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九八、密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刘晨星对韩一鸣道:“韩掌门,我派掌门特让我来与韩掌门相商两派通灵一事。”韩一鸣道:“此事我还不曾选好地址,待我选好地方,请你们掌门与师兄同来看如何?”刘晨星道:“韩,韩师弟,我可能唤你一声师弟?”韩一鸣看他神(情qíng)有些说不出来的奇异,虽说讨厌元慧,对刘晨星也有些许不满。但这不满全是因当(日rì)他答应了做证,到该出面做证时,他却悄然无踪,这不能不令韩一鸣心怀不满。

    但他既然说起此事,韩一鸣便道:“师兄请便,我不在意的。”刘晨星道:“我知晓师弟是有些怪我当(日rì)不能出面为灵山做证,杜师弟不是灵山强收为徒的。他是自行投在谢子敏师兄处学艺的。但是我没能在诸位掌门面前说明此事,师弟是有些怪我的。”他如此坦白,韩一鸣反倒平静了,只是叹了口气道:“师兄,这一切都过去了,不用再提了。我已不愿再去回想过往了。此事也过去多年了,师兄真不必记在心中了。”

    刘晨星道:“师弟,我当(日rì)被掌门留在派中不得外出。此事过后我就没能与师弟说明,心中一直不安。我也知晓此时再来与师弟说什么都有些晚了,但还是要说明。就算师弟怨恨我,我也要说明。”韩一鸣自然知晓他是被元慧(禁jìn)足,元慧就中取势已许久了,那时还不愿与灵山结盟,自然不愿意他出来说明此事。叹了口气道:“师兄,此事就让它随风而逝罢。灵山早已不是昔(日rì)的灵山了,我们也不是从前的灵山弟子了。”

    他说这事,是因他今(日rì)才将陈如风这段公案了结,心中着实是浑浑噩噩,从前不论如何,他也不会去对这些法力不如他,修为不如他的同道下手。而今(日rì),虽说他是被((逼bī)bī)的,若无星辰相助,也会死在那个法阵当中。但如今是他回来了,陈如风门下全都寂灭,是他的缘故么?是的,虽然是他们先下手,但他们也寂灭了个干干净净,这个门派从此不再存在。随着这个门派逝去的,还有韩一鸣心中的平静。

    从前灵山再被人((逼bī)bī)入绝境,韩一鸣除了愤怒、悲凉之外,还有劫后余生的平静与不屈。纵是被同道害了又害,灵山也活下来了,甚而重起炉灶。韩一鸣本意是即便人人要灵山从此消失,我也要让灵山重新在世间立于天地,干干净净的立于天地之间。不害同道,仅凭灵山的灵力与同门的努力,灵山也是能立于世间的。可是陈如风门派的逝去,却恰恰是与之相违背的,韩一鸣心头难以平静。

    刘晨星却道:“师弟,你可永是灵山弟子,没有分别。”韩一鸣那许多话不能说出来,只能叹息。刘晨星道:“师弟,我想找个能与你说几句话的地方。”他停了一停,方道:“有的话,着实不便在此地言说。”韩一鸣意外,立时想起他派中的福佑之地来,对着刘晨星看了片刻,不知他会说什么来,元慧已要与灵山灵气互通了,还有什么是要在别人听不到之处才能言说的?但刘晨星说得郑重,他也不便立时便拒绝,想了一想道:“我灵山可没有贵派那样的福佑之地,且到哪里去说呢?”

    忽然听星辰的声音道:“掌门到埋有灵山印信之处去说,只要在那里做一个结界,就算是元慧站在旁边,只要你们存心不让他听,他也不能听到你们所说的话。结界我替掌门做好,掌门只需过去便好。”韩一鸣略有些意外,但星辰从前并不插手这些事,这时出声想必有他的缘故。遂对刘晨星道:“师兄且随我来,我有一处,在眼间说话即便元慧掌门立于(身shēn)边,只要不想让他听到,他也不能听到。”

    刘晨星站起(身shēn)来道:“请师弟带我前去。”韩一鸣带了他走出门来,已见星辰在碧玉竹竹林边,韩一鸣这才惊见碧玉竹已经早已比人高了许多,竹林中浓雾弥漫,竹叶晶莹剔透绿得沁人心脾,遂对刘晨星道:“灵山还没有如贵派一样的历代掌门福佑之地,但那里是我灵山灵气所钟,在其间说话,师兄可以百无(禁jìn)忌。”刘晨星对着碧玉竹竹林看了看,道:“灵山灵气所钟么,好。”他走到竹林前站立片刻,走入竹林当中。

    韩一鸣跟在他(身shēn)后,走入竹林中。(身shēn)周忽然安静了,灵山虽然同道不能独自前来,同门也十分安静,但总有着风声过耳,绿叶招展的声音。但一走入竹林,这些声息全都没了。刘晨星站定(身shēn)形,四周看了一看,韩一鸣回头看去,星辰的(身shēn)影早就不见了。刘晨星道:“韩师弟,你所说的便是此间罢?”韩一鸣道:“正是。”刘晨星道:“韩师弟,在我说话之前,我要请你许一诺给我。”韩一鸣道:“师兄请说。”刘晨星道:“师弟,我与你说的话,你不能说与第三人知晓,便是你知我知,不知你可做得到。”

    他神(情qíng)郑重,韩一鸣想了一想道:“师兄,你知晓我才疏学浅,许多事我都要与我沈师兄相商的,你今(日rì)要说的事,我也不能说与他么?”刘晨星道:“定要说与他么?”韩一鸣道:“师兄,我不愿骗你,你要在此间与我说话,可想而知你要与我说的话有多么要紧。我更不敢轻易决定。与其我背了你说与我沈师兄,或是我没有说过给他,却行差踏错,那不如我现下便不要答应。”刘晨星默然片刻,道:“定要说与他么?”

    韩一鸣叹了口气道:“师兄,我并不聪明,虽说灵山有许多事要我一肩自担。但我并不如元慧师兄那样聪慧,借助沈师兄的慧眼,也能看得远些。师兄要与我说的事这样审慎,想必极之重要,若是不能为师兄看得长远些,我就怕害了师兄。”刘晨星叹了口气,站在原地再三思索,韩一鸣想了一想道:“师兄有什么担忧?”刘晨星叹道:“我着实担忧。”韩一鸣道:“若是师兄所说的事只与我有关,与灵山无关,那师兄与我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