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零九、做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这里细想,沈若复已道:“小师弟定是在他(日rì)想如何离开?”韩一鸣道:“是,既然去,便要想着离开。”沈若复笑道:“你这就想得多了。咱们全然不必去想这个,该走或是想走,走便是了。这个难题可不是咱们该想的,倒是黄前辈该多想想,我们何时才会从他肩上下来。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他请了我们去,他才该来想如何送我们走。我们怎样走,都合(情qíng)合理,烦难的都是他,关我们什么事?我倒觉着冯师兄说对了,黄前辈就是要被无名给误了的。无名这样怪异,我们很容易便可由无名牵制黄前辈的。亏了我们不是平波,要是平波,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来!”

    这里众人商议定了去黄松涛处,韩一鸣便出来,只见黄松涛远远站着,似是毫不在意,观望天色,韩一鸣却知他极是在意。走近前去,黄松涛已道:“小朋友,你们商议得如何了?”韩一鸣道:“我们前去打扰,实在是太烦难前辈了。”黄松涛笑道:“那有什么烦难的。我派中虽没什么好处,空屋子是有的。况且你们也不与我们住在一处,想来你们也不愿意与我们住在一处。何况我也不愿同道之中说得难听。我那里山后,有一处空院子,原是我门派中遇上什么难题须要参悟时去静修之处。近年来一直空着,你们就住在那边如何?我每(日rì)里不过派送来些吃喝过来,你们也不需客气,到我派里就是客人,这点儿吃喝,我还是招待得起的。再者,你们这二年都在外奔波,也没有好生休养一下,便将我那里当个休养的地方如何?”

    他头头是道说出来,韩一鸣已知他不是一时兴起。只怕知晓无名不能回去,便已想到过这个主意了。只不过他不会轻易说出来,毕竟请灵山去,他(身shēn)上担着莫大干系,再者,若是弄得不好,还会为人所诟病,说他贪图灵山。便道:“那还是太烦难前辈了。”黄松涛看了他一眼,笑道:“还有一事,我要先说与你。小朋友,你们住处,是没有我派灵力护佑的。因此你们也要多加小心。你们住在那儿,想住多久,都随由你们,只要无名回我派中了,你们想要离开,只要告诉我一声便可。我绝不阻拦。”韩一鸣道:“先要多谢前辈的关注,我们这一去,前辈派中必定会添许多烦难。只是松风师兄回到贵派,这却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不是么?”黄松涛本就是打着让无名回到派中的主意,这个诛魔对他而言尤其重要,何况他还拿了辟獬宝刀,怎能随便流落在外呢?韩一鸣又道:“我们一直住在贵派不走,只怕前辈还会有更多烦难。何况,我们也不能一直住在贵派罢。总住在贵派不走,灵山岂不是要被别人传说得十分不堪了?”

    黄松涛笑道:“这一点小朋友你尽可以放心了。贵派不过是去我派做客。我安排的住处也极是隐蔽,我门下也不(爱ài)多嘴。况且你们的住处,与我派也有些间隔,我断不会让别人这样说你们。你们也不要想太多,不过去住些(日rì)子,想要走时,只管与我说一声便是。”韩一鸣要的便是这句:“想要走时,只管与我说一声便是。”听黄松涛说出了这话,便道:“前辈,一言九鼎,我应承了去,实在心中也是顾虑重重。一来么,给贵派带来那许多麻烦,着实不是我所愿。二来么,同道中的看法,于前辈于我们灵山都没什么好处。”黄松涛道:“哪里管得了那许多,走罢走罢。”

    他满面喜色,韩一鸣却觉得他无比悲哀。他也是一派之长,又兼有千年道行了,怎地会如此的看不开?为了一个诛魔,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这样一来,如果有人掌控了无名,黄松涛岂不是举派都送在了那人手中?难道一派的去向,比不上一个诛魔重要么?

    沈若复答道:“那要看是什么人了?师弟,你想想,现今四位诛魔,三位接了掌门,这诛魔的与众不同之处,自然是无人怀疑了。”韩一鸣叹道:“难不成不是诛魔,这掌门就当不成么?就当不好么?”沈若复道:“那,倒也不尽然。这许多掌门,大多不是诛魔。但你们四人头上有了诛魔这个名头,自然有些与众不同之处。因此这一点好处让大家都看不到其它了。”

    那(日rì)黄松涛带了他们回到派中,果然让一个引了他们穿过山谷到后面的住处去。那果真如黄松涛所说,是在山坳中的几间小屋,这里果然是没人来的,安静之极,离黄松涛与他的门人,也要走上一阵,黄松涛还再三嘱咐,说此地不是他门派灵气福佑之地,让他们万事小心。韩一鸣要的就是这个不是灵气福佑之地,若这里是他门派灵气福佑之地,自己做个什么,黄松涛都了如指掌,那还不如不来。

    黄松涛果然也如他所说的,只是每(日rì)里差二个送来三顿吃食,自己是不来的。当然,灵山派到了黄松涛处不过一天,无名便也跟来了。黄松涛要的就是这名诛魔,只要无名回来,别的他一概不论。韩一鸣倒是在此好好休养了几(日rì),眼看到了十六,韩一鸣早起便准备停当,看看(日rì)头到了三竿,便向着万虚观所在而去。

    他十分小心,并未挨近万虚观,而是御剑飞到万虚观以东三十里处落下地来,徒步而去。他脚力强健,不过二个时辰,已走近城边,远远的看到城的另一方有隐约的灵光,知晓离万虚观近了,看看还是中午,便走进城去,寻了一家客栈住下来。这座城池着实不小,其中房屋鳞栨节比,巷道甚多,若是去平波处探看,这里才是最好的隐(身shēn)之处。他实不知自己会不会惊动平波,以自己的修为与平波的警惕,十之是会惊动他的。那自己自他派中飞出来,却不可向着灵山派今番所在而去,而是要进城来,人多之处,也最好躲藏。对付平波,韩一鸣是没什么把握的,这恶道人看似不厉害,可谁知他还有多少厉害的后手等着施出来。韩一鸣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看走眼了,以前认为这恶道人的修为不怎么样,现下看来,却觉他的修为也是不可小视的。

    不过对付他手下那些,韩一鸣却没什么担心的。他的,也没什么出色的,只要小心些,想必也不会真的就输在他们手上。他与平波的对阵也不少了,打也打过,吵也吵过,对他们的修为与境界,心中也是大致知道了。在客栈里歇了一阵,看看太阳偏西了,才自客栈出来,散步一般,在城中闲逛。他逛了一圈,不曾听到有什么人说起万虚观来,但走到离万虚观挨近的那个城门,向着万虚观看去,却觉万虚观香火着实也是旺盛的,便是到了这个时辰了,也还有车马向那边去。韩一鸣远远站着,也不挨近。

    看了一阵,又转回城里来,寻了个吃饭地方,要了两个素菜,一碗米饭,坐下来吃饭。正吃着,只见那边有二人急匆匆走过。那二人头顶都微有灵光,韩一鸣见他们都(身shēn)着青色道袍,知晓是平波门下,他坐在这家饭铺靠内的桌子,穿的也是一(身shēn)青衣,此时天光已不是那么明亮,外面的人看进来,设若不是眼力极好,一眼还不能看到他。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