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八、相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明晰两眼看着韩一鸣,韩一鸣想了一想道:“师兄,此事说来话长。但师兄既然说起,那我先将此事的前因后果说上一回。”先说平波囚(禁jìn)了杨四妹,而后说到何三思与自己在万虚观外夜谈,再说到平波千里追踪在南坎外打伤自己,何三思带自己去求医,最后才说到何三思与无辛大师一同到灵山来投奔。明晰眉头皱起,道:“师弟,按你这样说,他们只是异样修行呀。这样说起来,平波道长的弟子寂灭与他们也无关。此事上平波道长也不是那么的理直气壮。”韩一鸣道:“师兄所言甚是。何三思师兄救过我的命,并且我也在他派中住了些时候。他那派中就二人,无辛大师虽说修行异样,但我却未见他有什么异于常人处。这一派就三人,何三思师兄的修为与我们的相似,只有那杨四妹的修行与我师嫂一般异样,但都被他囚(禁jìn)在法阵当中,我看无辛大师与何三思师兄束手无策,他还要如何?”

    明晰道:“若按师弟所说,他们的修为也不算魔道。师弟既这样明白解说,那我也不妨告知师弟:平波与清风明月同来,平波说的是师弟与魔道勾结,这本是修道之人的大忌,因此许多门派或许对师弟便有了看法。而清风明月口口声声说师弟霸占了他们的诛魔弟子,这也会让别有用心之人对师弟挑剔或是另有看法。虽说他们的言辞我并不想信,灵山我也知晓,但师弟若是收留了那杨四妹的同门,勾结魔道这事就坐实了。即便师弟他(日rì)说起杨四妹来,平波一定会辩解说杨四妹本就是妖邪、邪魔外道,因此他才将她镇在法阵之下。而无名在灵山已经无可辩驳,清风明月虽不见得还想着这位同门回去,但他们对灵山十分不满,即便不知辟獬宝刀的灵力在灵山,他们也会恨灵山入骨,跟着平波挑事。”

    韩一鸣默然,片刻之后道:“纵是如此,我也不惧。”明晰叹道:“师弟,你要知晓,这世间修道之人可不止我们这几个门派。还有好些门派你或许都没有听过,也没有见过。但他们却都是知晓灵山的。师叔建成灵山可无人不知,让灵山得同道认可是需要花费极大的心力的。师弟,你可别以为灵山建成就人人佩服?人人眼红还差不多。师叔的道行本就让人嫉妒,再建成灵山,可想而知要担当多少人的诋毁。师弟是重(情qíng)义,可他人可不这么看。”

    停了一停,明晰又道:“师弟,我能知晓你收留何三思师徒的缘故,但他人可不会与我相同看法。到时就因此来为难灵山,你是交他们出来还是不交?”韩一鸣叹息,片刻之后道:“师兄,我灵山也有过走投无路,我能明白他们如今已是走投无路才来求灵山。再者,就我看来,他们的修为着实没有邪异之处,他们救过我的命,如今穷途末路,我无法拒之于门外。”

    明晰沉吟片刻道:“于(情qíng)于理,都应如此,只是凭空给了他人借口。那师弟可要小心了。”韩一鸣道:“师兄,你也会随他们前来与灵山为敌么?”明晰摇头道:“师弟,你认为我会么?”韩一鸣赌道:“师兄不会。”明晰道:“实则就我看来,灵山已经立足,虽说短时期内难以再如从前那般强盛,但别的门派若不是遇上机缘巧合,也很难与灵山为敌。当年我师父没有以灵山为敌,我也不会。师弟,我与我师父是很以师叔为骄傲的。”

    韩一鸣叹道:“多谢师兄。”明晰道:“只是师弟,你若是不怪我不与灵山并肩而立,我就放心了。毕竟我派中也有这许多师兄弟。我不怕他们为难,但我不能不为这许多师兄弟的平安打算。”韩一鸣站起(身shēn)来对明晰行了一礼道:“多谢师兄。只要师兄不与灵山为敌,灵山已万分感谢。”

    明晰叹道:“师弟,你不来寻我,迟早我也要来寻你的。实则你我算得上是同门,我对师叔十分景仰,绝不会看着灵山这样艰难。只是我不能视满门师兄弟的(性xìng)命如无物,因此许多事上不能帮得上师弟,还望师弟不要介意。”韩一鸣微微一笑道:“师兄,我能理会。师兄能不偏不倚已是灵山之福,多谢师兄。”

    既然话已说明,明晰不会以灵山为敌,韩一鸣也就起(身shēn)告辞。明晰道:“师弟,你一人要小心呀,你的修为我知晓,十分厉害。但是你灵山要与他们为敌,着实是吃力的。还是要多加小心。”明晰如此关切,韩一鸣叹道:“多谢师兄。”停了一停,韩一鸣道:“不知元慧师兄就此事说了什么?”明晰沉吟片刻道:“说起来也奇了,这些(日rì)子,我竟没有见元慧掌门。前些(日rì)子我听说他与平波道长有过往来,但之后便无消息了。师弟,你问起他来可是为你从前那弟子?”

    韩一鸣愣了一愣,明晰叹道:“你从前那弟子已投入他派,或许跟你的缘份也就这是那么一段。如今他入了尘溪山,与你的师徒缘份已尽,你就不要难过了。我听说他在尘溪山也不错的,元慧掌门对他也不错的。”停了一停,明晰道:“实则他之入尘溪山又与无名入灵山不同,但师弟,木已成舟,许多事不能勉强,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了。”

    韩一鸣本是想打听元慧有没有随平波同来,但明晰说出这话来,他反倒不好再问,只道:“师兄说的是。多谢师兄指点。”顿了一顿道:“师兄,有的事,我一时也说不清。为了灵山不蹈当(日rì)之复辙,许多事我也是(身shēn)不由己。”明晰叹道:“师弟,你的难处我也知晓。但凡你有要我相助,我又能相助的,只管来找我罢。”

    -------------------------------------------------------------------------------------------------------------------------

    为了方便大家在手机上看文,我注册了匪兵兵公众号,已经在修整这篇小说,喜欢的书友可以手机搜索,谢谢大家。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