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五九、音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平波mén人都被灵骨那无声无息,却势如雷霆的出手震住了,呆呆看着灵骨。【叶*子】【悠*悠】灵骨又是缓缓一步,转动头颅对着另一名平波mén人看去,手中的碧水宝剑也向着那弟子劈去。平波mén人一声喊:“上呀,一起上,把这妖孽拿下,师父一定会高兴。”另一人道:“咱们一起上,一人敌不过他,难道我们一起还敌不过么?上”同时,四名平波弟子都奔到一起,手中的桃木剑上灵光大亮,对着灵骨直劈过去。

    韩一鸣大吃一惊,平波mén人一人对付不了灵骨,这四人一起灵骨说不定便要吃这个哑亏了。韩一鸣也飞奔过去,人还未至,剑光已劈到平波mén人眼前。但碧水宝剑直劈下来,连同韩一鸣的剑光都化为乌有,平波mén的灵光也都无影无踪,便是眨眼之间,又一名平波弟子“啪”的一声,崩碎在当场。

    平波一次派出七名弟子,却在这瞬息之间,被灵骨击杀了四名,剩下三名眼见势头不妙,都不约而同,转(身shēn)就逃。他们来得快,逃得更快,几乎片刻之间,已没入夜sè之中。韩一鸣一向对师父赵浩洋的修为十分钦佩,这时看到灵骨眨眼间便将平波派出的四名弟子击毙,也是大吃一惊。【叶*子】【悠*悠】

    灵骨对平波弟子并不追赶,只是站在当地,眼眶之中的蓝焰渐渐熄灭,转眼,又是平(日rì)的灵骨。韩一鸣道:“多谢师父相救。”灵骨听而不闻,往后退了一步,没在黑暗之中。但韩一鸣早习惯了灵骨跟在(身shēn)后,他目力极好,一眼看去,便能自浓黑之中将灵骨寻找出来。

    何三思走上前来,对着灵骨施了一礼,才转过来对韩一鸣道:“这位,是灵山的哪位师长?”韩一鸣道:“这是我武修的师父。”何三思道:“失敬失敬。前辈真是呕心沥血,保护灵山。”韩一鸣道:“何师兄,他们都称你魔道,你当真是魔道之人么?”何三思微微一笑:“韩掌mén呀,我起始就说过了,很多人视我为魔道中人。其原因再简单不过,一来我mén派修行的方式与众不同,二来,我宁海派虽说人丁稀少,但所修行的法术,皆是稀世少有的。因了这稀世少有的修行,我派被他们称之为魔道。”

    他神(情qíng)十分坦dang,并无异样之处,韩一鸣有些吃不准了,何三思来得着实稀奇,听他说起来,他派中同mén也真是人丁稀少,韩一鸣想了一想,道:“何师兄,请恕我直言,贵派师长,是否有过与同道的冲突?”何三思何等聪明,立时便知晓了韩一鸣的言下之意,道:“韩师弟,承你叫我一声师兄,我对于你,并无半句欺哄。【叶*子】【悠*悠】我师长是个再老实不过的修道之人,(身shēn)上没有同道的血债,甚而也没有魔道的血债。说起来师弟也不要笑,我们派内有些修行,师长辈是不如弟子的。”韩一鸣十分意外,“啊”了一声。

    何三思道:“韩师弟,你若遇上识得我们宁海派的同道,便知我所言不虚了。我也不瞒师弟,我师父是个极有天份之人,修行也是几百年了,其中有几样修为,那是十分稀奇罕见。比如我的师妹杨四妹,便有魂魄分离术。并且我的师妹另辟蹊径,她是养蛊的高手,却从未用蛊术害过人。她只是将这法术一直按自己的心思修行下去。杨师妹一样(身shēn)上无血债,她只用蛊术救人。以她的异样修行,若是下手害人,早就不会在这个世间存活了。不是么,这样古怪的修行,人人皆怕,谁还会让她活下去?”

    韩一鸣道:“是,师兄说的是。”何三思道:“我宁海派中,师父的修行到了最后就是长生,除此之外,别的修行都是平平。至于别的修行,我们这三名弟子,比师父是强得多的,就是师父也是这样讲的。我们并不避讳。师弟他(日rì)若是有缘见到我的师父,就知我说的没错。至于我自己,我只想多历世事,做个杂家,看尽天下人(情qíng),知晓天下事,如是自己力所能及之事,尽力而为。这就是我的修为。我师mén师长弟子不过四人,若我们之中有一人为惹事生非之辈,宁海派早就不存在于世间了。”

    何三思停了一停,又道:“杨师妹在五年前离开师父,是要jīng进她一蛊术。这一去,她便音询缈无。本来么,我们也不太在意,天下茫茫,杨师妹自然在一个我们不知晓的地方修行。她的修行也不错,因此我根本不曾想到她被捉了关在万虚观中。说起来,我现她被关在万虚观内,全是因师弟你的缘故。”

    韩一鸣略有些吃惊:“因我?”何三思道:“对,是因师弟之故。我看到了师弟高徒的宝剑。我看见之时,它还不是贵高足的宝剑。”韩一鸣道:“你也看到了夜光宝剑?”何三思道:“那柄剑叫夜光么?很好听的名字。”韩一鸣道:“在师mén记载中,那柄剑就叫夜光,”何三思道:“嗯,十来(日rì)前,我路过这柄灵剑所在之处,我自然也看到了这柄宝剑。看到这柄剑的时候,我很是喜欢。我不知它是灵山之物,只知它为灵气四溢的无主之物,其上的凌厉灵气让我很是向往,因此我想踞为己有。但这柄剑,我一直不曾拿到。不论我想了什么法子,挨得多近,我总是拿不到。因此,我才逗留下来,每(日rì)里都去看上一看,就盼有朝一(日rì)这柄灵剑能为我所有。我因此在万虚观附近逗留,才现了杨四妹的灵力。平波道长将我师妹擒了,只是将我师妹关在了他万虚观的**阵之下,并未害她xìng命。我师妹的灵力与众不同,虽说被平波道长镇在了她的法阵之中,她依旧将她微弱的灵气,渗了出来。我看了看那个法阵,那不是一个法阵,而是好多个法阵,我无能闯那个法阵,也不能破去那个法阵,我只能守在附近。说起来不怕师弟笑话,我着救不出杨师妹,只能守着,时不时去看看那柄宝剑。我并不死心,我还是想有一柄宝剑,似乎有了这柄宝剑,我就能去救我的师妹。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