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零九、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沈若复道:“师弟不必如此。他这样做,就必定要承受别人难以承受之苦。咱们也不必跟他过不去,就瞧这个(热rè)闹便好。实则我心里想的是他要什么我就给他什么,我就想看看他最后的下场。”韩一鸣愣了一愣,看向沈若复。沈若复淡淡地道:“师弟,他从灵山得到的越多他便越离不开灵山。只要他离不开灵山,他就离不开我们。到了这一步,他要死还是活是不由他作主的。到时我灵山尚且可以对他的死活指点一二,而他就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儿。我乐见此事达成。我想刘晨星师兄来灵山为的也就是这个。刘晨星师兄没说出口的一句话就是,他愿意帮助青竹,只要他(日rì)元慧之死与派中弟子无关,不要涉及他人便可。”

    韩一鸣想了一阵道:“刘晨星师兄来向我们求助若是为此,那我应如何是好?”沈若复道:“师弟,此事你不必担心,也与你无关。青竹标必定平安无事,着实刘晨星师兄背弃了元慧,只不过就看他与元慧谁的手段更加厉害了,能活下来的就是胜者。我们不要轻易参与,师弟在此事上也该学学元慧,虽不至于两头要价,但该要的好处都一一要来。平波现下对灵山是无能为力的,灵山已经立稳了,结界严密,他还得找寻时机才能到灵山来。因此师弟倒也可以轻松些,待找个时机去见一见明晰师兄。

    这(日rì)晚间,韩一鸣在屋内怎样也睡不着,细想沈若复白天所说的话,只在榻来翻来覆去。忽然一连串的脚步声自门外跑开,韩一鸣心知是有同门自打门前经过,也不曾放在心上,哪知那脚步声却是一会儿又回来。如此反复了数次,韩一鸣听着奇异,起(身shēn)来拉开屋门。外门明月当空,明月似是挨得极近,比平(日rì)看上去巨大得多,仿佛伸手就可以触及。

    圆月明亮,灵山寂然,同门早已歇息,韩一鸣看了一阵不见动静,暗道自己多疑,正想关上屋门,一个人影出现在前方,一(身shēn)衣衫衣襟随风飘洒,长发飘飘,正是无名,他飞快奔来,转眼已奔到门外空场上。

    无名在空场上坐下,仰头向月,韩一鸣看着奇异,轻轻咳了一声。静夜之中,这一声轻咳何等响亮,但无名便是听如不闻,他只是坐在当地,抬头看着上方的圆月。韩一鸣站了片刻不见他动弹,正想走开,又走来一人。这人(身shēn)长玉立,一(身shēn)素衣,英俊异常,却是星辰。他径直自无名(身shēn)边走过,走到韩一鸣面前,星目中微有得意,停住脚步对韩一鸣道:“掌门且不要离去,此处要掌门相助。”

    韩一鸣看了看无名,又看了看星辰道:“要我相助?我如何相助?怎的我不知晓的,你都知晓?”星辰微微一笑:“掌门是怪我么?”韩一鸣道:“我不是怪你,我是奇异他若是要我相助,为何我不知晓,而你却知晓?”星辰抬头看了看那轮挨得极近的圆月,对韩一鸣道:“掌门,无名不回他派中是因他不是清风明月的师兄弟,从来都不是。”韩一鸣道:“我知他不是,那他是我灵山弟子么?”星辰道:“他是灵山弟子。”韩一鸣愣了,虽说心里早就隐约想到,但星辰这样说出来令他意外之极。

    停了一停,韩一鸣道:“他果真是我灵山弟子么?”星辰道:“是的,他的名字也不叫无名,更不是松风。待他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来时,掌门会在掌门秘书上看到。”韩一鸣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星辰的话令他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停了一停韩一鸣道:“你识得他?你从前便识得他?”星辰看了无名一声,微微一笑:“我与他有着奇异的过往,可以说我就是他。”韩一鸣心头疑问涌动,星辰笑道:“掌门不必担忧,将来皆会一一知晓,不如顺其自然,时机到了,人人便都知晓了。掌门也不必担心,他不会于灵山不利。便是他从前在别派,也没有利那派不利,只是不听人言罢了。不到时机,他的心智皆被蒙蔽的,就是惊雷于他头顶响起,他也不会留意,何况人言。由得他去。”韩一鸣看了星辰片刻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星辰也不离去,他站了片刻,凌空盘坐,白衫在夜色中轻轻拂动,他(身shēn)上泛起极淡的光泽,如一轮美玉在月光下熠熠生辉。韩一鸣知他不愿再说,也不再问,站在一边。片刻之后,无名站起(身shēn)来,转(身shēn)就跑,他脚下甚快,不多时已跑得不见踪影。韩一鸣甚觉无聊,忽然一道白光闪过,白狮现出(身shēn)来,四蹄所到处微显光亮,它径直对着星辰走来,走到星辰(身shēn)边,绕着他转了一圈,伏下(身shēn)来,蹲坐地上,似是守护着他。

    韩一鸣轻轻叹息,忽然想起阿土来,阿土跟着青竹标去了,不知他们怎样了?自知晓青竹标处境危险,韩一鸣心中不安。纵然青竹标是个不安份的(性xìng)子,无风亦要起浪的,可是将他送在了元慧手中,又有平波在侧环伺,韩一鸣心难以安定。可如今他已在元慧门下,想要他回来是难上加难。

    正想间,脚步声响,无名又奔了回来。他手中拿着一柄铁铲,不知哪里弄来的。不过灵山这许多花草都有师姐和冯玉藻师兄护理,有铁铲也不在意料之外。无名拿了铁铲来到先前所坐之处,弯腰就用铁铲挖土。韩一鸣看了看星辰,星辰依旧一动不动凌空坐着,如同塑像一般,白狮的碧眼已经合上,似是睡去,浑(身shēn)也如星辰一般有着极淡的光晕。

    无名对他们视如不见,只是挥着铁铲将地上的泥土翻起,铲了一阵,泥土之中有了一点亮光。韩一鸣定睛细看,那点亮光一闪便没了,无名并不停手,又铲了一阵,亮光透出,依旧是一闪即无。无名此时出现必定有缘故,连同星辰和白狮都来了,此间必定有与众不同之处。只是韩一鸣不知此处到底有什么异常,灵山自在此地立足,并未见过什么异样,这时无名却来挖掘,不能不令他注目。

    ----------------------------------------------------------------------------------------------------------------------------------

    我现在有笔名微88888888号了,喜欢我文字的朋友们可以关注。谢谢!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