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一六、夺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冷笑道:“好好,你说是你的,我说是我的。那咱们这就来看一看,到底是谁的。莫说我不曾讲与你听,灵山宝剑与灵山灵气相通,你拿得住那宝剑,你便好生拿着。看看它到底可是你的!”他口中说着,已见宋出群背后紫光闪烁,显然是紫霓宝剑的灵气被引动了,两眼再也不看宋出群,只是看着那紫霓宝剑。灵芯早就闪出(身shēn)来,站在他(身shēn)边,看着这边众人,流金碎玉双翅舞动,围绕着她,轻轻翻飞。

    韩一鸣只是定定看着紫霓宝剑,他才见紫霓宝剑之时,想着要抢回来,打的是动手的念头。却是片刻之间便想起了一件事来,他曾经夺到过元慧的腾蛟宝剑,那是不须动手的。不想倒还罢了,一想之下,一点(热rè)气,从心口直透到手心里去。韩一鸣知道成了,两眼冷冷看着宋出群,却摒声静气,想着紫霓宝剑,手中越来越(热rè)。宋出群本就是个易气血上冲的,看见韩一鸣冷静,反倒跳了起来,骂道:“小兔崽子,你对我向来就不恭敬,我看在你灵山的面子上,让你三分,你还当自己了不起么?我看在我面上,也是让你几分的。给你几分颜色,你倒开染坊了?给我滚!再不滚,看我如何教训你!”韩一鸣也不动气,只是一心一意,想着那紫霓宝剑。宋出群见他不出声,灵芯在一边也没言语,只当自己骂怕了他,正要再骂,(身shēn)边已有人叫道:“不好,小心!”

    “铮”地一声,宋出群背上紫光流溢,紫霓宝剑已跳出鞘来,向着韩一鸣飞去。宋出群大吃一惊,连忙御剑,但紫霓宝剑却不听他御使,带着晶莹璀璨的紫光,飞到韩一鸣面前。韩一鸣伸出手来,轻轻抚mo那晶莹美丽的宝剑,一时之间,从前过往种种桩桩都翻上心来,那漫天的怒意,都涌上心头,手都发起颤来。但他素来极能忍耐,轻轻摸了一下宝剑,便收回手来,对灵芯道:“来,师妹,你的宝剑,你拿着罢。”灵芯也不推辞,伸手过来,握住剑柄,提了紫霓宝剑:“终于拿回来了。”宋出群本就喜(爱ài)这柄宝剑,花了好多功夫才从平波手上讨得,见他们就这样拿了,眼都红了,大叫:“那是我的宝剑,你们居然,居然敢抢!”

    韩一鸣甚为诧异,他居然敢说这是他的宝剑!冷笑一声,抬起头来,对着宋出群道:“你的宝剑?你的?你也配!这是我灵山白樱师叔和紫裳师叔从前的配剑!你居然敢说是你的!平波门下太也不要脸了!我告诉你,还有一柄宝剑,劈风宝剑,也在你们手中罢?我迟早拿回来!凡是我灵山被你们夺去之物,我都要一一拿回来!”宋出群大怒:“小兔崽子,你活腻了!我三番五次要我们对你们手下留(情qíng),换来你这么个白眼狼!我今(日rì)也不看我的面子了,先揍了你这小子再说!”韩一鸣气极反笑:“你有没有想明白你在骂什么?我又不是你平波门下?你骂得真奇怪。手下留(情qíng)?平波还对我们有过手下留(情qíng)?你别冲他脸上贴金了,你要打就来打,你当我还怕你不成!”

    宋出群本就是个一撩就着的火爆脾气,再加之紫霓宝剑被他夺了去,哪里还忍得住,早就跳起来:“大家一起上!”平波门下倒不尽是宋出群这样的,但眼睁睁看着韩一鸣就这样将紫霓宝剑夺了去,也知今(日rì)之事,绝不可善罢甘休了。其中一个老成些的道:“宋师弟,你别乱嚷。韩师弟,你这样便将我师弟的宝剑夺去,我们可要得罪了。”韩一鸣定了定神,瞟了灵芯一眼,她站在一边,手中持着紫霓宝剑,也是全神贯注,流金碎玉就在她(身shēn)边轻轻飞舞。回过头来道:“你们得罪得还少么?我也不在乎多这一回!”那道:“那么我们得罪了!”韩一鸣早有准备,手指一动,青霜宝剑弹到手中。他这时才发现,青霜宝剑剑刃上结起了霜花,略一挥动,一阵寒意扑面而来!

    他们人多,韩一鸣也没打算与他们君子动口,因此剑一到了手中,如影追风剑已砍出来十几道剑光。那边平波门下也不是吃素的,都赶着招出桃木剑来招架,只是青霜宝剑的剑光带着刺骨的寒意,((逼bī)bī)得人(身shēn)上一阵阵起栗。韩一鸣也没料到青霜宝剑如此寒凉,但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来得及想这些,无数如影追风剑直砍过去,竟是一定要砍倒宋出群的架势。宋出群没了宝剑,左躲右闪,十分狼狈。偏偏韩一鸣这时恨意陡起,一时之间,漫无边际的剑光将平波门下都((逼bī)bī)得应付艰难。平波门下都大叫:“小心小心!”韩一鸣也不意自己恨起来,手上宝剑竟是那样的狠,能((逼bī)bī)得平波门下数名都应付艰难。

    一名平波大叫:“快走快走,这小子进境太快,咱们不要伤在他剑下!”平波门人都一个心思,都想跑开,只有宋出群对紫霓宝剑依旧不能放手,大叫:“不行,抢回宝剑来再走!”另一个道:“你醒醒罢!别说抢宝剑了,咱们能不能自他手上毫发无伤的离去都不知晓,再没见过你这样不晓事的,你要抢你自己抢,我们可要走了。”一时间,他们都御剑飞远。平波门下逃命的功夫自然是有的,这一下众人都飞散开来,各向着一方,四散逸去。只留了宋出群在那纵横飞舞的霍霍剑光之中苦撑!

    韩一鸣四下里看去,平波门人逃得远远的,大多数已逸去无踪,但也还有几个远远收住了脚,向这边看来。宋出群被他寒凉的剑光((逼bī)bī)得喘不过气来,但紫霓宝剑是他讨要了多时的宝剑,如何会舍得放手,明知自己不是对手,犹自骂道:“小兔崽子,凭你,就想抢我的宝剑么?”韩一鸣哈哈大笑,笑声中却全是咬牙切齿:“你的宝剑?你也敢说这叫你的宝剑?好!即便你说这是你的宝剑,我抢便抢了,你又待怎的?”宋出群大怒,苦于手中没有兵刃,只得左躲右闪,也回骂道:“小兔崽子,你活腻了是不?看道爷怎么消遣你!”韩一鸣冷笑:“消遣?好呀,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消遣我!”说着,手下没有丝毫留(情qíng),青霜宝剑越发寒凉了,剑刃之上包上了一层雪霜,阳光照耀之下,晶莹透明。青霜宝剑发出来剑光,也带上了((逼bī)bī)人的寒意,宋出群一连闪开数道剑光,早已冻得皮肤上起栗。但他(性xìng)(情qíng)向来就是强撑的,此时也绝不肯退后,撑着骂道:“妈的,你活腻了?”他这里一骂出口。韩一鸣已怒从心起,一道(热rè)气,由心底直到掌心,青霜宝剑上生出一簇簇的冰花来,每一道剑光砍出去,都是一簇冰花直撞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