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五六、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九五六、走

    韩一鸣哪里还管得了那许多,一脚踢开屋门,屋内灵芯(身shēn)上已泛起紫光,她白若霜雪的脸上多了一抹紫色,她周(身shēn)都有紫雾弥绕,紫衣如同藤蔓一般在她(身shēn)上缠绕。灵芯抬起头来,面上一行咒语显现出来,如同印在她的肌肤上一般,越来越明亮。灵芯一双紫眸里全是惊恐,定定望着扑进来的韩一鸣。韩一鸣冲到她(身shēn)边,不知如何帮她,却在她的紫眸之看到了一个人:一(身shēn)玄色道袍,两眼全是狞狠之色,平波他忽然在灵芯的眸之抬起头来,对着韩一鸣刁毒地一笑韩一鸣紧咬牙关,瞪着紫眸之的平波,忽然心里一个声音说:“重重(禁jìn)锢。”韩一鸣何等机灵,心里将这四个字连念了几遍,忽然觉得心一(热rè),一道灵力自心涌出,连忙抬起手来,对着灵芯一指。

    一道淡金色的灵光直扑到灵芯(身shēn)上,眨眼间已将灵芯重重围绕,灵芯眼的平波黯淡下去,她(身shēn)上的紫光柔和起来,灵芯透过气来,她面上的字符光芒也淡下去。韩一鸣心那声音又道:“定心镇魄。”韩一鸣对着灵芯在心里念了一声,一道金光从灵芯头顶冒出,灵芯神(情qíng)委顿,一双明眸大眼之灵光如同烛光一般熄灭了,过得片刻,她(身shēn)形一歪,向下倒去。

    这里才倒,她已现出原形来,一朵紫色睡莲落在地上。

    韩一鸣伸手拾起睡莲,睡莲紧紧闭合着花瓣,一团紫雾在花上轻绕。韩一鸣将睡莲收在怀内,暗骂自己太大意了万虚观在这此间有求必应,以平波的灵力,俨然就是此处的土皇帝,自己带了灵芯与青竹标前来,他怎会不知?万虚观不知有多少弟子,灵芯又是那种灵力天成,与世人大不相似的灵体,怎会瞒得过那许多如狼似虎的眼睛?平波之所以隐忍不,任由自己在此间流连,难道是要伺机抓走灵芯?可他要抓灵芯,随时可以扑上来,他人多势众,自己带了青竹标,怎会是他的对手?他却不曾扑上来。

    难道他有比抓灵芯,比与灵山弟子作对更为重要的事么?忽然听有人笑道:“师弟,你猜对了。”韩一鸣回头一看,何三思出现在门口。他对着韩一鸣道:“师弟,你大约意外我来。我来此自有缘故,我本是在看万虚观的动静的,忽然平波作起法来,我知有了意外,并且他一作法,他的法阵也就转动起来,我赶紧赶过来,师弟不要笑我,我担心他的法阵伤了我,我师妹可就没有逃出来的指望了。”

    原来如此,韩一鸣道:“平波忽然作起法来,就是对付我师妹。他早知我们在此间,却一直不难,这时忽然对我师妹下手,想将我师妹掳了去。”何三思道;“非也,非也。他忽然作法,不是想掳贵派的师妹,他到了该作法的时刻便作法,至于所谓的掳贵派师妹,不过是顺手而为罢了。”韩一鸣道:“那他到底想做什么?”何三思道:“嗯,他所做的法……”忽然止住了,四周看了一看,道:“他这会儿无力顾及到咱们,但此处终不是善地,不是久留之处,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的好”

    韩一鸣道:“好,我去叫我徒弟,咱们这就走。”出来找寻青竹标,此时青竹标却在屋内,正在(床chuáng)上睡得极香,韩一鸣敲门他都不曾听到。何三思道;“快,拉他起来走,平波在这城里是下过咒的,寻常人等到了这个时候都会睡得醒不过来,你这弟子灵力太低,也会觉得很累,因此他睡了,你再叫不醒的。咱们这就进门去,拉起来离开。咱们都不能用法术快离开,不能用灵力,切记切记。”

    二人说动便动,直接进屋去,将青竹标自(床chuáng)上拖起来,何三思对着青竹标腿上拍了拍,对着韩一鸣道:“伸(身shēn)出来。”韩一鸣伸出手来,何三思已在他手上一拍,转(身shēn)就走,韩一鸣不明所以,想要拖青竹标,何三思已道:“你走,他自会跟来,如同跟在你们后面的那具灵骨一般。”何三思看到了灵骨韩一鸣愣了一愣,他不知灵骨藏(身shēn)何处,但灵骨一定是跟随着他的。一语不,拔腿便走。走了几步回过头来,果然青竹标摇头晃脑的跟了过来,他还未醒,走得摇摇晃晃,却紧跟着一步不拉。他们本没太多随(身shēn)物事,说走便走,随着何三思,出了客栈,向南而去。

    韩一鸣怀揣灵芯,走得飞快,他脚力强盛,何三思也奔走如飞,转眼已走出城来,直走出去十多里,何三思才回过头来道:“嗯,好了,自平波道人处安然出来了。”韩一鸣停住脚步,回头一看,青竹标一步不离的跟着,青竹标之后,灵骨也跟了过来。韩一鸣道:“咱们自平波的地盘上出来了,歇一歇罢。”何三思道:“好。看了看四周,此处乃是荒野,四周并无人烟,韩一鸣收住脚步片刻,青竹标倒在地上,微微出鼾声,依旧睡得极香。

    何三思道;“平波道人晚间顾不上咱们,但等到他收了法阵,他的弟子便会向咱们直扑上来。”韩一鸣道:“那是自然,他的弟子,都是十分凶恶的,人人都想抓了我去平波面前献好。”停了一停道:“能让平波舍我而忙碌的,到底是什么事,莫非这事跟师兄的师妹杨四姐有关么?”他听何三思称呼杨四妹为四妹,自然称杨四妹为杨四姐。何三思道:“师弟,你可曾听说平波无所不能?”韩一鸣冷笑一声,并不回答。何三思道:“据我所知,他能让已离世的弟子起死回生。”韩一鸣盯着他看了片刻,道:“起死回生这个事,我并不相信。因他的修为我是知晓的,虽说他修为很高,但说到单凭修行就能起死回生,我是不信的。灵山比他灵力高强,修为厉害的前辈师长多了,也没有起死回生。莫非这起死回生,与贵派的师姐有关?”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