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一八、痕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但这物事那样要紧,这女子便会将它藏在一个不是那样轻易能找寻到之处了。也或许有些异样的手法,才能让这物事现(身shēn)。平波必定找了不是一回二回了,这才让虞卫佑也来了。灵芯忽然小声道:“师兄,这个人背上的眼睛亮了,其中有一只眼睛尤其的明亮,说不定会看到我们,我用法术来遮蔽一下。”韩一鸣道:“好!”灵芯不知自何处拈了一片清澈通透若有若无的花瓣出来,用两根白得微有冷光的手指拈着,轻轻绕动,片刻之后,她对着那花瓣一吹,她微开的樱唇中,无数花瓣直吹出来,在那片若有若无的花瓣上一撞,已化为乌有,韩一鸣却觉脚下有了什么倚托,已慢慢浮了起来。片刻之后,灵芯道:“我作了个结界,他不能看破,我们便在这里看他要做什么。”韩一鸣见过的结界中,灵芯的结界做得最为赏心悦目,也足够的快捷,想来是她与生俱来的灵力所致,从前白樱的法术就是极为清新淡雅的,只不过白樱的法术,太过出尘飘逸,灵芯的法术,虽说与她如出一辙,但说不出来的多了丝与她不似的味道。似乎灵芯的法术比之更加狠厉,白樱的法术太过清雅,而灵芯的法术,韩一鸣虽见得不多,已觉其中有一股狠厉之气,只是还未完全显现出来罢了。

    虞卫佑面上一派轻松,与钱若华小声说笑,两眼也不四处张望,但韩一鸣听了灵芯的话,留意看他背上,却果真见他背上无数眼睛,正四处查看。其中有一只眼睛,时不时闪烁红光,韩一鸣对他那只眼睛看了片刻,已知他那眼睛能看穿许多事物,只不知能不看看透灵芯的结界。灵芯似是知晓了他的心思,道:“我借了灵悟的灵力,他看不穿的,师兄只管放心,我们就等着看吧。”

    二人静静等着,天色已暗沉下来,平波一众门徒都站在虞卫佑与钱若华(身shēn)边,韩一鸣一直凝神听他们说话,到了这时,越发细心起来。只听二人说来说去,都是不曾看到什么。但还是按住心神,细细往下听。深茫苍穹中,明月慢慢移向头顶,结界之中,二人几乎是当风而立,灵芯听来听去,不见什么异常,早已神思飘得不知所终,连(身shēn)上的光泽都暗淡下来。韩一鸣也不叫她,依旧盯着虞卫佑与他背上的那只眼睛。看看月亮移到了头顶,忽然虞卫佑背上的那只眼睛变红,牢牢盯着一处,韩一鸣也连忙凝神看去,只见那漆黑之中,似有什么起伏,但不论他如何看,却是看不分明。韩一鸣十分意外,连忙宁心静气,向那边看去,宁心静气之后,眼前空明,一团雾气般的物事慢慢浮现出来,却依旧看不分明是什么。

    再看虞卫佑,依旧与钱若华说笑,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他背上那只眼睛,却是牢牢盯着那边,一瞬也不瞬。过得一阵,虞卫佑道:“还是没什么动静,我去方便方便,你们看紧了。”钱若华满口应承,虞卫佑看了看左右,向着另一边走去,却不走向他背上眼睛所看之处,而是走向了另一方。虞卫佑看着他走出去数丈,对着一个同门看了一眼,微微一点头,那人便尾随而去。

    韩一鸣想要走出结界去看,但向灵芯看去,她忽然(身shēn)上一亮,似是回过神来了,对着那边看了看,一眼便看明白了,道:“不用去,他们都是假的。你看他背的上眼睛看着的地方,那地方,才是他要去的。”韩一鸣道:“我也知晓这个缘故,那就等着看吧。”虞卫佑头也不回,向着那边去了,那尾随在后面的平波门人,也跟在后面去了,二人没入沉沉黑暗之中,韩一鸣这里两眼只看着那一团雾气般事物的所在,不论怎样看,都看不明白那是什么。

    过得一阵,虞卫佑回来,依旧是(春chūn)风满面,而跟随而去的平波门人却没回来,他回来依旧与钱若华站在一处,钱若华也绝口不提那名同门。韩一鸣看这二人平静无事,却觉二人都极是凶险,平波那名弟子一直不曾回来,不必说,已经遭了虞卫佑的毒手。只是钱若华也极是忍得住,一声不出,对于同门的下落连问都不问,想必是早知虞卫佑手段的,牺牲个把同门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因此也是纹风不动的。

    一夜过去,虞卫佑与钱若华都似一无所获,钱若华道:“咱们要不要找个下处,歇上一歇?”虞卫佑道:“唉,不必了,你师父把我叫来,我看了一夜,并没什么异常呀,你们要看,你们只管看,我却要回去了。我的修行也不能搁下,我跟你们不同,搁下了大是不妙,你们就慢慢看罢。”他这里说罢,面带微笑,拱手告辞。钱若华也笑道:“着实耽误师兄的修行了,这里左右也没什么不对之处,咱们也就回去罢。”说着,招呼同门过来,与虞卫佑告别,带了同门御剑而去。虞卫佑与他们分开后,也御剑向着另一个方位去了。

    天边已有了晨曦,韩一鸣看他们去了,对灵芯道:“这些人尔虞我诈,我们得找个地方藏得严密些,他们一定还会回来的。”灵芯道:“那我们再做个结界?”做个结界自然是好的,灵芯自(身shēn)的灵力与灵悟的灵力相加,平波只怕也没什么应付的法子,他门下弟子自然也应付不过来。只不过韩一鸣看见虞卫佑,却是压不住的杀心浮动,想将他手刃了结。这个人活到如今,又如此的怪异,早已经是个妖孽了,再加之白樱师叔的死,韩一鸣一直不能淡然忘却,对这虞卫佑真是恨得牙痒。偏偏(欲yù)杀之而不能,直到如今,韩一鸣也没想出来怎样能置其于死地。

    灵芯道:“师兄,你的意思是不做结界么?”韩一鸣一咬牙,道:“师妹,你做结界,自然是厉害的,昨晚这一干人等,想必都不能破你的结界。可这样的话,我也没办法动手。”灵芯一双紫眸看向他:“师兄,你想动手么?抢他们的东西?”韩一鸣摇了摇头道:“不是。那个虞卫佑,就是背上很多眼睛的那个,他在我眼前杀了我们的白樱师叔。”灵芯两眼看着他:“白樱师叔?”韩一鸣叹了口气道:“你不认识的,你应该叫白樱师伯。白樱师伯是朵灵花,与你一般,修成灵体。灵山崩塌之前,被他认出来了,他吃了灵花的灵体,师叔也就从此消失了。”灵芯两眼之中,有着恐惧,半晌道:“吃了?”韩一鸣道:“是的,就在我的眼前,我是白樱师叔救过命的,我拼尽了全力,也没保住师叔的灵体。”停了一停,道:“我一直想报这个仇,与他交手与不是一回二回了,可我没能杀得了他。他可是我第一个想要亲手杀掉的,可惜我没这个本事。”灵芯“哦”了一声。

    天色微微亮起来,灵芯收了结界,与韩一鸣一起落下地来,二人看看左右无人,先走到虞卫佑背上眼睛所看之处去看了看,那里看上去并没什么异样,但韩一鸣凝神细看,却见地底那一团雾气在翻滚流动,只是这里地上青草依依,看上去与周遭没什么不同,蹲下细看,也不见泥土有翻动过的痕迹。这里正在细看,灵芯忽然道:“咱们快躲起来,有人来了。”韩一鸣一愣,灵芯满脸的警惕:“快,来的这个人灵力很强,我很害怕。”韩一鸣连忙道:“这样强的灵力,我们能躲到哪儿去?”灵芯道:“我也不知。”V!~!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