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五一、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说了这许多,韩一鸣心知瞒他不住,索(性xìng)坦言:“在下正是韩一鸣”那人将韩一鸣上下一打量,笑道:“韩掌门,这般的谦逊,所为何来?”韩一鸣道:“道兄谬赞了,不是谦逊,乃是小心谨慎请问道兄高姓?”那人道:“在下姓何,何三思”韩一鸣从未听到过这个名字,但也不出声,只在心里想了一回,着实不曾听到过这个名字,才道:“请道兄恕在下没什么见识,识得的同道也少……”还有半句话未说,那男子已截着他道:“哎掌门太客气了,我们原不识得不瞒掌门说,我向来不好凑(热rè)闹,也少在人前露面,同道中人,识得我的并不多,掌门不识得,正是对了我年长些,你叫我一声师兄,我叫你一声师弟,反倒来得自在”

    此人说话倒也爽快,韩一鸣微有些意外,却也并不局促,道:“师兄来了这会儿了,都未曾坐下喝口茶,请师兄先坐下,我请小二倒杯茶来”那何三思笑道:“不必劳动他人,我自己带了茶来”径直走到屋内的桌前坐下,双手对搓,片刻之后,手心多了一只瓷杯,他将那瓷杯放在桌上,又搓了一回手,又变出一只瓷杯来,一并放在桌上

    韩一鸣从前家里也颇有家底,瓷器古玩也见过不少,这时看这茶杯,色作青白,瓷胎细腻,釉色如雨过天青,知晓是极好的秘色瓷,再看这杯的形状,如同一朵含苞未放的荷花,拿在手中,仅为一握,乃是极好的**,便看了那何三思一眼

    何三思笑道:“这对茶杯与茶壶随我多年了,我对(身shēn)外之物向来不在意,独独舍不下这茶杯茶壶,师弟莫要笑我”韩一鸣道:“师兄说哪里话”何三思将两只茶杯放好,伸手入怀内一掏,掏出一只青瓷茶壶来,壶(身shēn)有着莲瓣花样,十分精巧美丽他将茶壶放在桌上,又取了一个荷包出来,从中倒出一把茶叶,放入壶内,提着壶柄,轻轻晃动几下,放在一边,道:“我前来拜谒师弟,不曾带得什么好物件,就请师弟喝杯茶罢”

    韩一鸣看他做法,哪知他却不动,过得一阵,忽见那青瓷壶壶(身shēn)色泽深浓起来,何三思笑道:“水来了咱们这便烧开”他右手五指一捻,掌中已燃起一团火来,何三思左手将茶壶拿起来,交在右手,不过片刻,提了茶壶便对着杯子里冲水

    茶汤色泽浅绿,扑鼻的茶香何三思笑道:“师弟,请尝尝我的茶”说着,放下茶壶,自己先拿了茶杯喝了一口韩一鸣也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入口微苦,却立时回甘,舌底生津他不懂茶,却也知是好茶,道:“道兄的茶真好”

    何三思笑道;“我喝茶不讲究,但求好喝便了师弟觉得好便是好了”韩一鸣这时得了空,才道:“不知师兄前来,有何见教?”何三思道:“师弟,我只是前来拜谒,灵山派的前几任掌门,我都是十分景仰的,师弟也十分令人佩服我只当要等待时机才能与师弟相遇,哪知在此间便与师弟遇上了,既遇上了,那便没有视而不见的理,这才冒昧前来,师弟不要见怪”

    韩一鸣道:“在下绝不见怪,只是道兄是哪个门派的,可否见告?”何三思笑道:“师弟,我若说我是魔道中人,你信么?”韩一鸣愣了一愣,这人说话也太出人意料了,忍不住将他上下一打量,也没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便道:“道兄,有所谓的魔道么?”何三思笑了:“师弟真是独具慧根,确实没什么所谓的魔道我只是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门派,独自修行,不参与所谓道中人的争斗,或许在别人眼中,这便是魔道”

    韩一鸣默然无语,平波所为,又与魔道有何异?只是说到魔道,韩一鸣还是有些防备的,从前二师伯也跟魔道大打出手过,二师伯那样的为人,都与魔道大打出手,可见魔道的确也有让人不能忍之恶处

    何三思却似是看透了他的想法,笑道:“师弟太仔细了,不瞒师弟说,我这小小的门派离魔道还远着呢,我门派存在不过才一百多年罢了,所谓的魔,咱们也离得远得很就是道友,我们离得也很远对道友们而言,我派着实微不足道”韩一鸣微微一笑,并不言语,何三思又笑道;“师弟若是不嫌弃,到我派中去看一看如何?”

    韩一鸣一怔,何三思笑道;“师弟,你不会是听我说了魔道二字,当真了罢?所谓的魔,所谓的道,真是这么介定的么?”韩一鸣微微一笑:“嗯,道兄说的是不过道兄可否先将贵派说与我听上一听?”

    何三思笑道;“我派叫仙灵派,我师父为开派鼻祖,当然比不上灵山师祖那样灵力天成,不天下间又有几个灵山派呢?我们派虽小,我却乐在其中”韩一鸣不(禁jìn)向他看了一眼,只见何三思满脸都是微笑,显然对自己(身shēn)在仙灵派十分满意这样的神(情qíng)令韩一鸣十分意外,自来见的同道,少有说起自己的门派志得意满的,尤其是几乎名不见经传的门派而何三思却是这样的满意,真不知这仙灵派是何等的自由自在了

    两人略坐了一坐,何三思又笑道:“师弟,我与你是偶遇,这偶遇便是缘份,因此我请师弟到我仙灵派去做几天客,师弟意下如何?”韩一鸣微微一笑:“师兄前来不是有要事么?不如等师兄要事了啦,我们再谈做客一事?”何三思笑道:“要事?师弟,我来到此地,也是路过至于要事,要看是什么事,凡事都有先后缓急”韩一鸣看他神色,知他所说不假,但因他之前说了个魔道,到底也小心些不接这话茬

    那何三思极之聪明,见他低头喝茶,并不搭话,笑道:“韩师弟,我与师弟虽不是一见如故,但我是个爽快之人,我与师弟直说了罢,我请师弟前去,乃是有要事相求”韩一鸣听他说出这话来,只是笑了一笑,依旧不接口何三思道:“师弟,我门派所处乃是在蛮荒之地,因此在同道之中,少有人知我门派所在之地没什么知书识礼之人,都是真正的山野村民,那才真叫做化外之人,连字都不识得的当年我师父到了那地方,见那地方当真是民风纯朴,才留下的,我门派之中的同门,与这些化外之民相处时(日rì)已久,几乎也都是化外之民了,没什么心事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