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三三、身外之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不知他如此所为何事,定定看着。少年道:“你去看看,挑龙爪爪尖的趾甲切下来。”韩一鸣道:“这有何用处?”少年两眼对着龙(身shēn)看了片刻,道:“将龙角也切下来,还有一件,你挑两片龙鳞浸在龙血之中。”他并不答韩一鸣问话,韩一鸣也不再多问,走到蓝龙(身shēn)边去,蓝龙的龙角已经残破,但依旧晶莹透亮,闪烁着宝石般的光泽。韩一鸣唤出青霜宝剑,对着龙角切下去。他总觉龙角是极硬之物,这一切,自然使上了全力,他自得赵浩洋开启武慧之后,灵力大增,这一剑下去,龙角轻轻便被切了下来。如此的轻易,让韩一鸣也有些意外。又将另一只龙角也切了下来,再去切龙爪上的趾甲,也是一切便切下来了。少年道:“蓝龙已死,便没那么坚硬了,你有开山之力,青霜也是灵剑,切起来并不费力。”

    原来如此,韩一鸣虽知自己灵力大增,却也知还不曾增到那一步,将龙角与那龙爪上的趾甲都拾了起来,再去蓝龙(身shēn)上寻龙鳞。他要寻两片最为完整的龙鳞,虽说少年并未要他寻完整的,他心中却认为少年一定要完整的龙鳞。这时蓝龙(身shēn)上的宝光已有些黯淡,小乖与灵悟(身shēn)上的宝光却明亮璀灿。蓝龙(身shēn)上虽是伤痕累累,要找两片完整的龙鳞却是不难。韩一鸣不过片刻便在蓝龙(身shēn)上寻到了二片完整的龙鳞,伸手去轻轻一触,如同触到了一块极好的宝石,坚硬却微有些酸凉。他伸手拿着龙鳞边缘一拔,龙鳞应手而落。再见旁边就有一滩龙血,深蓝近乎墨色,将两片龙鳞都浸在其中。

    再转过头去看少年,他依旧用灵火炼着手中的龙骨。他不抬头,只对韩一鸣道:“你再割一片龙皮下来。”韩一鸣略有些沉不气了,道:“龙皮?”少年道:“是呀,你摸一摸最软的地方,剥下来就是。”韩一鸣道:“剥下来做什么?”少年道:“这可全是有用之物,还有龙筋,这龙筋我是一定要的。”韩一鸣看了看他,不知该如何下手去剥龙皮。少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龙尾,是最软的。你去看看,不必很大,有两个手掌那样大便好了。”韩一鸣依言寻到龙尾,龙尾的别一面还带着龙鳞,虽被剖成了两半,却也还是齐整,用青霜宝剑在龙尾上划了一划,剥了一片龙皮下来。这一片龙皮剥下来已是方方正正的一片。

    他将这片龙皮剥下来,蓝龙(身shēn)上的宝光只是星星点点了,少年忽然出现在他(身shēn)边,将手中之物往他手中一塞,道:“拿着!”手中一亮短剑飞了出来,对着龙尾就切了一剑,之后去龙首边切了一剑,再到龙尾处来,两只手指对着切开之处就探进去,片刻之后,拖出来一条灰白之物,这就是龙筋么?少年似是知晓韩一鸣的疑问,道:“是,这便是龙筋。”龙筋被少年一把拖出来,少年又在龙尾的另一面依法炮制,又拖了一条龙筋出来,两条龙筋拖出来,蓝龙(身shēn)上宝光彻底暗下去,蓝龙(身shēn)上的灵气也散去了。

    韩一鸣淡淡地道:“屠龙,就是为的这些!前两年我也去过,我什么都不要,你拿去罢。”将手中的龙皮向着少年送去。少年望了他一眼,眼神极是凌利,韩一鸣瞬间又觉自己被他望了个通透。果然少年一笑:“你对于这屠龙很是不屑是么?你当这些物事我要么?”他轻轻叹了口气:“蓝龙脑你若不要,将来求都求不着。至于如悟与小乘,它们都得到了蓝龙的灵力,只须时(日rì)消化便可。”韩一鸣只是看着他,他又淡淡地道:“至于龙筋,你即刻便知有什么用处了。”他对着手中的两条龙筋轻轻吹了口气,两条龙筋在他手上轻轻舒展,他拇指在食指上一划,划开一道,两滴淡金色血液滴落,落在龙筋上,转瞬无影。少年将一条龙筋往韩一鸣面前一递:“灵骨上的灵力已散去大半,灵骨没了灵力束缚,假以时(日rì)便会散去,龙筋你拿去,系在灵骨左手臂骨上连缠九转,打个如意结,灵骨就永不会散去。”韩一鸣大吃一惊,怔怔看着少年,少年道:“切记是左手。”韩一鸣再说不出“不要“二字,接过来与蓝龙脑一同放在怀中。

    少年又道:“二枚龙鳞,你与沈若复各一枚。”韩一鸣道:“我不要。”少年一笑:“沈若复武力不足,修行不够,有了这枚龙鳞等于有了个灵盾,你让他放在手心。”停了一停道:“另一枚给你,你的要看你能练到哪一步了,同样是灵盾,各人的用法不一样。”韩一鸣略有些意外,少年正色道:“灵山如今靠的都是你,你不能有闪失。因此这灵盾,你自己慢慢去炼。我不动(身shēn)去拿,是因你拿了更好练成灵盾。”韩一鸣不料龙鳞也是给自己的,忍不住道:“那你呢?你不也是灵山么?”少年叹了口气:“掌门,我的灵力还不能持久,我不能时时在你(身shēn)边,我还帮不了你,因此这个护(身shēn)灵盾你一定得练成。你是灵山掌门,你的安危可是关系到灵山存亡的!”

    韩一鸣道:“好,多谢你,我一定练成。”自地上拾起龙鳞来,也放入怀中。少年自他手中接过灵芯,轻轻用手在花上弹了弹,花上腾起一阵淡淡紫雾,少年道:“她还太小,这个给她,”将一把晶莹灿烂的珠子递过来,韩一鸣愣了一愣,这些珠子有的白色,有的黑色,还有半透明的,有的如同水晶宝石一般剔透,上面各有曲孔,十分美丽。不知少年自何处弄来的,少年又是淡淡的道:“这个是蓝龙舍利。我刚炼的,其中有着龙髓、龙骨、龙脑、龙爪、龙鳞、龙血、龙睛、龙涎因此各各不同,灵芯用这个最好,寻常物事穿不住这个,你用龙筋替她穿起来,她知晓该怎么用。”韩一鸣看着那蓝龙舍利,少年一笑,将另一条龙筋一扬,道:“我倒忘了,你的剑也割不断龙筋。”将那把蓝龙舍利扔在空中,轻轻一弹手指,龙筋轻轻弹动,自在曲孔之中穿过,将舍利串起。少年将长出来龙筋看了看,抽出短剑来,一剑将龙筋割断。

    他再将串好的蓝龙舍利与龙筋往韩一鸣手中一塞,将那片龙皮取过来,对着小乖道:“逍遥,来。”小乖微微回首,此时地上的蓝龙已朽烂开来,小乖对着少年飞来,少年将那片龙皮在手中卷了卷,往空中一扔,龙皮卷在了小乖的一只龙爪上。小乖围着少年飞了一圈,折转(身shēn)来,对头井口直飞进去了,对韩一鸣一眼都不看。灵悟(身shēn)上包了一层青雾,在空中翻滚旋转了片刻,也向着少年飞去,转眼消失在他(胸xiōng)口。

    韩一鸣将蓝龙舍利收入怀中,正想将龙筋递过去,少年已道:“这个你也拿着,这个物事练个缚仙绳再合适不过了。这可是难得的。”韩一鸣道:“我不会,你练罢。”少年不言语,只是看着他。韩一鸣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这少年那样大的神通,何必还要什么缚仙绳。忍不住道:“你前来屠龙就是为了这些么?”少年淡淡地道:“你怎会有如此想法?这些物事,我都用不上。”韩一鸣道:“那你为何屠龙?”少年微微一笑:“这条龙迟早要屠,迟不如早,我可不愿它成第二个东方之主。至于这些(身shēn)外之物,乃意外所得,掌门拿去可堪大用,何必浪费呢?”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