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六四、灵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九六四、灵修

    韩一鸣冷笑:“他的人,我不怕。WWw.YZUU点com”何三思道:“师弟,你自然不怕。我有个很奇怪的想法,说与你听,你看看对与不对?”韩一鸣也寻了个地方坐下,对何三思道:“师弟请说。”何三思道:“师弟,平bo道长怎么说也是千年道行,若他的修为十分差劲,按理来说不该有万虚观这样的门派,有那许多弟子。修行也是要挑师父的,我入我师门,喜欢的就是我师父那世无争,避世修行的心境。平bo道长门下弟子众多,他那修为,不怕弟子们翻天么?师父无能,被弟子反噬的事(情qíng),也不在少数呀。因此,我对平bo道长,是十分好奇的。他到底是凭了什么驾驭这许多弟子的?并且,他还让这许多弟子为他死心踏地”

    这也是韩一鸣百思不得其解的疑huo。灵山师长对弟子们都算极好了,但还出现了司马大师兄这样的事,当时反出师门的师兄不少,因此对平bo门人于师门的忠诚,韩一鸣十分不解。平bo令人不齿,但的确不得不佩服他另有不为人知的手段,将门下弟子都牢牢拢在手中。

    二人奔bo了这许久,来到这浩瀚水境,海风习习,碧海蓝天,(身shēn)边偶有鸥鸟飞过,的是如画美境。【叶*子】【悠*悠】韩一鸣并非第一次看到大海,但上一回看到大海于他而言,已是前尘往事,这时浮上心来,也只是微微一刺,便过了。灵山的过往,多想无益。

    忽然一个海1ang直翻上来,打在韩一鸣(身shēn)上,韩一鸣四周一望,茫茫烟海之中,自己与何三思都是再渺小不过。一时之间,心里安静下来。何三思道:“师弟,你若是累了,就好好歇一下,咱们要在这里等时机。你的弟子我带在(身shēn)边的,只不过你暂时看不到罢了,不必担心。但平bo门下,是一定会来的,这时他们已在路上,到这里也还有些时候。到时真打起来,全靠师弟你的。”

    听了这话,韩一鸣道:“我昨(日rì)晚间没有安歇,这时在这里睡一睡,他们来了,你叫我。”何三思看了看飘在海面上的羽mao,笑道:“师弟只管放心,我这法术支持你歇息一阵是没事的,你只管歇息,他们来前,我会叫师弟醒来。”韩一鸣着实困倦,侧(身shēn)躺下,只是这时阳光明媚,合上眼,依然觉得眼前十分明亮。翻了个(身shēn),衣袖盖在头上,便睡了过去。

    黑暗之中,只觉自己跟在一个白衣人影(身shēn)后正向前走。这白衣人影(身shēn)上泛着淡淡的光晕,如同一颗珍珠。这是灵山弟子么?他才这样一想,那人便回过(身shēn)来,(身shēn)上的衣裳正是灵山从前的素衣,韩一鸣连忙向那人面上看去。那人面目十分模糊,不论他如何看,都看不分明,但却觉得这人似是相识,于是问道:“你是我灵山的同门么?”

    那人对着他上下看了一看,微微点头,又似微微摇头。韩一鸣不能断定,那人已转过(身shēn)去,依旧向前走。他转(身shēn)的瞬间,韩一鸣宁神细看,别的没看到,但一双寒星般的眸子自他眼前闪过。这人有一双寒星般的眼眸。那人似是意外他宁神细看,转(身shēn)之后,脚步就快了。韩一鸣不见他脚步加快,但却越来越远,忍不住出声:“你是我灵山的同门么?是哪位师兄?敬请师兄告知”那人无声无息,并不出声,只是向前走。韩一鸣这里拼命向前赶去,却哪里赶得上,眼睁睁看着他的(身shēn)影越来越模糊。

    忽然那人停下了脚步,韩一鸣连忙追赶,眼看着追近了,却见那人挥了挥手,对着他(身shēn)后一指,寒星般的眸子透出星星点点的笑意,韩一鸣只觉xiong前一动,低头一看,xiong前透出明光,一面宝镜自xiong口飞了出来,无色无相宝镜自他怀中飞了出来,带着耀眼的明光,对着韩一鸣慢慢旋转韩一鸣大惊,抬起眼来,那人已消失了。韩一鸣回头一看,只见后面追来数个青衣人,都驭使着桃木剑直追过来,打头的一个,正是平bo。

    韩一鸣一下惊醒过来,四周环顾,不见人影,四周依旧是海涛阵阵,海风吹拂。但韩一鸣一低头,却见无色无相宝镜真的围着自己轻轻转动,时上时下,时前时后。当无色无相宝镜转到他(身shēn)后,一朵碧色莲hua飘浮到他面前来。这朵碧莲hua就是曾经浮在无色无相宝镜上的那朵碧莲hua那个人是师祖么?韩一鸣险些忍不住大叫:“师祖,你一生成就的灵山,你就不看一看么?”

    这话到了口边,生生忍住了。灵山到了如今这一步,有甚颜面去见师祖?他定了定神,将那句话咽入喉咙,却见何三思带着无比yan羡,细看他(身shēn)边的无色无相宝镜与那朵碧莲hua。何三思看了一阵,抬起头来道:“师弟,你的修为出乎我意料的高哇”韩一鸣略有些不解,但看何三思的神态,也知他想到了什么,只道:“师兄,这曾是我灵山的神奇之物,并非我自(身shēn)的修为。”何三思摇头道:“师弟,这个宝镜我不懂,但看它这样,该算是一面灵镜。但这碧莲hua,乃是灵修所致。只有灵修到了很高境界的人,才会有这种莲hua,如同他的真(身shēn),他的护符。”韩一鸣道:“这也不是我的,这是我灵山师祖的。”

    何三思对着无色无相宝镜细细看了一回,啧啧称赞:“这真是无双妙境的神器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器。师弟睡着的时候,它自师弟怀中飘出来,着实吓了我一跳。”他还要再说话,韩一鸣已止住了他的话:“师兄,我们就要在这里等候么?还是要向前走?若是要向前走,咱们赶快走,平bo追来了”

    他坚信,在梦中报信的人,一定是灵山的师祖。师祖绝不会骗他,因此平bo一定是追来了。何三思闻言微微一愣,直起(身shēn)来,对着四周看了看,道:“我们就在此间等候南坎,时候到了,南坎自然打开,我们就可以过去了。”韩一鸣四周一望,茫茫碧海,并无可藏之处,于是道;“那我的弟子呢?他可藏好了。”何三思道;“师弟放心,我将他藏得极稳妥,我不死,平bo找不到他。”韩一鸣微微吁了口气,道:“好的,多谢师兄。我们要做个结界么?我不会做结界,这个要靠师兄的。”何三思摇头道:“此间不能设结界,或许这样说,我的法力不能在此间做结界。”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