发,在夜风之中拂动,也是十分戒备的。僵持得一会儿,锁灵壶已将那团灵气吸进去了一半。韩一鸣细看,这锁灵壶吸灵气也不慢,只是这团灵气太大,因此上,才并没有十分快捷就吸个干净。忽然虞卫佑(身shēn)边多了另一柄圆斧,韩一鸣一直盯着他们,这时虞卫佑(身shēn)边多了一柄圆斧,他几乎是立时便看到了。这柄圆斧与之前的那柄一模一样,韩一鸣再凝神细看,居然不是幻像,而是真的多了一柄圆斧,并且这柄圆斧轻轻旋转,刃边带着冷光。虞卫佑面上绽出一丝笑容来,他面容完美,这一笑,当得上倾城二字。只是却也说不出的狞恶,韩一鸣只是苦于无法将他打败,若是有这个法子,他早就动手了。虞卫佑本(身shēn)便是十分异邪的修道,沾在他手上的鲜血必不会少,韩一鸣对平波是恨之入骨,但满心想的是与他斗到底。这个恶道人,只有将他打得抬不起头,翻不了(身shēn),才真的出了一口恶气,与他的仇恨,不止是杀了那样简单,那真是仇恨如山,杀了他完全不能让自己心中有半点平复,唯有要狠狠将他打得无法翻(身shēn),俯视仇人的痛快,才能抵消心中深恨。而这虞卫佑不同,他是另一种仇恨,这种仇恨也十分强烈,但只须杀了他便会消失,只要知晓杀他的法子,韩一鸣立时便会动手。但便是这个法子,他不知晓。

    忽然虞卫佑(身shēn)上发出一阵气息来,在深黑的夜幕之下,这气息也是深黑色的,仿佛一阵黑烟,自他(身shēn)上弥漫出来,慢慢将他笼罩起来,只是他那异常俊美的面庞,在这黑烟之中,依旧是十分清晰。

    灵芯道:“他(身shēn)上有很多怨气,现在全都散发出来了。”韩一鸣一时福至心灵,道:“师妹,你言下之意,他(身shēn)上的灵力与他(身shēn)上的怨气有关?”灵芯道:“这个我也说不好,但师兄你不觉他这会儿让人十分不适么?”韩一鸣摇头道:“我本就恨他,倒也没觉得什么不适。”灵芯道:“啊,那是因师兄你是在我的结界当中,他的怨气透不进来。可我却觉得十分不适。”韩一鸣道:“如何不适?可对你有损害?别中了他的暗算,要不我们收了结界,我也不怕他。”灵芯道:“师兄多虑了,我还有灵悟的灵力可以借用,他这怨气再大,灵悟的灵力都能当得住。咱们不能这个时候出去,他们本来已经要动手了,我们一出去,他们说不定就一起对我们下手了。”韩一鸣听灵芯如此这般说来,不(禁jìn)有些意外,灵芯也是灵花一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道理,她未必懂得,也未必说得出来,但她却看得这样分明。灵芯与二位师叔着实是不太相似的。白樱向来沉静,不多言语,专心修行,韩一鸣只知这位师叔超拖,但不知她可知世事艰险,而紫裳师叔,虽说修出人(情qíng)世故,但被平波暗算个正着,也就告知韩一鸣,她并不知世事艰险了。

    既然灵芯承受得住那怨气,韩一鸣也便道:“那好,辛苦你了,我们看他们先斗一场,他们必定是要斗的。之后我们再下手。”灵芯道:“好,师兄你说怎样好,我们便怎样做。”韩一鸣道:“平波门下弟子,我全然不惧。我虽不知他们这样做了,有何好处,但拿了这个锁灵壶来,必定这团灵力便是平波想要之物。”灵芯道:“那不止是一团灵气,师兄,那是好几样物事,我只能看出来是好几样物事,却看不懂是些什么。看来,我的见识还是浅薄了。只不过,师兄,我看他们未必能赢过那个妖人。”V!~!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