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一零、指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忽然天边传来一声细长的龙吟,星辰双目一闪,长(身shēn)立起,他剑眉微锁凝视细听,白狮也立起(身shēn)来。片刻之后,星辰道:“我去看一看。掌门不必担忧,无名这里也要掌门相助。”他说走便走,转眼他已跨上白狮,白狮四蹄下腾起云雾,向着一方去了。韩一鸣一句话都未来得及说,它已不见踪影了。

    无名依旧挥动铁铲,不多时已将地上挖了个坑,他整个人跳在坑中,奋力挖土。韩一鸣立于坑边,虽不知无名要做什么,但却知无名不会无缘无故在此间挖掘。忽然无名抛下铁铲,伸手在泥土中一抓,一团银色光泽在随着他的手掌自土中冒了出来。而随着他的手收回,那团光泽变为长的一道亮光,无名手持着这道亮光跃出坑来,向着花田中奔去了。

    韩一鸣连忙追上去,无名跑得飞快,平(日rì)里韩一鸣便觉他动作敏捷,此时追在他(身shēn)后,方觉他脚下生风,自己也是尽力追赶才不至被他甩开。跑了一阵,(身shēn)周早已全是浓雾,而脚下也没了花田。韩一鸣从未来过此间,也未曾料想如今的灵山会这样大,会有没有花田之处。但无名不住足,他也不停脚,一直跟在无名(身shēn)后。

    再跑得一阵,无名收住了脚步,韩一鸣也停下脚来,游目四顾,此间除了浓浓白雾外,看不到别的。忽然前方微有灵光闪动,韩一鸣看无名手中已没了灵光,他所站之处有着几块石块,黑泽浓黑,旁边一只水桶。他转(身shēn)抄起水桶直奔出去了,韩一鸣想要跟去,但那点灵光却令他止步不前。看了看无名前去的方向,韩一鸣转(身shēn)对着灵光微闪处走去。

    走出去数丈,脚下平坦,微微湿润,忽然前方浓雾散开,灵骨持着碧水宝剑立于浓雾当中。灵骨眉心的灵光轻轻闪动,灵骨手骨上的蓝龙筋色泽深蓝,已嵌入灵骨,形成了斑驳纹样。韩一鸣立了片刻,道:“师父。”眼中酸涩,再说不下去。赵浩洋早已于三年前寂灭,而他的灵骨却一直跟着灵山弟子,不离不弃,仿佛天地间最远的距离他也能走到,他始终将这些弟子都庇护在(身shēn)后。如今灵山在此落脚,他却一直在这无人之处守候,守候着灵山的天荒地老,万事变幻。

    忽然无名出现在他(身shēn)边,韩一鸣回头一看,他已提了一桶水放在那几块石块边,此时他两眼对着灵骨一反往常的无神无识,而是对着灵骨细看。韩一鸣看灵骨一动不动,知晓灵骨不会对无名动手,看来灵骨已经认了无名了。

    哪知无名却径直走到灵骨面前,伸出手来,摸了摸灵骨。无名的手指顺着灵骨的手骨摸到最后一指最后一节,忽然用力便撇。韩一鸣大吃一惊,急道:“你,你干什么?”无名听而不闻,韩一鸣伸手去拦,却拦了个空。明明无名与灵骨就站在眼前,他的手却拦了个空。韩一鸣愣了一愣,对着灵骨与无名伸出手去,明明看见他们就在眼前,却是拉不到拦不住。就在愣神间,无名指端一亮,一截断骨被他掰了下来。

    韩一鸣大惊,偏偏这时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名动作。而灵骨一动不动,对于无名掰了那截断骨全无反应。无名拿了那截断骨便向那堆石块旁走去。走到石块面前,他伸出手来,双手互搓,片刻之间,石块当中闪现火光。

    青石不知从何而来,他两眼看了看那堆火光,又转过头来对韩一鸣看了看道:“他又要打铁?”韩一鸣道:“我也不知。”再伸出手来,按到了青石的肩上,他能按住青石。再转回头看了看无名,向无名走去,走到无名(身shēn)边伸手去拦他,依旧拦了个空。无名就如同一个影子一般触碰不到,可他的衣襟带风却实实在在,不是一个影子。

    韩一鸣大是着急,无名拦是拦不住,而灵骨的一截指骨已被他掰了下来。他对灵山师长极为尊敬,对赵浩洋这位师父更是视如长辈。灵山未毁之前,他尽心竭力教导弟子,灵山被毁之后,他化为灵骨,依旧守护着弟子。韩一鸣见不得灵骨有丝毫损伤,纵算灵骨已没了知觉,缺失一片骨头也没所谓,他依旧不愿意灵骨缺损。因此当(日rì)星辰给他蓝龙筋封住灵骨,是最对他心思的作为,师父的灵骨是一片都不能缺少的!纵算他已没了知觉,也不能任其残损!

    然而无名却是他拦阻不住的,不论他怎样伸手拦阻都不能拦住分毫。韩一鸣不知无名为何要灵骨,跟在他(身shēn)后,能感觉到他衣襟带起的微风,却是拉不住他,拦不住他。停了一停,对青石道:“你能拉住他么?”青石一对小眼对着他看了片刻道:“拉他?”韩一鸣道:“是呀,他,他拿了我一件很重要的物事,你帮我拉住他。”青石跳起来,径直就对着无名扑过去。

    他还未扑到无名(身shēn)上,一道白光一闪,星辰凌空出现,一把将青石拉了回来。韩一鸣急道:“他掰了一截灵骨!”星辰道:“不必担心,他不是无缘无故掰的。灵骨何人能近(身shēn)?他能掰下来,可见非同一般。”韩一鸣不得不承认星辰的话有理,可一想到师父的灵骨从此缺少了一段,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忽然想起那声龙吟来,韩一鸣转头问星辰道:“先前那是龙吟么?”星辰道:“是呀。”韩一鸣道:“没什么事罢?”星辰道:“没什么事,一条小泥鳅去探看小乖,我们已将它杀了。”韩一鸣惊异之极,星辰说得轻描淡写,可他口中的小泥鳅却是一条龙!韩一鸣瞪视星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星辰却若无其事,只是对青石道:“你别过去,看他今天要做个什么。”

    韩一鸣怔怔看着星辰,又一道白光闪过,白狮出现在眼前,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传来,白狮一对碧眼对着四周照了一照,韩一鸣却见白狮口中还叼着半截龙尾,色泽淡金,且那半截龙尾上还有软垂下来的龙爪!他并没把星辰的话当成大话,但看见白狮口中的龙尾,嗅到龙尾上的香气,还是震惊之极。对着星辰看了一眼,忽然担心起来。星辰头也不回地道:“掌门不必担心,一时半会儿那条黑泥鳅还找不到灵山来。我岂会让它轻易寻上门来?”韩一鸣张了张嘴,片刻之后方道:“你可曾受伤?”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