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一一、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星辰一笑转过头来道:“掌门不必担心,当(日rì)我屠蓝龙掌门是亲眼见的,当(日rì)都不曾受伤,如今有白狮相助,杀它更是易如反掌。”韩一鸣道:“你在哪儿屠的龙?莫非?”星辰淡淡地道:“掌门所料不错,我是在小乖的所在杀的。蓝龙灵力已被小乖和灵悟吞噬干净,小乖的灵力被黑泥鳅查觉了,所以会有金龙前去。按理说小乖今非昔比,再加上灵悟,这条金龙也能打个平手。但我的想越快了结越好,让小乖和灵悟也能进境快些,因此我前去杀了这条龙,将前半段留与小乖与灵悟了。这后半段么,想必他有用处。”他眼光看处,正是无名。

    韩一鸣道:“他掰了灵骨。”星辰道:“他并非是无缘无故去掰的,想要用才会去掰的。若是寻常人等灵骨是绝不会任其接近的,因此掌门不必担忧。”他说得轻描淡写,韩一鸣微微叹息,不再说话。

    不多时,石块当中的火光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火苗腾起三尺高。无名在四周忙碌,不知他打哪里拿来了许多奇怪的石头,都填在火堆里,而火苗却没因他填入石块而变小,反而越来越旺。并且随着火苗的燃烧石头慢慢透出各种色泽。韩一鸣定睛细看,这些石块真是各样色泽皆有,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有了,还有几块就是乌沉沉的,随着火苗越烧越旺,乌沉中都透出光泽来,有的是闪烁点点金光,有的是闪烁点点银芒,还有一块居然是整块石头亮起来后变成乌银相间,这乌银相间还如同流水一般在石中随着火力缓缓流动。

    韩一鸣从未见过这许多石块会是这样的奇异,先前堆在一边他看了一阵也没有看出异样来,这时看到这样,仔细看了一阵不得不佩服,道:“真不知他是如何寻到的?”星辰淡淡地道:“有些是他寻到的,有些是我给他的。”韩一鸣向他看了一眼,星辰道:“我也有识石的眼力,我看中的奇石与寻常人看中的不同。”韩一鸣并不怀疑,星辰(身shēn)上太多迷团,他曾想问,可知道星辰绝不会随意说出来,因而反倒不问。忽然想起白狮也有一块奇石来,不知是不是也在这其中?

    如同听到了他的心中所想,星辰道:“白狮的奇石不在此间,先用这些看一看。”这时那火苗已不再是火红,而是青蓝色,青蓝得如同雨过天青。韩一鸣道:“这是什么火?三昧真火么?”星辰道:“这不是三昧真火,这是天火。从天而落,这些石块皆是奇石,须得异火方能锻化。”韩一鸣对无名细细看了几眼,看他疯疯癫癫,却不知他有这样的眼力能寻到这些奇珍异宝

    。仅那天火便只今(日rì)才听到,才见过,也许无名的异于常人之处真在锻造上。

    无名手持铁锤,片刻之后,连铁锤也一起放到了火中。韩一鸣愣了一愣,那铁锤到了火炉当中,不过片刻便变得明亮,竟不是原来乌沉沉的样子了。忽然星辰手一扬,一道灵光一闪,有物事自他手中飞出,径直飞入了那炉灶当中。韩一鸣再看时,分明是一段木材,色泽血红,猛然明白过来,那是举天神木。只是这神木落入炉中,却不燃烧,依旧是血红色,能将无名的铁锤锻烧得明亮的天火却不能锻烧这举天神木。

    忽然无名伸手入天火当中去,伸手抓住举天神木,在石堆中撬了起来。韩一鸣奇道:“这天火当是极厉害的,怎的他却不烫手似的。”青石伸出手想要挨近去摸一摸,星辰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要你的手了?”青石立时缩回手来道:“要。可他不烫么?”星辰道:“他不怕烫,但是你却怕。你不要挨近去,挨近些你人都会化为乌有的。”韩一鸣看星辰一本正经,不似吓唬青石,也道:“是呀,你别挨近去。”

    无名在石堆中翻了片刻,拿了一块石头出来,放在地上,拎起铁锤就对着石头锻打。他手一挥,铁锤晃出一道明亮的光迹,铁锤砸在石头上,火光四溅。那石头本是透出点点银光,被铁锤锻打,银光越来越多,再锤击几下,石头上出现了裂纹,银芒如水一般倾泄出来,再锻打了两下,石头外的乌沉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团满是尖刺、银芒耀眼的异铁。无名停住铁锤,又到火堆里翻找去了。

    他先用举天神木在石堆中撬了几下,韩一鸣这才发现那举天神木虽只是一段,也不燃烧,但木上却有了点点滴滴的火光闪动,且是如星光一般一明一暗的闪动。之前天火就不能煅烧这举天神木,这是烧着了么?韩一鸣不(禁jìn)看了看青石,这是用他的血方才伐下的神木,不知青石有何想法?

    青石看着举天神木却不动弹,他的眼睛不过在举天神木上一看便转而看别的石头去了,仿佛举天神木与别的石头一般并不能打动他。如同听到了韩一鸣的心声,星辰道:“掌门,他记不得那神木了。我记他将这神木忘记了,有的事还是不要记得的好。那些事是他的前尘往事了,他的前尘中都是被人算计,被人割血,他年纪还小,总是记着这些事将来会不得自由与快乐。”韩一鸣想了一想道:“人有许多事是不能忘记的。是你让他记不得了么?”

    星辰道:“那要看是什么事了,要紧的事一定要记得。对他而言,伐神木并不是开心的事,反而是痛苦。他常常夜惊,我看他不能摆脱那痛苦,因此让他忘记了此事。”韩一鸣转回头看着星辰,片刻之后道:“你自己忘记得了你的事么?”星辰愣了一愣,不再言语。韩一鸣道:“星辰,我并非疑心你会对灵山不利,你无疑就是灵山弟子,以你的灵力当(日rì)若是你在,灵山可不见得会被毁。为何你那里不出来相助?”

    星辰黯然,片刻之后道:“掌门,我那时中了暗算,灵力被限,连自己都不得自由。”韩一鸣叹息:“我能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同门师长都纷纷被害。”星辰道:“掌门,你的灵力不过用出来一半,还有一半还未用出。只是这一半不是你的灵力,你要传与他人的,他(日rì)时机到了,你可愿意将这灵力传与他人?”韩一鸣看了他片刻道:“之前也有人对我说过我的灵力是伏藏,因此我不能尽用。这伏藏,是为你伏的么?”

    ---------------------------------------------------------------------------------------------------------------------------------

    感谢各位书友一直跟随,我有了笔名的微9999号,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不须打赏,赞就好,写完了这个,将来还会写别的。谢谢大家。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