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零六、归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明月拉住清风,对无名道:“师弟,师父为你而寂灭你就果真无动于衷么?”无名收住脚步,却也不回头,不知他可听见明月的话了。但明月依旧道:“你带了派中灵刃到灵山来这样久了,果真对师门没有丝毫眷恋么?虽说你不睬我们,但我们与你同门也有百来年了。你让我们回到派中如何交待?”

    无名也不回头,穿过众人走得不见踪影了。明月叹了口气,韩一鸣道:“师兄不必叹息,我意已决,不能拿回辟獬宝刀去,我跟随二位师兄同回贵派去,一来拜祭黄前辈,二来将鸣渊宝剑送到贵派,将来我拿到辟獬宝刀来贵派换回…”

    话音未落,一道灵光破空而来,落在众中当中,却是辟獬宝刀。一时间众人都愣了,沈若复道:“二位师兄,这是无名还你们的罢。”清风紧咬牙关,怒目看着无名离去的方向,明月连忙走到宝刀前,叹道:“这刀都弯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转头问韩一鸣:“韩掌门,这宝刀怎的弯了?”

    韩一鸣道:“这是松风师兄弄的,这柄宝刀我们灵山无人去碰。”明月看着弯曲的剑(身shēn),十分惋惜,他伸手握住刀柄却是提不起来,那辟獬宝刀看上去并不沉重,他却是用尽了全(身shēn)力气也提不起来。清风看他提了片刻,走过来道:“我来试试。”明月松开手来,清风握住宝刀刀柄用力向上一提,辟獬宝刀纹丝不动,与明月对视一眼,二人皆不言语了。

    二人前来的目的便是要将辟獬宝刀带回去,至于无名,他们早就不视为同门师兄弟了。韩一鸣早就知晓他们对无名的不满,对黄松涛偏心无名更加不满,因此二人压根就不在意无名回不回派,他们只要将辟獬宝刀带回去,至于无名,留在灵山或是不知所踪,他们全不关心。韩一鸣也没料到无名忽然来了这么一手,这一下鸣渊宝剑不必让二人带走,只是看他们只怕也没本事将辟獬宝刀拿回派中去。

    此时平波已经离去,元慧一语不发,面带微笑站在一边。灵山众人自不会出手,都只站在一边看这二人如何是好。只有清风明月似是拿到了辟獬宝刀,却不能拿回派中。清风明月到了这时才发现自己依旧没有拿到辟獬宝刀,虽然无名不再拿着辟獬宝刀走得无影无踪,但二人拿不起宝刀来,自然没办法将其带回派中去。

    二人对着辟獬宝刀看了半晌,暗自叹气,清风道:“韩掌门,这宝刀,”说到这里也叹了口气。韩一鸣不知无名如何会来,又如何会将辟獬宝刀扔在此间,但看这(情qíng)形这柄宝刀无名已不想再要了,只道:“二位师兄,难得松风师兄送了宝刀来,二位师兄请将宝刀带回贵派罢。”他不出声倒罢了,一出声,清风苦笑一声:“我们如何拿得回去?这宝刀我们若是拿得动…咦。”他边说边握住宝刀刀柄向上一提,本拟是难以撼动的,哪知一下将宝刀提了起来。

    在场众人都愣住了,清风不可置信瞪着手中的宝刀道:“这是,这是,这不是拿不动么?”明月也十分惊异:“师兄,你,你拿起来了?”清风道:“是,你看,我拿得动了。”二人都十分惊奇,对着宝刀看了一会儿,一起转过来对韩一鸣道:“多谢韩掌门。此刀乃是我派中的镇派之宝,这就将其请回去了。”沈若复道:“二位师兄,那松风师兄如何?”明月想了一想道:“松风师弟向来与我派便不亲密,我们也想将他接回派中,但他却不理会。看来这天下间同在一门派之中修行也是要有缘法的,松风师兄便与我们没这个缘法,那我们不便勉强,也无法勉强,任他去罢。”言下之意,竟是不管无名了。韩一鸣还未出声,二人已道:“我们要尽快回去,派中还有那许多事。多谢灵山师兄弟相助了。”

    沈若复不再多说,陆敬新上前一步道:“我送二位师兄离去。”二人随着陆敬新一起去了。沈若复向元慧看了一眼,元慧笑道:“沈师弟,我来寻韩师弟乃是有事要说。不过我的事只是我派中之事,不便在这计多同道面前说起。”他向那边几人看了一眼,笑道:“沈师弟还是先与这几位同道先说说要事,再来理会我的事罢。”沈若复淡淡一笑道:“好,既然元慧师兄发话了,那就按师兄的意思来办。”他转而对那几人道:“这几位同道看着眼生,从前并未见过,不知几位同道上山来所为何事?”

    那几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道:“听闻灵山派招收弟子,我特来投师,只望能在灵山修行,不知灵山派可肯收录?”韩一鸣微有些意外,这时还有来投灵山的同道?他们又是跟着平波等人一起来的,心中不免有些不愿,却也不便说破。沈若复微微一笑道:“多谢诸位同道对灵山青眼有加,灵山广收同道也是事实。只不过各位同道与灵山有没这个缘法,却是要请各位经历考验的。不知各位可能通过这番考验,不过但凡通过的皆是我灵山同门。可若是不能通过,只怕是不能做同门了。”

    韩一鸣不(禁jìn)佩服沈若复机智,那人对沈若复道:“有什么考验只管说出来,只要不伤天害理,我都会努力去做。”沈若复道:“这个考验绝不伤天害理。灵山弟子都是要从灵山脚下自行觅路进入灵山的。只要你自己找到来到灵山的路径,来到此间,灵山就收录你入门墙,这个考验你看可好?”那人想了一想道:“公平合理。那我觅路上来便是灵山弟子了,好,我这便去。”他一走,(身shēn)边几人都跟在(身shēn)后。沈若复对立在一边的韦师兄道:“请师兄送他们出去。”韩一鸣松了口气,他着实不想收录这几人,一时之间也没想到拒绝的法子。沈若复这个法子好,灵山从前着实是有这个要求的,凡是来投灵山的弟子都是要自行觅路上山的,现下说出来也不让人奇怪。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