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五三、宁海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何三思道:“韩师弟,说起来,我来寻韩师弟还有一事,我想与韩师弟联手,不知韩师弟意下如何?”韩一鸣道:“师兄之意,是与我联手,联手坏了平波的好事么?”何三思笑道:“师弟说的是只不过我却不是要坏他的好事,师弟的灵山之物流落在他手中,想必是要夺回来的,而我的师妹被他囚(禁jìn),我也是要出来的救人与夺物,本来不见得能联成一体,我这时看来,却是一定能联成一体的我虽不才,但必要的时候,也算得上个人手,可助得师弟成事的”

    韩一鸣沉吟片刻,道:“师兄好意,我多谢了,只是平波处的这个密室,却是不易进去的师兄也看得很是分明,这个密室有几个法阵守护并且据我所知,平波的弟子常常耗费修为灵力来维持其中一个法阵我们轻易挨近不得的”何三思道;“师弟知晓的比我详细多了,说实话,我并不知这法阵的厉害,但我却知晓,这法阵并非寻常手段可破的不过师弟,这样庞大的法阵,必定有他的不足之处,也就是薄弱之处,咱们避其锋锐,击其脆弱,就可破了这个法阵再不济,也能让平波不能成事,取得时刻,好徐图后计”

    他侃侃而谈,韩一鸣听着,也有几分道理,据此看来何三思也是个聪明之辈,只是与此人联手,却还须三思,哪有听了他几句话,便与他联手的道理?灵山到了这个地步,不由得他不小心谨慎行事了

    何三思道:“我门派虽小,却也不容平波这样欺负”他停了一停,对韩一鸣笑道:“韩师弟,你认为我这联手的打算怎样?可能与平波拼上一拼么?”他眼中光芒闪动,韩一鸣默然不语这何三思对平波派内的法阵了如指掌,只怕早就探看过无数回了,想必对于平波的手段及他门下弟子,也是心中有数了此人的确精明,他必定在一边窥伺已久了,只是不轻易出手罢了果然何三思道:“韩师弟,我看平波道长也是极谨慎的,因此我也不会轻举妄动,若无十足的把握,我不会下手,也不会请师弟出手韩师弟,我说句实话,灵山派从前是怎样的,我心里也很是明白,如今贵派虽说落难,但坦诚告诉师弟,我派同门比起灵山如今来,依旧要算个人丁稀少因此,我不会用同门的(性xìng)命的去相拼己所不**勿施于人,己之所**亦勿施于人我并不是要灵山派皆与我们共同进退,在拦在我同门之前,成为我们的盾牌我只是想,在我将来与平波道长成为敌对之时,灵山能站在我这边,或是不偏不倚,站在其中,我已感激不尽”

    韩一鸣没料到何三思的打算是这样的,这样的联手,的确于灵山派没什么损害何三思笑道:“韩师弟,我迟早会与平波道长有碰面的时刻,那时,哼哼……”他这两声冷笑,自鼻孔之中直((逼bī)bī)出来,韩一鸣看了他半晌,忍不住问道:“师兄,你与平波有甚仇怨?”何三思笑道:“这个么,不瞒师弟说,我与平波并没什么私仇,但我派如此凋零,却与他也有脱不开的干系,这个仇,我难道会坐视不理么?”韩一鸣大是意外,原来是何三思与自己一般,都是同门为平波所害

    但这何三思实在来的蹊跷,韩一鸣只觉他与自己很是类似,也是与平波有仇,并且可以算得是血海深仇这样的人极之少见,能碰上也是万分料想不到的,平波毕竟树敌太多虽说平波对别派弟子不如对灵山弟子那样狠,但对于他无利之人,或是仇人,只怕还是会下狠手的,平波可不是善辈

    何三思笑道:“我所谈到的联手,师弟意下如何?”韩一鸣道:“这个联手,我灵山能够做到”何三思道:“我知灵山与平波道长之间,仇怨颇多,即便我不说,师弟也不会帮那平波道长但我还要说与师弟因我派迟早是要与平波道长有个了结的,哪怕是以卵击石,也在所不惜不过师弟,我还是那句话,我若是以卵击石,师弟一定要明哲保(身shēn)”

    这又令韩一鸣微有些意外但凡寻常人等,遇上这样的事,只会让联手同盟一同拼个干净,这人却不要灵山派随他一起拼个干净,也着实让人意外何三思道:“这是己所**,不施于人”他说到这里,笑了一笑道:“好了,我来意已达,这便告辞了师弟,你若是来南疆,只管来找我”

    韩一鸣道:“师兄是南疆什么派别?”何三思笑道:“说了半(日rì),倒把这紧要的给说漏了我们在南疆也算是小有名气,叫做宁海派”韩一鸣道:“宁海派?”他细细想一回,果真是不曾听到过这宁海派,正在想着,何三思已笑道:“师弟,我派只是一个南疆小派,所处之地极之偏僻,(身shēn)边又全是化外之人,因此,并没什么名气对于许多事,我们也不参与本来么,有我无我,无甚区别,因此,干脆不来反倒好些比如屠龙,我们也听到了不过我派中就那么廖廖几人,来了还不够填空呢干脆不来了”韩一鸣一下想起屠龙时那蝼蚁众生的形状来,微微叹了口气

    何三思道:“师弟,我派人少,凑不起这个(热rè)闹,不如自保我师父本来就是闲事不管的,因此,什么屠龙杀虎,与我们皆没什么干系”韩一鸣叹道:“当(日rì)若是我们也不参与屠龙,唉”何三思道:“灵山与我们不一般,灵山那样的大派,又有那许多厉害的前辈师兄师姐,不去屠龙,只怕是说不过去的我们实在是人丁稀少,师弟,不瞒师弟说,我们宁海派,从师父到弟子,不过四人罢了去与不去,原没什么区别”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