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三零、剔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蓝龙扭转龙首,对着那飞过来的白蝴蝶一声大吼,无数白蝴蝶都无声无息化成尘粉落下。只不过少年手中飞出的白蝴蝶太多,蓝龙一吼之下,不少白蝴蝶消失,但更多的白蝴蝶却向它飞去,用它们锐利的双翅自蓝龙(身shēn)上划过。没有龙鳞之处,白蝴蝶划过,皮(肉ròu)便翻开来,韩一鸣看了片刻,已有蓝龙(身shēn)上已有数处渗出蓝色的龙血,同时淡淡香气也飘溢出来。韩一鸣一闻这个香气,便知蓝龙受伤流血了,这个香气他已闻过几次了。

    便是这时,少年回头对他道:“你想东想西做甚?快些让花都开出来!”韩一鸣猛然明了,少年要借他的灵力,是要他的灵力来滋养无色无相宝镜上的花枝。连忙端坐,宁心静气,双手牢牢捧住无色无相宝镜。这个时候,少年若是失利,他也难以活下去。他一定心,只觉无穷无尽的力量都向着双手涌去,片刻之后,那花枝之上,两朵白花绽开花瓣,三朵花上腾起晶莹的雾气。无色无相宝镜上的这花枝定是用灵力来滋养的,韩一鸣虽未见过这样的花,但一听少年这样讲,便知这花必定是要自己灵力滋养的。

    蓝龙却在与少年缠斗不休。那白蝴蝶围着蓝龙飞来飞去,这白蝴蝶又小又多,蓝龙一吼,碎了的不过十之一二罢了,根本微不足道,更多白蝴蝶围着蓝龙,将蓝龙(身shēn)上拉出道道伤口来。这些伤口都小而细,只是伤口多了,或多或少还是让蓝龙分心。并且这许多小蝴蝶围着,蓝龙对那少年,便盯得不那么紧了。那少年依旧如鬼魅一般,蓝龙每每与他失之毫厘。他(身shēn)形飘忽,在蓝龙的眼前瞬间消失,再出现都在蓝龙背后。蓝龙(身shēn)躯扭动,白蝴蝶围着龙(身shēn)飞舞,少年却不进攻,只是闪躲。

    韩一鸣虽是宁心静气,却是看得再分明不过,少年犹有余力,他闪来闪去,要么就是等待时机,要么就是在想法子应对。只是无色无相宝镜上的两朵花开了之后,韩一鸣(身shēn)上便软得不堪,连坐直(身shēn)子都要力气,不知这九朵花开齐,要多少时刻?正想间,蓝龙已对着少年(身shēn)躯扭动,张牙舞爪。霎时间,雷电交加,大如手掌的冰雹、雪块对着少年劈头盖脸砸过去。少年也不闪避了,飞(身shēn)而起,手中的短剑旋转,已转出几百道剑光来,每道剑光都对着冰雹、雪块飞去,转眼已将冰雪都击得粉碎。少年也不收手,如流星一般越过龙首,一剑向着龙(身shēn)斩去。

    短剑砍在龙(身shēn)上,火花四溅,这少年的短剑何等锋利,而龙鳞竟能拦住,这龙鳞也坚硬之极了!少年头也不回,双手执着剑柄随着去势向前一路抹去。剑锋与龙鳞相碰,碰出一连串四溅的火花。蓝龙也不回头,龙尾一甩,对着少年就扫了过来。少年忽然(身shēn)形一变,自蓝龙(身shēn)下越过,却又飞(身shēn)而上,几乎贴着龙尾之上,他手中的短剑并未离开龙(身shēn),这时剑(身shēn)忽然一亮,少年手中的短剑已对着龙尾斩了过去。

    蓝龙(身shēn)子盘旋,挟带风雪,每吼一声,韩一鸣(身shēn)上都是心惊(肉ròu)跳,有不能支撑之感。那少年完全不似个人,(身shēn)形忽隐忽现,飘忽不定,韩一鸣看了一阵,也知晓他是避开蓝龙锋锐,不与之力拼。他的法术,韩一鸣能看明白许多,只有那瞬间消失、瞬间又不见的法术,他看不明白。这时少年手持短剑去斩龙尾,他的手心一亮,全(身shēn)都亮了起来,连同那短剑,都亮了,不过眨眼间,短剑斩到了龙尾上,在轰轰不绝的雷声与蓝龙的扭动之中,短剑剑刃上一道刺眼的亮光一闪而过,蓝龙的龙尾被斩了一片下来!

    只是一片尾鳍,韩一鸣耳中已响起愤怒的吼声,悠长、沉郁,让人心里惊跳!少年一击得手,在空中转过(身shēn)来,横剑当(胸xiōng),一双星眸只对着蓝龙。让韩一鸣佩服的是,便是这生列关头,(性xìng)命攸关之际,少年嘴角依旧有着那浅笑。当真是睥睨天下的微笑,游刃有余的微笑!从前经历的屠龙,那种众人不过是蝼蚁众生,草芥般渺小的(情qíng)状,在这里全然没有。少年从容不迫,他自己也能安稳坐着。

    忽然少年飞低下来,轻轻落地。上方蓝龙依旧被白蝴蝶缠绕,少年右手持剑,左手一握一放,那群白蝴蝶忽然多了不少,韩一鸣静心看去,却是那白蝴蝶由一变二,由二变四,都是瞬息之间就变出来了。本来不过一簇白蝴蝶,片刻之后却已有了三簇,将蓝龙裹在其中。这些白蝴蝶都极之锋利,蓝龙有龙鳞之处,蝴蝶翅膀划不开,但没有龙鳞之处,却被划开无数道伤口,那背上的长鳍与尾上的尾鳍,都被蝴蝶双翅撕得破破烂烂。虽说蓝龙不惧白蝴蝶,但受这许多伤,已非藓芥之患了,蓝龙对着白蝴蝶吼了几声,白蝴蝶碎成细粉的不少,但飞在空中的也不少。

    少年忽然蹲下(身shēn)来,左手在地上一撑,韩一鸣只觉(身shēn)上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猛然间就向地下涌去。一对白圈自地下弹出来,少年手一挥,两只白圈都向着蓝龙飞去,转眼,一只白圈(套tào)住了蓝龙的龙首,另一只白圈(套tào)住了蓝龙的一只龙爪。金刚困龙圈!只听蓝龙嘶吼,但困龙圈还是将蓝龙(套tào)住了。少年又是一跃而起,手中短剑剑光明亮,直指蓝龙。

    韩一鸣坐在地上,几乎是手瘫脚软,(身shēn)上真是乏力得难以支持。那少年却是迅疾得流星一般,跌到蓝龙龙尾,左手凌空一抓,蓝龙龙尾已被他抓在手中。他手中短剑对着龙尾,就直剁下去!韩一鸣虽不是直视,却也是目瞪口呆无异,几乎是愣愣看着,这少年下手也太快太狠了。蓝龙的长尾岂是这少年所能掌控的,不过片刻,龙尾已自少年手中滑出,自他的短剑旁闪过,自上而下对着少年头顶狠狠磺下来!那少年纹丝不动,韩一鸣大惊,想要出声,却一声也叫不出来。

    蓝龙龙尾砸到少年头顶,少年又是一闪不见,再一眨眼,他已出现在龙尾之下,一手持着短剑,狠狠的直剁下来。他出手也极快,手中短剑上灵光闪亮,与龙鳞一碰,又是火花飞溅。只是这时,少年的短剑却随着龙尾的形状直滑下去,滑至尾尖,少年忽然反手向回挑。韩一鸣脑中一声巨响,蓝龙(身shēn)躯扭动,怒吼连连,火花之中,一片片深蓝直落下来。那少年反剔了蓝龙的龙鳞!

    刹那间,韩一鸣(身shēn)边雷电交加,(身shēn)边一个个炸雷炸得地上泥草翻飞,数片湛蓝的龙鳞也掉落下来,就在他眼前。那少年回剑一抹,剔掉了蓝龙(身shēn)上数片龙鳞,也不收手,短剑一侧,飞(身shēn)直追龙尾而去。蓝龙(身shēn)体翻卷扭动,少年紧紧随在蓝龙尾部,韩一鸣竟不知他是如何躲过蓝龙的龙(身shēn)的,他明明就是贴在蓝龙(身shēn)边,但蓝龙扭动,他却能在那间不容发之际闪开,不伤分毫。

    韩一鸣心惊(肉ròu)跳,却是定定看着。少年追及蓝龙龙尾,手中的短剑上灵光一闪,他又去斩龙尾了。只是蓝龙(身shēn)躯扭动极快,他堪堪要斩到,龙尾又滑开了去。少年连斩二回都不曾斩到,忽然冷笑一声。他的冷笑极轻,韩一鸣却听得再清楚不过。少年依旧直追蓝龙(身shēn)后,蓝龙的头爪都离他甚远。并非蓝龙不想伤他,着实是他的举动太快,龙首龙尾不在一处,少年贴紧了龙尾,这龙头自然就离他远了。少年贴着龙尾飞了片刻,手中短剑一指,直向前一划,韩一鸣耳中又是惊天动地的怒吼,一阵淡淡香味扑面而来,韩一鸣(身shēn)上也(禁jìn)不住抖了起来,蓝龙扭动得比先前更加剧烈,少年的短剑自少了龙鳞的龙尾直插进去,向下一划,将龙尾破了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