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一一、女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如他所想,下方隐约现出一个影子来,这个影子似是一个女子,全(身shēn)裹在一片烟雾之中,韩一鸣自上方看下去,只看见她的头顶,一片如云乌发,在她的(身shēn)周轻轻飘动。韩一鸣看不到这女子全貌,但不知为何,总觉这个女子就是如莘。她出现之处,正是韩一鸣进入过的,镇了灵山鹿王的密室。韩一鸣略略挨近些,只见下方忽然闪现出来一张由字符组成的大网,向上网来,他赶紧御剑飞开。这字符组成的大网,只是一闪,便又暗了下去,韩一鸣心知是自己闪得快的缘故,若是再慢些,岂不是被这大网罩个正着?他虽不识得这是什么符咒,但他知晓,平波有的是厉害符咒。

    忽然一阵胁迫的低沉吼声传来,韩一鸣向着出声一看,一只大狗,出现在与自己遥遥相对前方。一对眼睛之中六角金光,六颗长牙穿过皮(肉ròu)露出来,闪烁寒光。韩一鸣立时认了出来,阿土!阿土不是那(日rì)跟在他(身shēn)后的肥胖模样,而是(身shēn)壮腿粗,肋下生着双翅,远远站在那方。韩一鸣心道:它来做什么?盯着阿土细看。阿土却不看他,或许可以说是无视他,它只盯着下方那片光亮。从前阿土为了得狂飙灵力,跟在罗姑(身shēn)边也有好些时候,那么这时它来,是否是因下方有什么灵力么?灵山的灵力?如莘的灵力?

    阿土应该是无宝不到的。如莘(身shēn)上也必定有着非凡的灵力,万虚观的这个法阵,自然不止有守护万虚观之用,平波用了这许多人来加灯油,是要催动这个法阵。催动这个法阵是为了引出如莘的灵力么?韩一鸣左思右想,均逃不出这个结果。那么阿土的前来,也就没什么出人意料的地方了,它是一个灵物,渴望得到更多的灵力,因此它也被引来了。

    只是那下方的法阵太强,阿土也不敢轻动,它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边,喉中总有着那低沉的吼声,一对星光眼不知是看着下方,还是看着这边。韩一鸣也静静站着,看着下方的灵光。阿土是别具慧眼的,狂飙的獒王灵力岂是寻常灵力可比的,阿土为了得这份灵力,跟随在罗姑(身shēn)边那么多年。此时它来到这里,那可见如莘的灵力,也是非同一般的。韩一鸣知晓,若是就凭灵山目前这几个师兄弟与平波去斗,无非是以卵击石罢了。平波损失掉几个,他是全然没所谓的,但灵山可再损失不起了。想要一雪前耻,向平波寻仇,还真的要等待时机。这时,尤其觉得丁五的说的“忍”着实是他们目前唯一的法子。

    但若是能借到如莘的灵力,那又不一样了。相信灵山的山蚑,所蓄藏的灵力,真的可以翻天覆地。到了这时,韩一鸣也知平波为何不来寻衅了,他就是要灵山的灵力,如莘的灵力。就目前这样,灵山没有了如莘,灵力也就大打折扣了。反倒是平波,他要引出如莘的灵力来,为他所用。难怪这一年来,师兄弟们没有见到他的踪影,平波一天到晚,忙的就是这个事(情qíng)。那个所谓的异样修行,想必为的也是这个。

    韩一鸣倒也不着急,平波想必已经用了无数法子了,就是没法把如莘的灵力引动出来。如莘的灵力,必然是师祖封印了的,目前还可以放心。只是看着平波引动如莘灵力,却也有些担心,若果真被他引动了,却又如何是好?

    他在这边一动不动站着,思潮起伏。那边阿土也对着下方等候,就这么一直站着,直到那光亮慢慢黯淡下去,阿土看着光亮淡了,转(身shēn)就走,它弓腰向上一蹿,肋下双翅此起彼伏,已跃入高高空中,转眼不知所踪。韩一鸣还静静站在原地,他既来了,便是要看个清楚明白的。此时天边已有了微光,下方如莘已不见了,但长明灯还有微光,韩一鸣也不心急,他就是要看个清楚明白的,长明灯的光亮已经微弱了,韩一鸣在等它暗下去,虽说光亮弱了,但最好还是不要惊动平波。

    再过得一阵,长明灯的光泽全然暗下去了,不论怎么看,都只是一盏灯了,韩一鸣看时机到了,落下来,来到万虚观上方,再细细看了一回,不见人影,连本来在大(殿diàn)里给长明灯加灯油的也没有动静,确实是万籁俱寂了,才落到地上,慢慢走进大(殿diàn)去。

    大(殿diàn)之内,平波的几十名东倒西歪,都是垂垂老矣的相貌。每个人(身shēn)边的都有一个油桶,现已空了,韩一鸣细看那长明灯,虽说还是亮着,光亮却十分微弱。此时长明灯的法阵已消失了,只有那高高低低的长明灯,一眼看去,没什么两样。韩一鸣只是看了一圈,平波的都老得不成样子,且也似灯尽油枯般的样子,想必他们也没那个力气来看自己了。催动这样的一个法阵,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修为灵力?

    转(身shēn)自(殿diàn)内出来,走到那个密室所在之处,这时已看不到密室之中的字符与法阵了,密室的门也不显现,但韩一鸣却知这个门,便是在大(殿diàn)门外的香炉处。但不显示出门来,他也无从而入,站了一站,宁心静气,向下看去。香炉下方的石板一片深黑,但韩一鸣静心看了一阵,一点灵光,慢慢自那深黑之中显现出来。

    这点灵光轻淡柔和,看上去十分舒服,正是灵山都有的灵光。果然自己没有料错,如莘就在这密室之中,平波将她藏在了之前镇魇鹿王的密室之内!韩一鸣一时气愤上涌,如莘的灵光又自眼前消失了,韩一鸣紧咬牙关,定了定神,再向下看去,只见那点灵光又慢慢浮现出来,而灵光之上,有着一片水波。难道这密室之中,全是水波么?韩一鸣自然不担心如莘会被淹死,但这水波想必不是寻常的水波。一想到这里,一个人影也出现在了他眼中,却是一个女子。十分瘦弱,就趴在那团灵光旁边。

    平波门下是没有女的,韩一鸣在平波派内也住过不少时(日rì),他门下虽多,却是没有女的。这个女子又是谁呢?正在想间,那女子似乎察觉了他,抬起头来,向他看来。这个女子面容清秀,(身shēn)上衣裳破旧,对他这方看了片刻,忽然伸手进怀里去抓了个什么出来,对着他便扔过来。韩一鸣明知下方有着厚厚石板,还是闪(身shēn)避了一避。“嗒”的一声轻响,不知什么落在了地上。那女子竟将她手上的物事扔了出来,明明有极厚的石板,她却扔了出来,韩一鸣连忙循声看地上,只见那边地上,有一个小小的物件,正滴溜溜滚动。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