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八八三、两情相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这话无异于惊雷,韩一鸣与沈若复就是想破了头,也不知他会说出这话来,被这惊了一惊。怔怔看着他,青竹标这话说出口来,反倒大方了,道:“,请你也给配门婚事罢。”沈若复看了看韩一鸣,韩一鸣想了一想道:“你想成婚?哪你可想过,要与谁成婚呢?有谁愿与你成婚呢?”青竹标两眼睁得老大:“不是为((操cāo)cāo)心么?这事就全听的了。”韩一鸣道:“嗯,那好,我可先告诉你,成婚也是要两厢(情qíng)愿的,并非是我一人说了算的。”青竹标道:“嗯,,那我看灵,灵芯就好。”沈若复哈一声笑了出来:“灵芯可是我们这一派的最后一个,长着你一辈呢。”青竹标道:“两厢(情qíng)愿便好。”他倒会捡词儿来挂在口边,韩一鸣不(禁jìn)有些意外,沈若复道:“这样罢,辈份呢,我们就不说了,要不你去问下你灵芯师姑,她可愿嫁你。”青竹标道:“我?我去问?这好歹也算是终(身shēn)大事,还是请师长们出面的好。”

    沈若复道:“你都选好了人了,你去问下又有什么呢?有本事自己挑人,就有本事自己去问。”青竹标头摇得拨郎鼓一般:“我不去,请师叔出面。”韩一鸣道:“你先回去去罢,过后我们再说。”青竹标还要再说,沈若复道:“你都知道是终(身shēn)大事,不能草率,那还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么?先去罢。”他才走开了去。

    韩一鸣看他去得远了,忍不住道:“还真会想,有这许多想法。”沈若复道:“倒也厉害,一下就想那么深远,连两厢(情qíng)愿都说出来了。有长进了。”韩一鸣道:“他还真会想,这一路之上,我们想得事多了,还真没想到他会把主意灵芯师妹(身shēn)上去。”沈若复道:“我是不知他年纪如何?只是知道比我们也小不到哪里去。只是他一直无赖,显得是小些,人小心不小,师弟你看你要如何对付他呢?”韩一鸣看了沈若复片刻:“我去对付他?不必罢,他自己说了两厢(情qíng)愿,那让他自己问灵芯师妹去好了。关我们什么事?成亲与否,全看他与灵芯师妹,师妹要是愿意了,我也不能阻拦不是。”沈若复笑道:“嗯,果然好招数,让他去自己忙乱去,咱们不用理,灵芯师妹要是愿意呢,那是他的造化,若是不愿呢,也由得他们。我们还有那许多事,不必把心思用于此事上。”

    他们这里将这事抛之脑后,青竹标却将此事当成人生大事来办。过了几(日rì)的中午,众人歇息之时,青竹标忽然对灵芯道:“我要成亲!”韩一鸣正咬了一口干粮,乍听这句话,“噗”地一声,喷了出去。沈若复呆呆看着这个匪夷所思的第四代,手中的干粮举着,一动不动。旁边师兄师姐们都十分震惊停下手上的事看着他,但皆是面带笑意。韩一鸣忍不住笑出声来,片刻之后,众人都笑了起来,青竹标摸头不着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灵芯也随着众人面带微笑,只是她不知世事,也不知青竹标此举多么突兀,因而没有师兄师姐们笑得那样大声。青竹标眨巴着眼睛,定了定神,对灵芯道:“我要成亲!”

    这话本没什么不对,但这样说出来,引得众人大笑起来。灵芯一双紫眸清澈透明,看着青竹标,全然不知他说的什么。这里众人遏制不住地大笑,让青竹标一张脸,由白转红,由红转紫,看着灵芯毫无回他话之意,猛然间站起(身shēn)来,转(身shēn)就跑开。他跑得倒还真快,不一会儿已跑得不见踪影,只有雪地上一行脚印,看得出他跑向何方。

    灵芯有些莫明所以,道:“他是怎么了?说句话就跑了。师兄师姐,你们笑什么呢?怎么我不觉得好笑呢?他跟谁说话呢?”她不问倒还罢了,一问,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好不容易沈若复笑完了,抹着眼角的眼泪说:“灵芯师妹,你别理他,哦,也不对,他是跟你说的。”韩一鸣也笑得出泪:“师妹,他要跟你成亲呀。”灵芯道:“成亲?”她看看沈若复与罗姑,也聪明起来:“跟我?他?我跟他?他难道不知道我不是人么?成什么亲呢?”

    一句话提醒了韩一鸣,灵芯是灵花,这里只怕就是青竹标不知晓这事。忘记了提醒他了,这里人人都知,便是他不知,早该提点一句的,只是一向来没太在意此事,因此也不曾提醒他。青竹标果然也是不能以常理度之,他自幼孤苦,不知人(情qíng)世理,胡搅蛮缠也不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不过这当众求亲,着实还是令人叹为观止。

    虽不知他为何忽然想起来要成亲,但也知灵芯长得太过招摇了。灵芯不畏寒冷,至今依旧露着一条雪白的手臂,臂上缠着灵悟。灵悟平(日rì)里只是如灵芯手上的一道用淡淡金粉描画出来的妆点她手臂的妆饰,但时不时会变得浮出她的手臂来,好似一道缠臂金那样的醒目。平(日rì)里众人早看得习惯了,见怪不怪了,因此对灵芯这样的打扮,着实有些视而不见。但韩一鸣这时笑过,细细一看,也觉灵芯这样太过招摇。她本来便是紫发紫眸了,肤色本又极白腻,(身shēn)上的衣裳也是浅浅的紫色,越发显得白得不同寻常。何况她本是灵花所化,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舒服。便是这样的妆扮,也没有突兀之处。一路而来,路上对灵芯侧目之人是有的,她也着实不同,引得人人都争着看她。只不过说来也怪,竟无人对敢靠近来,对她无礼。不过看看这一行人,人数也不在少数,因此就算有人对灵芯起了歹念,看看这一众人等,也不敢轻易再动邪念。

    只是他们忘记了一点,青竹标也是一个世人,并且与那些不敢对灵芯动念的世人不同。他是敢对灵芯起念头的,世人不敢对灵芯起念头的缘故,还在于她的与众不同之处。灵花化成,她(身shēn)上或多或少有着白樱与紫裳的气息,与其说成是不食人间烟火,不如说是与世隔绝,让人不能接近。意外的与众不同,却是让人敬而远之,着实是难以做到的。而这二者,灵芯却都集于一(身shēn)了。只不过青竹标也不能说是一个常人,他便无有常人的想法与面目。韩一鸣自是知晓成亲首先要两(情qíng)相悦,但青竹标却不是那两(情qíng)相悦之中的一人罢。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