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四一、夜话(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刘晨星笑道:“师弟,说到这里,我很是钦服灵空前辈。 ”韩一鸣奇道:“师兄,这有什么可钦服的?我灵山师祖自有成就灵山的灵力,又何必看着别派的掌门之位眼馋?”刘晨星笑道:“师弟,你这话自然是对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个想法。不是么?一派之长,对你们不是(诱yòu)惑,对别人可不见得不是。已有的成就,省却自己多少力气。即便要成就灵山,灵空前辈如若成为万法玄门掌门,成就灵山岂不省却许多力气。至少会有门人弟子相助,自己也少费些心力灵力”

    韩一鸣道:“师兄说的固然对,只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成就灵山,在有灵山派之前,就只是师祖个人之事,不必牵扯上许多人。何况借别人的力来成就这事,将来人家说起来欠那么多(情qíng)谊,也不是什么好事。”刘晨星笑道:“韩师弟说的有理。因此我们也就格外佩服灵空前辈,万法玄门的掌门,自然会得到许多万法玄门妙法相佑。于我们这些修道之人而言,是绝对的一(日rì)千里。再者,当(日rì)万法玄门也有许多玄妙的宝贝……”

    他说到这里,韩一鸣已经变了面色,刘晨星笑道:“师弟,你为何不听我说完呢?”韩一鸣沉住气道:“师兄请说。”刘晨星道:“师弟,万法玄门曾经有也许多玄妙的宝贝。现今万法玄门已经消亡多年,这许多宝贝自然没了下落。师弟,我说句话,你且听在心中,这许多宝贝,灵山派自然不放在眼中。但是别人却是想要的,并且想要的人还不少。不过师弟,先师在世时,可是明白说过的,灵空前辈娶妻之时,陪嫁只是一对木镯。别的再没有了。”

    韩一鸣猛然想起从前白樱师叔手上的木镯,并且记得这木镯一只落在了虫蜃当中,另一只为罗姑所藏,轻轻点了点头。刘晨星道:“只是,到了后来,不知是怎么传说的,我们听到的却是万法玄门的大量法宝,随着这次娶嫁,到了灵山派。”韩一鸣一听这话,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刘晨星看了看他的脸色道:“韩师弟,你也不要太在意了,这些都是传说,不必去细究。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传说而已,你要计较还真的计较不过来。何况这只是传说,传说么,什么都会加在其中。”

    韩一鸣点了点头,道:“师兄,请接着说。”刘晨星又道:“师弟,凡事不要动气。你只管听,如果我知晓什么而不说与你听,那咱们谈什么?”韩一鸣道:“师兄说的是,谨记师兄的教导。”刘晨星道:“此事到了后来,外面所传,就为我后面的这种说法了。许多同道都认为灵空前辈得到了万法玄门的众多法宝,因而成就了灵山,可我们却知,灵山的成就,与万法玄门没什么必然的关联,灵山的成就,仅仅是灵空前辈一人之力罢了。”

    刘晨星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师弟,凭一己之力成就灵山,灵空前辈的灵力令我们着实赞叹。这样强大的灵力,也会令人嫉妒,难以自持,因此才会有灵山是依靠万法玄门的法宝而成的说法。这就是因嫉妒而起,因嫉妒灵空前辈的灵力天成,才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有几个人能凭一己之力建成灵山呢?今(日rì)说与你听,就是想让师弟将来再听到这些无聊的言语并不气恼,能平静看待。”

    韩一鸣自然也知晓他今(日rì)就是一定要将这些过往都说给自己的,道:“师兄的好意,我都心领了,一定谨记。”刘晨星道:“好,那师弟,我接着再往下讲。灵空前辈凭空成就了灵山,而平波前辈,却失去了万法玄门。”

    韩一鸣心中一动,讲到这一步,灵山与平波的恩怨就要出现了,刘晨星说这些给自己听,说不定就是出于元慧的示意。因此,只静静听着。刘晨星道:“灵空前辈成亲后,并没有接任万法玄门的掌门。所以万法玄门传到了平波前辈手中,平波前辈成了万法玄门的掌门。但万法玄门的弟子,如何来评断呢,这样说罢,太过众多,其中真正有才气,能够担当一派之长的,除却平波前辈,还真没别人了。万法玄门是一个太过古老的门派,弟子众多自然不必说了,并且存在的时(日rì)也够久。但这样的门派渐渐就有了没落的倾向。”韩一鸣听到这样的事件,自然是轻轻喟叹,灵山不也这么消亡了么?总有这样那样的的缘故。

    刘晨星接着道:“那时,各门各派都悄然出现,万法玄门本来的弟子开始离散。这一离散,万法玄门便有些零落了。”韩一鸣道:“师兄,为何出现了这个离散?”刘晨星道:“万法玄门那时的弟子并不似灵山的师兄弟一般,得道悟道的多。万法玄门弟子入门并没什么要求,只要想到万法玄门,就可以进入。至少我听到的就是这样。因此平波前辈在众多弟子里,是极其出色的。不过,说实话,平波前辈的灵力,也着实出色。”

    “但没过多久,陈青山前辈寂灭了,万法玄门的弟子就纷纷离散了。原因也简单,平波道长看到了同门中十之**都不是修道之人,因此动了清理门派的念头。同门之中,师兄弟对他不服的很多。但多为那些不能参悟的同门,平波前辈也极看得开,他们要走,便让他们走。因此万法玄门的弟子散去了大半。至于离散了多少,我是不知晓的。我也听说近乎于全走,只有十来人留在派中了。这十来个弟子都是与平波道长一样有了参悟的,于道法已经有了开悟,真正进入了修道之门,开慧了智慧的。”

    他停了一停,又道:“之后没多久,遇上了一次道魔相争。这次相争的结果,就是双方大肆交手。我们这边呢是正道,对方是魔道,双方交手都很不留(情qíng),都有无数修道之人寂灭。其中出了一件事故,那就是万法玄门的有一名弟子,也寂灭了。”刘晨星说到这里,拿起酒杯来喝了一杯,两人叫了酒菜上来,至此,他方喝了一杯。韩一鸣刚碰都没碰,只顾专心听他说了。v

    (八 度吧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