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二五、灵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那童子却转过来对韩一鸣道:“掌门,我收了这个妖孽如何?”他口口声声称韩一鸣掌门,韩一鸣深知这时说他不是灵山,虞卫佑也不会放过他。正在思忖,那童子道:“掌门不说不可,那我就收了。”虞卫佑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说不出的好笑,忍不住笑道:“你掌门都奈何不了我,你倒想收了我?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好了,我也不与你这童儿计较了。只不过你这样小的年纪,就投入灵山这个即将没了的门派,真是可惜了,要不你随了我去?反正修行么,哪里不是修行?跟了我去,有你说不尽的好处。”那童子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道:“掌门,这个妖孽么,好对付得很,看我的。”韩一鸣忍不住道:“你小心。”

    虞卫佑听他这话,着实有些心头不快,那童子也不理他,只对韩一鸣道:“对付这妖孽,只要一个法子就好了。何须小心?我即刻便将他收了。”虞卫佑沉不住气,冷笑道:“好,我倒想看看,你如何一招收了我!”那童子道:“你听了可别心惊,你是拼凑起来的,可当不住我吹的,罡风一吹,你就原形毕露了。我只须吹散了你,用火一烧,你便会化成灰烬。”一句话说得韩一鸣心中一动,果然如此,只是自己之前不曾想到这个。虞卫佑听了,心中却有了惧意,这童子能一语说中自己最怕的,如何不惧。便在这一愣之间,童子已伸手向他一指,一道光一闪,虞卫佑已大叫一声,他背上的那只红眼,被这道光直透体而过,连红眼一起穿过。童子张口一吹。韩一鸣耳中风声凄厉,只是他只听到风声,风只对着虞卫佑而去,转眼,虞卫佑那绝美的(身shēn)形面貌已变,(身shēn)上破破烂烂,连面上都显出无数道血线来。这血线便是他拼凑面貌时留下的,被这小童一吹,不知怎么,居然吹出来了!

    虞卫佑大吃一惊,心知今(日rì)不妙,遇上对手了,正想逃走,那小童左手伸出,捏成拳头,轻轻晃了晃,放开手掌,掌心多了一团火,小童右手轻轻画了个圈,将左手对着他一挥,虞卫佑(身shēn)上已烧了起来!韩一鸣目瞪口呆,这小童的法术,他看得明明白白,连同小童的口诀都在心头响起。看过之后,连自己也会用了,这就是灵山的法术。这小童与灵山定然有着极深的渊源,不然不能将灵山的法术用到这样的出神入化,自己也不能一看就明白。这小童年纪幼小,但法术却是非同小可,用起来当真是得心应手,并且出手奇快,十分果断。

    忽然几个水点落在(身shēn)上,已有雨点落下来。小童道:“没用的,你那凡水,如何浇得灭我的灵火。你今(日rì)是到头了,我拘定住了你,你想逃也逃不了的。你就等着被我的灵火炼了罢,反正你这残破之躯,也该到头了,你那邪恶的手段,早就不该在世间存在了。”韩一鸣万不料他用了拘定法,这小童出手快倒也罢了,那法术却是十分厉害,虞卫佑(身shēn)上着了火,火光明亮,雨点果真没有让火势下去。虞卫佑尖叫一声,想要光走,却只在当地挣扎,逃不开去。

    小童道:“掌门,他没什么看头,不必看了。这灵气我们拿走罢。”他看着那团钱若华未能拿走的灵气。韩一鸣道:“拿走?”小童道:“我有法子拿走。”他对着那团灵气看了看,右手在左手掌心画了一个圈,对着那团灵气一照,那团灵气便向着掌心涌去。这又是拘定法,一个拘定法,看得再明白不过了,这小童用了二回,却各有妙处,韩一鸣当真是开了眼界。片刻之后,小童收回手来,对他道:“掌门,我带走大半,这一半掌门带在(身shēn)边。”韩一鸣不(禁jìn)细细看了他两眼,这小童面貌长得真是粉雕玉琢,但他的法术手段,也是出类拔萃,只是这小童法术虽是灵山法术,韩一鸣却是再没见过这童子的。小童道:“掌门,还有一物在你(身shēn)上,我要带走。”他话才说完,一道金光自韩一鸣怀中逾出,却是灵悟,直奔小童怀里去了。韩一鸣怔了一怔,灵悟是何等样的灵物,直奔小童怀里去了,韩一鸣着实意外。小童道:“快些收了那灵气,我们还有一个去处要去。这时去还来得及,若是错过时刻,就要换(日rì)子了。”韩一鸣定了定神,学着他用拘定法在左掌掌心画了个圈,对着已成小小一团的灵气一照,那团灵气涌入他的掌心,被他收了。

    这时韩一鸣(身shēn)上也有了力气,道:“你还要去哪里?你到底是谁?”小童道:“我是灵山,不必怀疑。我要去的地方,你也去过,我要做的事,你也想做,只不过你要过些(日rì)子才能做,到我手里这事便算是提前发作了。”他说完这话,再不说别的,对那边虞卫佑看了一眼,虞卫佑已被他的灵火炼化了,地上只有一点火光,再也没了虞卫佑。小童收了灵火,道:我们走。”韩一鸣拾起青霜宝剑来,那小童已飞(身shēn)向着一方去了,他(身shēn)形小,却去得极快,全然是飞去的,紧随在小童(身shēn)后,一道淡淡紫光也划过天际,本来一动不动的灵芯,不知怎的,也飞过去了。韩一鸣这时也不及多想细想了,御剑直追上去。

    韩一鸣御剑已然极快,这小童却比他还快,并且他并不御剑,只是小童那并不起眼的灵光与灵芯的紫光始终在在前方闪动,他御剑飞得也不慢,却被他们抛下了这样大一段路程。韩一鸣不(禁jìn)想看一看他的灵力有深,飞速直追上去,但不论他怎么样追赶,始终赶不上那小童。小童便如一颗小小的流星,向前飞速而去。这小童子着实怪异,韩一鸣也算是见识了不少灵力出类拔萃的人物了,但这小童,却是异常的出彩。单看他收拾虞卫佑时的手法已经要令韩一鸣高声叫好了。虞卫佑这样的妖邪,迟早会有人出头来收拾他,轻则坏了他的修行,重则要了他的(性xìng)命。但不论是谁出头修理了虞卫佑,韩一鸣心中都会过不去,将来想起来,也会恨恨不已。非是他气量狭小,心思歹毒。着实是这虞卫佑之前太过心狠手辣,令韩一鸣气忿难平。唯除灵山收拾了虞卫佑,他心中过得去。只是这小童,却也极是让他意外到了极点,虽是孩童模样,但心思手段全然与孩童相去太远。尤其他的法术,竟老辣得似是一个有极深修行道行深厚的人。

    正想着,背上一紧,有人在背后看他,韩一鸣立时止住去势,回头细看。(身shēn)后深深暮色,并无人影,宁心静气之后,却见数条人影,影影卓卓在后方,却是钱若华一伙。原来是他们!想来也对,他们如何肯放手?平波向来对想要之物是志在必得的,他的想必得他真传,也是不善于放手之辈。但他们不走近来,却也是聪明之举,这小童着实厉害,他们决不敢就这样与自己为敌。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