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九零四、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沈若复这里与众人找了一阵,不见无名踪迹,便回来,进到屋里,黄松涛与韩一鸣正相对枯坐。韩一鸣本就不擅长没话找话说,黄松涛又是心急火燎,因此二人只是相对无语。看见沈若复进去,黄松涛满怀殷切的站起(身shēn)来,沈若复道:“我们寻了一遍了,左右几十里,我们都寻过了,不见松风师兄的踪迹。前辈若是能指点指点我们如何看那踪迹,只怕我们能寻得更快些。”

    黄松涛道:“如尘和如风呢?”沈若复道:“前辈说的是跟来的二位师兄罢?我们急着去找寻,也没来得及问二位师兄的名诲,二位师兄还在外面找寻,我请同门的师兄师姐跟他们一起散开来寻找了。不论是哪位师兄师姐,只要看到了松风师兄,一定会即刻前来知会我们。”黄松涛叹了口气道:“有劳你们诸位了,唉。”沈若复道:“前辈不是说在师兄(身shēn)上下了一个符咒么?能否靠这个符咒找找看?”黄松涛道:“说起来也怪了,松风向来便是乱跑的。就是关他,咳,将他放在屋内,门前放了守卫,他也会不知不觉间跑出来。也不知他是如何瞒过他们的眼的?这回又是如此!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有的这个本事!”

    韩一鸣已知黄松涛定然会对无名下个拘定法,只怕还不止此,连同什么引路符,在门前守候等等,只怕是他自己守候,也是说不定的。但这种种手法,依旧不能拘定无名,还是让无名溜了出来。不知黄松涛是何等的挫败,不过此事也不及想到这些了,只道:“前辈是跟随松风师兄来到这左近的么?”黄松涛道:“那倒不是。说起来二位小朋友也不要笑话了。我这些时(日rì)来累得不堪,昨(日rì)松风回到派中了,我放松了些,好好睡了一觉,醒来便听说他不在了。我是追着他(身shēn)上的引路符过来的。”沈若复道:“前辈,此时那引路符还能用么?可能看到师兄在哪儿?”

    黄松涛道:“我也不知为何,就看不到他在哪儿了。唉,不过我再试试看。”他定了定神,伸出右手来,食中二指向上,另三指捏了口诀,片刻之后,指尖一点萤光闪烁,转眼那点萤光已脱手而去,向着屋外一个地方去了。黄松涛站起(身shēn)来道:“来来,跟我来。”韩一鸣与沈若复都跟他出来,跟着黄松涛御剑向着一处去了,片刻之后已来到一处山坳,韩一鸣已认出这就是他起先看到黄松涛之处。那么几乎是黄松涛出现,顾清泉便看到了。黄松涛道:“说来也奇了,我的引路符是种在松风(身shēn)上,松风自己也不会解开,我也不是夸口,那引路符除我之外,只怕也没人能够解得开。但引路符便是只将我们引到这里,松风就是不在了。极像是有人将他引走,而将引路符自他(身shēn)上引下来就留在这里了。”他停了一停,道:“小朋友,你们不要多想,我绝不是说你们,我只是想不明白。这法术是我施的,解除这法术,也只有我能解除,但你们也看到了这里便是没有松风的。”

    沈若复与韩一鸣都极目四望,四野茫茫,哪里有无名的踪影。沈若复沉吟片刻,道:“前辈,您给师兄施的引路符能有多久?”黄松涛道:“我下的引路符用的是我派的密法,只要我不解除这个法术,始终在他(身shēn)上。”韩一鸣道:“那就奇了,按理说,前辈的法术,我们是叹为观止的,还有何人能将这引路符给弄下来呢?”黄松涛道:“唉,说这些都无益了,还是拜托灵山的各位小朋友,都替我找找罢。”韩一鸣道:“前辈不必这样说,我们定然会找的。”

    这里他们与黄松涛将附近的山坳山岗都找了一遍,还遇上了几回同门,但无名却是踪迹全无。灵山所有人,连同黄松涛与他的,都不曾看到无名的踪影,无名到了这左近,便消失无踪了。找了整整一天,方圆几十里都被他们如同用篦子篦头发一般篦了几遍,但无名就是无影无踪了,连个脚印都不留下。

    一直找到天色透黑,都一无所获。黄松涛着实失望,韩一鸣道:“要不,前辈且先回去歇歇?我若是找到了松风师兄,一定即刻前来告知前辈。”黄松涛叹了口气道:“也好,就是要辛苦你们了。”韩一鸣道:“前辈不要这么说,松风师兄本来有些异于常人,我们也不一定就真能找到,但我们若是找到了,一定会告知前辈。”黄松涛虽是有些犹豫,但跟他同来的都道:“韩师弟说的是,这些时(日rì)以来也太过((操cāo)cāo)劳了,早些回去歇息的好。”黄松涛百般无奈道:“好好,辛苦你们了。”告辞而去。

    送走黄松涛,这里众人都十分疲累,二位师姐去张罗了些饭食来,大家都饿了,正坐下来吃着,门外一响,回头一看,一个人走进院来,相貌堂堂,神(情qíng)洒脱,手中提着辟獬宝刀,正是无名!众人都愣了,无名径直走入屋内来,也不理人,走到桌边,抓了桌上的吃食就大吃进来。他(身shēn)上的衣裳干干净净,头面也算洁净,不知先前这里众人寻他时,他躲向哪里去了?但他定然就在这左近的,因此这里一吃饭,他便出现了,想来他饿了,便寻吃的来了。他倒也可算是神通广大了,一俟吃饭时,便出现了,仿佛就在旁边窥探一般。

    他吃得痛快,连抓带拿,如入无人之境。这里灵山众人都止住了,看着他不动。沈若复道:“青竹标去外面四处寻上一寻,看看黄前辈门下的师伯可还在?”韩一鸣心知黄松涛对自己不是那样全然无疑,因此他说不定会安排在附近看着,便道:“师兄说的是,去看上一看,若是在的话,请他进来。”沈若复道:“是的,请他前来,我估计他便在这屋外。”青竹标想是还未吃饱,面上有些不(情qíng)愿,但片刻之后,起(身shēn)出去了。这里韩一鸣道:“也不知他们见了这样,会想什么?”沈若复道:“管他想什么呢?反正咱们没在他(身shēn)上下什么符咒,也没对他施什么法术,他自己跟来的,(爱ài)信不信。”

    青竹标出去不过片刻,果然请了一人进来,这人便是白天随黄松涛前来的,韩一鸣只知黄松涛带来的一个叫如尘,另一个叫风,对上人却是不能分清。那人进来一看无名站在桌前大吃大嚼,也愣了一愣。韩一鸣道:“这位师兄可曾用过晚饭了?如还未用,不如跟我们一起吃些。我也不知师兄就在左近的,我们这里正在用饭,松风师兄就进来了,不知他从何而来,我师兄想或许黄前辈与师兄们还在左近寻找,也是碰运气之意,出去一碰,这便碰上了,碰上了便好,歇一歇请将松风师兄带回去罢。”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