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三一、花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一时之间,地动山摇,韩一鸣(身shēn)周莲瓣如被狂风拉扯搅动,疯狂的翻卷起来,将他裹在其中,他耳中轰隆隆巨声不止,不用看,也知这一下蓝龙受了重伤,暴怒起来。蓝龙龙爪一挥,虽在高高空中,下方的韩一鸣(身shēn)上已是巨痛。但也因这痛,(身shēn)上竟然有了力气,无色无相宝镜之上又开了两朵花,也腾起了晶莹雾气。少年转头一看,微微一笑:“开了一半还多了,好!”他(身shēn)在空中,如同一片花瓣,轻飘飘的,(身shēn)上泛起珍珠一般的白光,将蓝龙卷起来的狂风冰雪雷电都隔在一边。

    到了这时,韩一鸣的心还是提得紧紧的,少年凭他一己之力屠龙,着实匪夷所思。韩一鸣也看出来了,少年之所以独自前来,是因这条蓝龙(身shēn)上带伤。可是即使如此,这仍是一条龙呀,这少年着实厉害!便在这时,少年眉心一亮,韩一鸣手指上一(热rè),一朵小小白莲已在少年眉心轻轻绽开。少年左手向着蓝龙一指,蓝龙面前已有了一朵小小白莲,如同无色无相宝镜上的白莲一般,只是这朵小小白莲是绽开的,也比无色无相宝镜之上的白莲小了许多。

    蓝龙(身shēn)躯剧烈扭动,想来这时受的伤也极重,韩一鸣鼻中一直有着龙血那与众不同的香气。那深蓝得近乎墨色的龙血,也顺着被这少年破开的伤口淌下来。忽然蓝龙(身shēn)躯缩小,猛然向外一张,韩一鸣只觉(身shēn)上如被大力一推,蓝龙(身shēn)周的白蝴蝶化为乌有。但韩一鸣也看到它尾上的伤口挣开了些,少年也不意外,手指对着另一方又一指,又一朵小小白莲出现在另一方,少年手一挥,两朵白莲都化为白光,直刺进蓝龙(身shēn)上去了。

    这一下韩一鸣看得分明了,两道白光都直刺进蓝龙(身shēn)上龙鳞脱落之处去了。这一下想必伤得更重,蓝龙又是一声啸叫,(身shēn)躯扭动,龙爪对着少年直抓过来!少年如同一片花瓣,(身shēn)形飘忽,在狂风之中随风旋转。韩一鸣看蓝龙龙爪抓到少年头顶,惊得摒住了呼吸,少年(身shēn)形并不消失,他右手中的短箭一绕,向着龙爪之上就斩了过去。韩一鸣正定定看着,猛然间眼前一黑,(身shēn)上如被一抽,再看得见时,蓝龙的龙爪之上,已缺了一趾!

    蓝龙大吼一声,天空震动,少年却仍旧是那么轻飘飘的。蓝龙直扑过来,少年左手一挥,无数白蝴蝶自他手心飞出,将蓝龙缠住。这时蓝龙(身shēn)上伤口大了,蝴蝶翅膀在伤口上划过,再不是之前的无关痛痒,蓝龙(身shēn)躯扭动,却摆脱不了白蝴蝶。大吼一声,也只是少许蝴蝶化为乌有,更多的白蝴蝶依旧围在它的伤口处。少年看了韩一鸣一眼,韩一鸣(身shēn)上又渐渐有了力气,只是这力气积攒的极慢。少年眉头微微一皱,韩一鸣心内也着急。正自急得无法,(胸xiōng)前一(热rè),一点(热rè)力自(胸xiōng)前直透全(身shēn),在他体内盘旋一周,向着双手而去。那无色无相宝镜之上,又有两朵花轻轻绽开。只是这两朵花微带紫色,韩一鸣知晓这是灵芯的灵力。

    那少年抬起眼来,对着蓝龙看了看,短剑交到左手,右手伸出,他右手指尖在空中一停,指尖上已是一亮。少年手腕轻动,指尖之下显出一个字来,这个字写得无比飘逸,气势十足,乃是一个“龙”字。他写完这个字,(身shēn)子一转,全(身shēn)衣裳随风而舞,他的双手在(身shēn)边轻轻一绕,那个龙字消失不见,但一条晶莹剔透,宛如坚冰雕出来的龙已自他(身shēn)后飞了出来,长长的(身shēn)躯随着他绕了一圈,转过头向着蓝龙飞去!

    韩一鸣几乎是目瞪口呆,这少年的法术也太匪夷所思了!却猛然想起来,付师兄就是能将所书的字化为物的,只是比起这少年来,二人的修为真是天壤之别了。那条冰龙扑到蓝龙面前,(身shēn)躯扭动,一阵寒意自龙(身shēn)上腾开,连韩一鸣都觉(身shēn)上冷森森的。少年却直落下来,盘膝在坐在地上。他两眼看着上方的冰龙,他左手持着短剑横在膝上,右手却顺着右边膝盖垂下,垂在地上。

    那条冰龙虽是这少年幻化出来的,却也是神形俱备,须尾俱全,忽上忽下与蓝龙搅在一处,蓝龙所裹挟的冰雪对这冰龙全然没有作用,只有雷电打在冰龙(身shēn)上,会在冰龙(身shēn)上打出一个个坑来。但这冰龙却不似蓝龙那般,会因伤口而疼痛。冰龙(身shēn)上的鳞甲似也极坚硬,与蓝龙搅在一起时,那龙鳞碰撞厮擦的声音,带着些微脆响。只是这冰龙的龙爪也十分厉害,每一爪抓在蓝龙(身shēn)上,都是火花四溅,虽说不见得一下能抓下龙鳞来,但多抓几下,蓝龙也吃了不少亏!

    而冰龙也越打越小,韩一鸣也看出来了,冰龙毕竟是这少年灵力幻化出来的,比蓝龙着实不如,与蓝龙缠斗之中,越来越小。虽说蓝龙已带了很多伤口,但不一会儿,也就将冰龙打得冰雪纷飞,慢慢变小。那少年一动也不动,就那么静静看着,韩一鸣也定定看着。忽然脚下震动,似有什么向上涌来,少年飞(身shēn)而起,右手对着井口一指,一朵白莲出现在他指尖,对着井口飞过去,没入井中,井中立时静了下来。

    韩一鸣看了看那无色无相宝镜上缠绕的枝条,那上方开了七朵花,还有两个花苞还紧紧闭合,没有绽开的迹象。少年道:“嗯,如果只能开七朵,那就七朵。”韩一鸣收束心神,过得片刻,四肢百骸又有了力气,一点点积攒。猛然蓝龙自冰龙(身shēn)边闪开,转眼已缩到了一角,转过来看着冰龙,冰龙(身shēn)躯扭动,对着蓝龙直扑过去。蓝龙也猛蹿出来,闪过冰龙龙首,对着龙爪对着冰龙龙(身shēn)就狠狠击下去。冰龙一下被击成两段,顿时自空中落下来,掉在地上,化为两滩水,渗入土中。

    蓝龙扭过(身shēn)来,对着少年就直飞过来,少年对着韩一鸣一指,韩一鸣只觉眼前一亮,几点白光已自(身shēn)前向那少年飞去!却是无色无相宝镜上的七朵花,七朵花飞到少年面前,带着光晕,围成一个圈,旋风般的一卷,少年伸出手来,这个圈子已飞到少年手上,在他手上旋转。韩一鸣手中的无色无相宝镜消失不见,一个光幢凭空出现,将他(套tào)在了其中!少年一飞冲天,自蓝龙(身shēn)边擦过,手中的圈子越转越急,早已看不出来是花。他右手对着蓝龙一拍,蓝龙(身shēn)周一亮,如同有烛火在蓝龙(身shēn)后点亮了一般。蓝龙长尾摆动,韩一鸣(身shēn)周的光幛也如水波般震动,蓝龙对着少年张开龙吻,韩一鸣脑中已觉雷声轰轰声来,眼前一片昏花。少年右手往前一立,一道白光自他手掌亮起形成光幕,将蓝龙隔在了另一边。

    蓝龙一声大吼,韩一鸣在光幢之内,只觉(身shēn)边光幢如水波一般抖动起来。少年那层光幕也动摇起来,少年哈哈一笑:“只你会吼么?你还有什么本事?”长啸一声,韩一鸣只觉这一声长啸裹挟了阵阵雷声,随着他的长啸,光幢与光幕又颤抖起来。蓝龙(身shēn)躯扭转,便向着井口倒冲下去!便是这片刻间,脚下震动,一道白光自井中飞出,将蓝龙拦在了井口上方!这道白光龙首长(身shēn),金色瞳仁,龙脊上的龙鳞有着几处大大的红、黑二色瘢痕。久已不见的逍遥就这么出现在了井口!

    韩一鸣一直知晓小乖藏(身shēn)于此,但却不曾想到它这样便出现在自己面前。小乖比之从前没什么变化,但韩一鸣却觉它再没有比此刻更加像龙的时刻了。它周(身shēn)都有着上好白玉般的光晕,有着龙才有的威严。蓝龙被它拦住,对着它就扑了过来。忽然蓝龙面前多了数朵白莲,对着蓝龙双眼,龙吻及龙爪飞去。这一下离得甚近,白莲打在蓝龙(身shēn)上,消失不见。小乖已(身shēn)躯扭动,将井口紧紧护住!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