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二九、花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少年手持着霓宝剑,对着蓝龙看了一看,忽然飞(身shēn)直扑龙头。紫霓宝剑在他手中,剑(身shēn)上泛起道道宝光,如同水波一般,一自剑柄向剑尖漾去。蓝龙一双金色眼眸中扑出无数风雪来,韩一鸣已听到耳中有轻轻的“叮呤”声,肩上一凉一痛,向痛处一看,一片晶莹的冰雪划破花瓣飞近他(身shēn)边来,化在肩上,肩上也被割开了一道。手臂上也一痛,低头一看,手臂上也割开了,同样有片冰雪化在了臂上。蓝龙眼中的风雪,极其锋利。

    这风雪扑到少年面前,少年忽然消失不见。当真是就这么凭空消失的,却不过转瞬,这少年已现出(身shēn)来,已离龙首不过一尺,他一挥剑便自龙首之上掠过,手中的紫霓宝剑流光溢彩,龙首之上火花四溅,一段小小的龙角,已被他切了下来。那片龙角掉落下来,就落在离韩一鸣三尺之处,靛蓝的龙角,便是在夜晚,也看得一清二楚。

    紫霓宝剑宝光流泻,本就似是宝石一般的剑(身shēn)上流光如梦似幻,少年切下一角龙角,面上微笑越发浓厚起来,蓝龙裹挟着的风雪在他(身shēn)前一尺开外便已无影无踪了。韩一鸣这边则是无色无相宝镜将冰雪都拦住了。蓝龙龙(身shēn)盘旋,不过一下,一团黑色的旋风已滋生出来,韩一鸣虽有无色无相宝镜护(身shēn),但也听到了风声呼啸,那旋风当中的浓黑,似有着将他吸入其中的力量,韩一鸣只觉自己微微浮起,要向着那黑色飘去。看那少年,也微有些稳不住,他(身shēn)上的白裳现下已不是童子所穿的白裳,而是韩一鸣从前穿过的素衣,衣袂轻扬,却是向着那漆黑之处。

    蓝龙一只龙爪对着少年一抓,韩一鸣只觉眼皮火辣辣的,幸而他是用心在看,若是张眼直视,只怕这一下,眼珠就痛得难当。但他依旧看得清清楚楚,少年(身shēn)上一道雪光绽出,他却一闪(身shēn)不见了,再看之时,他已现出(身shēn)来,(身shēn)后的紫雪莲花瓣上已有了裂痕,有二片花瓣已被抓破抓裂。只是少年(身shēn)上看不到什么异样,他嘴角的微笑也一丝不变,对于(身shēn)后雪莲花瓣破裂似是全不在意。蓝龙抓他之时,他瞬间消失,片刻之后出现在蓝龙的后方。他完全就不能与韩一鸣所见过的修道之人相比较,他之前所见过的修道之人也都算是修为高深了,可是在这少年面前,却都只能算是修为平平了。这到底是屠龙,既便是受伤的龙,也还是龙。这少年凭一己之力屠龙,不说道行,光是胆识,就不知高了众人多少!

    只是少年这一下闪(身shēn)避开了蓝龙的一抓,却离那黑色的旋风近了。蓝龙一扭(身shēn),旋风越发凄厉了,风声直有要破人耳鼓之势,韩一鸣脸上已如刀割,(身shēn)子也越发沉不住了,向着旋风又挨近去些许。少年正要闪(身shēn)避开,蓝龙的龙首已扭转过来对着他,龙吻大张,对着他就啸了一声。韩一鸣一下头晕眼花,直落下来,掉在地上,已坐不住,倒在地上。好在无色无相宝镜一直是轻浮在他手的上方,这一下摔下来,宝镜依旧悬浮空中。

    而少年却被那黑色旋风((逼bī)bī)近,不过瞬眼间,那黑色旋风已在少年面前,少年的衣袂已被吸入那沉沉黑色之中,连同他头上的头巾都向着黑色旋风飘去。少年的护(身shēn)灵力腾空而出,将他与(身shēn)后的雪莲花都包住了,他右手中的紫霓宝剑光芒四(射shè),一剑便对着那黑色旋风中心直刺进去。黑色旋风与紫霓宝剑都消失了,少年依旧当风而立,蓝龙已转过(身shēn)来,与少年正是面对面相持。

    旋风消失,韩一鸣一下跌在地上,他坐不直(身shēn)子,只能半侧(身shēn)子,含(胸xiōng)驼背,一手撑在地上。他始终记着那少年说的静心而看,心内一直看着少年与蓝龙。少年手指向上一指,手中已多了一柄短剑,正是魔星给韩一鸣的那柄短剑。忽然少年对他道:“你坐直了,手要扶住宝镜。”韩一鸣勉力坐直(身shēn)子,双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蓝龙的龙爪爪尖已有了闪电,对着他们一挥,韩一鸣已见雷电交加,道道闪电闪得眼花缭乱,耳中轰轰声响个不绝,(身shēn)上已火辣辣的,他(身shēn)子虽被压得动弹不得,衣襟却是一直在(身shēn)周飘((荡dàng)dàng)翻飞,带着刺耳的“嚓嚓”声。

    少年(身shēn)形飘忽,犹如鬼魅,在空中闪来闪去,自闪电的夹缝中闪了出来,他落到地上,蹲下(身shēn)来,左手在地上一按,转头对着韩一鸣道:“你不要命了么?快扶住宝镜!”韩一鸣自是知晓这个时节,疏忽便是要送命的,也道:“我手抬不起来!”少年“咳”了一声,左手对着他一指,韩一鸣只觉(身shēn)上重压顿时轻了,虽说也还有重压,但却没那么沉重了,双手抬起,捧住了无色无相宝镜。

    他手一捧住无色无相宝镜,便觉全(身shēn)的力气都向着手上涌去,无色无相宝镜雪光越发明亮,上面滋生出来的缠绕枝蔓上的一个花苞张开,花瓣向外翻开,花上腾起一阵莹光,粉融融的。那少年又跃在空中,手中的短剑一晃,又晃出百来道剑光来,如雨点般向蓝龙刺去。一时闪电剑光相互交辉,将上方的天空都耀得如白昼一般,只是剑光和闪电都没有再((逼bī)bī)近他(身shēn)边。那百来道剑光砸在蓝龙(身shēn)上,大多没什么结果,但韩一鸣也见其中几道剑光将蓝龙的龙鳞砸碎了数片。这短剑比起紫霓来,锋利太多了!忽然少年(胸xiōng)前溢出一道金光,金光前方,有两点红色闪耀,灵悟飞了出来。

    灵悟对着蓝龙张口一啸,漫天都是金色,点点金粉落下来,(身shēn)边的草木都变成了金色,只有无色无相宝镜及宝镜之上滋生出来的花朵花枝依旧如故。一啸之后,灵悟又化为一道金光,飞入少年怀中去了。蓝龙(身shēn)子一扭,金粉消失无踪,韩一鸣又见到几片龙鳞碎了,下方露出的色泽比龙鳞更深湛。

    灵悟瞬间又回那少年怀中去了,韩一鸣却也怕它与蓝龙作对,蓝龙一看而知比灵悟不知厉害了多少,真要与灵悟较真,灵悟必死无疑!好在灵悟只如昙花一现,转眼就回少年怀中去了。蓝龙被灵悟一啸,回过(身shēn)来,龙吻大张,也是一啸,韩一鸣(身shēn)上一颤,险些又坐不住。他并不惧怕巨大的声响,但这蓝龙一啸,却让他从心里颤抖出来。那少年何等机灵,蓝龙(身shēn)躯一扭转过来,他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出现,又是在蓝龙(身shēn)后了。

    他(身shēn)后的紫雪莲依旧,他手中的短剑已腾起雾气,再过片刻,剑(身shēn)已不在了,剑柄之下,一道彩光流溢。少年伸出左手来,对着蓝龙轻轻一抹,手握成拳,再张开来,手心一点点白光溢出。点点白光飞起来后,长出双翼,看上去就像一只只小小的白蝴蝶。韩一鸣猛然想起白樱曾施过一个极其相似的法术,是他才上灵山之时向各派发结缘贴,用的就是这样一个法术。只不过片刻之后,那些小蝴蝶都向着蓝龙飞去,双翅振动,带着如同蜜蜂飞过的“嗡嗡”声。飞到蓝龙(身shēn)上,双翅都自龙(身shēn)上划过。直至蓝龙大吼一声,韩一鸣看见那没了龙鳞,露出皮(肉ròu)的地方被白蝴蝶的双翅划开,这才知晓,这些小小的白蝴蝶,都锋利之极,乃是这少年放出来的利器。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