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二四、弟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此时方知为何平波门人会吃了虞卫佑的大亏,他的怨气之中,带着不知什么邪异,让自己透不过气来,并且十分疲累。本来他年纪轻轻,精力旺盛,站在这里,却是不过片刻便觉(身shēn)上疲累不堪,神思昏沉,连站立都变得十分吃力了。忽然只听那小童道:“灵剑护体。”韩一鸣只觉手中一(热rè),一阵清凉扑面而来,一时间清醒过来。青霜宝剑上的簇簇剑花都激(射shè)出去,却不落地,而是将他与小童围在中间,在他们四周游走。韩一鸣大吃一惊,这小童与灵山必定有相当的渊源,才能如此。如同听到了他心中所想,那小童道:“掌门,你如今信了我是灵山了罢。那就持剑如此守护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我将这妖孽除了。”他年纪虽小,口气却是不小,并且不容人置疑。他说完这话,已腾空飘浮,闭上双目,(身shēn)上却泛出那珍珠般的光晕来。韩一鸣再看他,他已似没了知觉一般,就那么在空中轻轻飘浮,随风轻动。

    这边虞卫佑一时不能得手,再听了这小童的话,也十分不快。但这小童着实是个灵气十足的灵体。虞卫佑比之韩一鸣见识可就太多了,他因自(身shēn)残缺,对于这样灵气十足的灵体,十分向往。他也看不出这小童是什么灵体,先撇开这小童是灵体一事,光这小童的灵力便已十分纯净。虽是能据为己有,那将来的修为,岂不是得益良多么?片刻之间他已心念转了这许多,只是韩一鸣的修为也不可小视。他的怨灵向来不轻易动用,这时动用,本拟一举奏效的,却被韩一鸣用青霜宝剑将他的怨灵都隔在了一边,挨不近去。若是他的怨灵挨近了韩一鸣与那小童,不过一时三刻,他们的灵力便会被这怨灵吸去,怨灵吸了这灵力没什么用处,他也不能拿来为己所用。但耗干了韩一鸣的灵力,下面不就可以为所(欲yù)为了么?

    因此虞卫佑也不走,只是面带微笑浮上空中,对着韩一鸣与那小童,驱使怨灵围绕,不停的将韩一鸣的灵力吸取过来。那许多怨灵吸取灵力着实厉害,不多时,韩一鸣已觉(身shēn)上疲软不堪,连本来将他们围得密不透风的剑气慢慢变得稀薄,有的地方剑气已消失了,只是片刻之间,怨灵还无法透入。韩一鸣(身shēn)上疲软得厉害,但这个时刻,如何能够力有不继?怎样要都要支撑下去的,只要力有不逮,落入虞卫佑手中,后果便让人不堪设想了。

    忽然(胸xiōng)口透过一阵暖意来,这暖意让他有了无尽的力气,手中的青霜宝剑一亮,剑刃上霜华凝结,簇簇丛生,韩一鸣只将宝剑持在(胸xiōng)前,默念那小童念过的“灵剑护体“四字,剑光一时缭绕起来,又将虞卫佑与他的怨灵都拦在了一边。只是这暖意透过来,只是片刻,不多时,韩一鸣(身shēn)上又酸软起来,虞卫佑的怨气如此沉重,让他有些始料未及。难怪平波门下会有些支持不住,这妖孽果真有其厉害之处。虞卫佑显然也察觉了韩一鸣的气力软弱,忽然一笑道:“韩掌门,你现下的修行可不如从前呀!那时你虽拿我没法子,出手却是狠辣的。现下,别说狠辣了,怎么越来越软弱了呢?”韩一鸣心中也一惊,难不成目前这样,真就是他说的修行不如从前了么?任是何时听到这事,韩一鸣都不会如此心惊。但是这紧要关头听到这话,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惊诧。

    虞卫佑笑道:“原来我们的缘份在此,灵山掌门,也不过如此,且随我去罢。灵山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何况这灵山现下已没了,说起来,我倒是(挺tǐng)佩服你的,下得了手。你亲手将灵山劈开,要是换了我,我可不一定做得到。劈了灵山,你可就要承担将灵山劈碎的恶名了,真不知你如何承担得下去?因此我不管别人是怎样看你的,我这里看你,还是很佩服的。咱们就好好结结这个缘罢,一同结伴修行,如何?”

    他口中说着动听言语,韩一鸣却知他心狠手辣,只是一时之间,拿不下自己来,拖延时刻或是(诱yòu)之以利罢了。他也知自己没力气了,却是片刻之间拿不下来,因此动之以利。韩一鸣也不理他,只是咬紧牙关勉力支持,他素来气力都不弱,就是用过千钧斩后,才会觉得自己脱力,这时却不同,全(身shēn)的力气都没了,连手中的青霜宝剑都沉重起来。再过得一阵,青霜宝剑上的簇簇剑光已没了,只有寒意直透过来,连手臂都冻得不堪。

    虞卫佑却是精力见长,面上微笑越来越浓,两柄圆斧围绕着他上下翻飞,渐渐的向韩一鸣((逼bī)bī)了过来。他已不再说那些(诱yòu)惑的言语,而是直((逼bī)bī)过来,看韩一鸣如何应付。这时他已摆明了要将韩一鸣杀之而后快的模样,韩一鸣也自知晓,只是今(日rì)不知如何,气力软弱,看得到虞卫佑背后的红眼狰狞,却是无法可解。

    再过得一阵,韩一鸣(身shēn)上已酸软得连提剑都十分吃力了,虞卫佑的圆斧已((逼bī)bī)到他的面前,每一下自他面前掠过,韩一鸣都嗅到一股腥味。他支持了这许多时候,早已无力了,可一念执着,竟强撑着不倒。只是他在虞卫佑眼中,已是摇摇(欲yù)倒,虞卫佑一直未能得手,并非他心软,而是韩一鸣支持得太久,他不能即刻得手,这时看看他已有支持不住的势头,忍不住笑道:“灵山掌门,咱们走罢。”瞬间韩一鸣只觉(身shēn)上又酸又软,青霜宝剑再也拿不住,掉在地上。却是虞卫佑背上的红眼,滴出来的血,让怨气透过了韩一鸣的剑光,向他(身shēn)上围绕上来。他本就没了力气,这时越发软弱,虞卫佑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抓他。

    忽然有人轻轻笑了一声,十分的稚嫩,但这一笑,却将虞卫佑那漫天漫地的怨气都划开来,二人都回头一看,只见那个童子自空中落下地来,(身shēn)上没了微光,只是一(身shēn)素衣在(身shēn)上,黑夜之中,看得很是分明。那童子抬头对着虞卫佑道:“我灵山的掌门,你想带走便能带走么?”虞卫佑有些防备,这童子虽小,却有些怪异,之前他(身shēn)上的灵光,可也不是假的,虽说现下没灵光了,虞卫佑还是十分小心的。看了看那童子道:“怎么?你小小年纪,可是也要来与我作对么?”那童子道:“我还用与你作对?你本就是我们的对头,你对我灵山做过些什么,我可是知晓得一清二楚的。你还想于我灵山掌门不利,那真是自己找不痛快了。我本来不打算这样快与你为敌的,咱们虽有些账要算算,但不急于一时。可现下是你送到我手里来的,别怪我无(情qíng)。”

    他年纪小小,不过七八岁模样,这话却是说得十分斩截,全然不是一个童子模样,韩一鸣心知有异,但这时权衡利弊,只要虞卫佑不能得手,便是好的。虞卫佑听了这话,心中也有些惴惴,对那小小童子看了半晌,可怎么看,他就是一个童子,不过七八岁年纪,只不过这七八岁的童子说出这样的话来,虞卫佑也不会不心惊,但看韩一鸣已然没了力气,连剑都拿不住了,便不将他当做数,这小小童子么,倒说不定有些自己想要的物件在(身shēn)上,若是拿到了,岂不是好,反正韩一鸣已是瓮中之鳖,放一放再下手,也没甚要紧的。

    -----------------------------------------------

    节点已经想好,能多更新,会每周尽力多增加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