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二六、等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回过头来,远远的灵光还微微闪动,韩一鸣御剑直追上去。不多时,前方的灵光已落了地,韩一鸣跟着也落下地去。只见那小童站在一个树丛之外,正对树丛细看。灵芯浮在空中,对周遭一切,都漠不关心。韩一鸣一落下来,一股(阴yīn)森便爬上了他的脊背。那小童对着这里细细打量了几眼,道:“是个好去处,藏点儿物事,藏在此间,着实能避人耳目。只不过还是心软了些,不如痛快下手了结了。”韩一鸣听他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小童回过头来:“掌门,你随我进去么?”韩一鸣背上已是汗毛倒竖,此处必不是什么善地,怎会让他独自进去,便问他道:“你要去做什么?”小童望着他一笑:“掌门,我要进去屠龙。”他面容本就粉妆玉琢,这一笑,极是可(爱ài)。可他口中吐出来的,却是“屠龙”二字,韩一鸣哪里信他,但看他又不似玩笑,上下打量了他片刻,道:“你要屠龙?”小童笑道:“掌门,你看我不成么?后面还有人跟着呢,咱们下手快些,让他们什么都看不到。”说罢,对着上方小手一挥,韩一鸣只觉眼前一花,再定睛看时,又看不到什么了,小童已向林中走去。

    小童到了这时,全然不能以玩笑论之了,韩一鸣有些心惊,看他小小年纪,对他这“屠龙”一说,却是怎样也不敢相信,但此地太过(阴yīn)森,必有异样,怎能让他一个小小孩童进去犯险?可他却已走了进去,灵芯看似全不着意,却也跟着飘进去了,着实放心不下,也跟过去。小童走了几步,回过头来道:“掌门若是不想随我进去……”韩一鸣已道:“你真是我灵山的师兄弟,我怎会让你独自进去?此处不是什么善处,你不是叫我掌门么,我是你的掌门,如何能看你一人犯险?我随你进去。”那小童笑了:“掌门,若我不是灵山呢?”韩一鸣愣了一愣,道:“更要随你同去,岂有见死不救之理。”

    小童听了这话,对他上下打量了几眼,道:“这果真是我灵山掌门的样子。好,我这里要做第二个结界了,将后面跟来送死的,都拦在外面。他们早晚要死,却不是死在此时此处。”韩一鸣不(禁jìn)细看他,小小孩童,说人生死竟是如此的轻描淡写,着实让人心惊。只见他垂下头去,片刻之后抬起头来,双目之中灵光似雪,右手抬起,轻轻在空中写了个字符,那字符浮在空中,微微发光,想是他用灵力写成。他对韩一鸣道:“掌门你来,我借你掌门之灵,将此地封印住,令他们找不到。”韩一鸣道:“好,你要我如何做?”小童道:“我有一句口诀,要借掌门灵力说出,才能奏效。”韩一鸣道:“好,你将此口诀说与我听。”小童一笑:“我能写与掌门看,却是不能说出。我若在掌门之前说出,这口诀便不灵了。”韩一鸣道:“好,你写来,我说。”小童道:“你伸手过来。”韩一鸣伸出手掌,小童已用手指在他掌上划了四个字“灵犀显现”。韩一鸣无限狐疑,就这几个字么,这是什么口诀?

    小童道:“你心中默念这几个字,用你的右手食指,在这字符上一触,便是借了你的掌门灵力了。”韩一鸣道:“好。”依他所说而为,那字符被他一触,消失无踪,小童道:“好了,他们再寻不到这里来。你跟我来罢。”

    他率先向那林中走去,韩一鸣跟在后面。这小童着实厉害,事事都成了由他掌控,并且自己便是跟来,也要由他掌控。若是不由他掌控制,便是看着他去送死。他的灵力修为如何,看他易如反掌就让虞卫佑灰飞烟灭,可知他的修为实在深不可测。但这样一个小小孩童,说到屠龙,韩一鸣是怎样也不会相信的。可却不得不陪着他进去。

    走了几步,背上(阴yīn)森已成了(阴yīn)寒,韩一鸣只觉背心全是冷汗,宁心静气,只将青霜宝剑提在手中,暗自戒备。那小童却全不在意,径自向里走去。二人不多时已穿过树林,月光之下,前方有一口井。

    韩一鸣一见那口井,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眼方井,井栏早已毁坏,井边全是苍苔。这口井他曾见过的,这里面当真有龙!那小小孩童说的不是玩话,这里不止有一条龙,这里有两条龙!此地便是小乖的藏(身shēn)之地!小童回过头来,对他道:“掌门,你助我不助?”韩一鸣道:“我去过屠龙,我的灵力实在太浅,如何助你?”小童对他看了一眼,想了一想,道:“坐在一边,视而不见即可。”韩一鸣道:“屠龙是何等事?我岂能视而不见?”小童道:“掌门你坐在我指定之处,不过我有一事要问你,你可愿用你的灵力助我。”韩一鸣道:“如何助你?这里有两知条龙,我的灵力低微,只怕……”那小童截着他的话道:“只须说愿与不愿。”韩一鸣道:“我自然愿意,只不过,其中有一条龙乃是……”那小童又截着他的话道:“你是说逍遥么?我们灵山的逍遥,我是绝不会下手的!”

    他居然识得逍遥?韩一鸣越发吃惊,盯着小童细看,却依旧还是想不起来这小童是灵山的哪个同门。小童却对着灵芯看了看,道:“你的灵力就是保住自己。”灵芯一声不出,一对紫眸,只是看着小童,片刻之后,却拿出紫霓宝剑递给小童道:“你用这把剑么?”小童道:“鸣渊呢?”韩一鸣道:“鸣渊宝剑我送给元慧掌门了。”小童点了点头道:“嗯,好,就用紫霓。”伸手将紫霓宝剑接在手中。灵山百剑各有各的灵(性xìng),韩一鸣是记得自己选剑时拿不到紫霓宝剑的,小童轻而易举拿到了紫霓宝剑,韩一鸣对他更加好奇了。

    小童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天空,道:“时辰还未到,掌门,你抬头看上方的月亮。”韩一鸣抬头向上看去,只见月亮已过了头顶,便问小童:“那何时才是时辰?”小童道:“头顶的月亮上有一块(阴yīn)影,你看那块(阴yīn)影之中透出一点白光之时,便是正时辰。掌门,这个时候,我要好好歇息一阵。你不要问我话,我不能答你。我只能告诉你,我是灵山,凡我做的事,绝不会有损灵山。”说罢,他(身shēn)上的灵光黯淡下来,他已盘膝坐在地上,一手搭在膝上,另一手垂在(身shēn)边,掌心向上。

    小童不再出声,韩一鸣心知此时不必再问了,他什么都不会说。便在一边坐下,灵芯轻轻浮在空中,(身shēn)上紫光一漾开,眉心一朵小小的紫色睡莲开了又败,败了又开。前方的方井之内无比寂静,到了这时,韩一鸣背上的寒意已消逝了。那方井之中却是无比的寂静,韩一鸣留心去听,也听不到任何动静,这井中可是有两条龙的,如何会这样安静?只是到了这时,想什么问什么都全然无用了,就静静等待。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