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九三、灵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谭子超对韩一鸣视如无睹,对他的师弟们动手也视如不见。他的眼中泛起了碧光,眉心的灵光越来越强,韩一鸣知晓,若是出手,必定是他最狠。他若不出手,就是在想法子破去自己的灵盾。再不济也要将自己的灵盾削弱,让他的同门有机会来重创自己。

    蓝龙灵盾坚固异常,陈如风弟子的道道灵光打在上面纹丝不动。韩一鸣看着灵盾外几近疯狂的陈如风弟子,说不出是悲凉还是愤怒,可想到那夜,心底的那点歉疚直翻上来,韩一鸣还记得陈如风眼中灵光寂然下去的样子。纵是隔了这许久了,他全力想要凝聚自己的灵力一搏的样子还在自己心头,怎样也忘记不了。就因此,他总觉得对不起陈如风的弟子,不愿意真正对他们下手。陈如风门下弟子并不出色,这许多弟子并没有一个能打动蓝龙灵盾,韩一鸣也不忍对他们出手。

    直到如今,韩一鸣也想不通为何自己那夜会动手?虽然他知晓此事一定有自己不明白的原故,那夜动手的也不是自己。但他依旧仔细想过此事。陈如风从未对他作过恶,便是人人动手抢灵山弟子时,他也未对自己下过手,他也对灵山弟子并没有像别的门派那样下过毒手,因此若是那夜死的是别的门派掌门,韩一鸣绝不会如此的难过。

    蓝龙灵盾外灵光闪烁不住,陈如风门下弟子已将他围在了其中,他们手持兵刃将毕生修为都对着韩一鸣使了出来。而蓝龙灵盾牢固异常,纵是他们一同出手,都没能撼动蓝龙灵盾半分。忽然心头响起星辰的声音道:“掌门今(日rì)可别手软,他们约了平波来同掌门过不去。平波已到了。”韩一鸣愣得一愣,星辰的声音又道:“派内之事就全凭掌门之意来处理。至于平波,掌门就交与我罢。”

    韩一鸣愣了一愣,虽说陈如风弟子去邀约平波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听星辰这样说,还是有些意外。忽然谭子超张开口大喝一声,如同响了个霹雳,韩一鸣只觉(身shēn)周火辣辣的,却听他的同门都道:“师兄,快,那灵盾裂了!”

    韩一鸣还来不及看蓝龙灵盾,手指已一动,鸣渊宝剑飞出鞘来,落在他手中。韩一鸣握住鸣渊宝剑,宝剑已泛起淡淡金光,弥蕤怨灵在宝剑当中发出幽鸣,一道流光自剑格直游到剑尖。此时不知星辰在外面是何等模样,莫非他今(日rì)在外面要与平波大打出手么?若真是与平波打大出手,是否万事自此不同从前了?今(日rì)之事绝难善了,韩一鸣来前便已想过陈如风的弟子绝不会对自己手下停(情qíng),但也未曾料到自己一来到他们便动手。但到了这一步,想要不动手离去已不能。只是想到陈如风当(日rì)也算对自己不错,对他的弟子动手,心中还有些不忍。再者就是不知星辰在外面如何,是否已与平波打大出手?虽说星辰的灵力他亲眼见过,但想到他要独对平波,依旧还是有些担忧。

    他提了宝剑在蓝龙灵盾后方一动不动,陈如风门人都拼尽全力要将蓝龙灵盾砸开。他们极想手刃这个仇人,为师傅报仇,但蓝龙灵盾何等坚固,任他们的法力如狂风暴雨打上去,也难动分毫。就连先前有人说的“灵盾裂了”也只是他们自以为是,蓝龙灵盾依旧牢不可破,带着幽幽蓝光将韩一鸣笼罩在了灵盾的后方。

    他迟迟不动手,陈如风门下的年轻弟子都道:“这小子理亏,因而不敢与我们动手。不要轻纵了他,杀了他为师父报仇!”而年长的弟子都一声不吭,拼尽全力想要打破蓝龙灵盾。只是那蓝龙灵盾牢固异常,无数灵光打在上面,要么无声无息消弥,要么就是炸出声响,最多不过打得灵盾颤动,不能真正将灵盾打破。韩一鸣看着他们,觉得可怜又可笑又有些敬佩。也能明白他们心中所想,自己何尝不想为师长们报仇,可真要找上门去,却是不由得想到灵山诸位同门。纵然同门有与他一同寂灭为师报仇的打算,他也没打算将他们都带到这条路上去。于他而言,自己寂灭了,同门也要活下去。灵山一定要传下去。纵然是那犹如梦似幻的美景已然消失永不再现,那许多灵物已不能再有,灵山也一定要传承下去,因为灵山终会出现一位如师祖一般出色的弟子,将其重振。

    也因此看到陈如风的这许多弟子,心中感触良多。今(日rì)不动手,是绝不能平安离去了。星辰说不定在外面与平波也是大打出手,不能望其来相助。而陈如风门下弟子就他看来也果真平凡,就是他们全都扑上来韩一鸣也不惧。但一动手必有死伤,非自己所愿,到底是陈如风的门下弟子,陈如风当(日rì)没有于灵山不利的举动,真要对他的弟子下手,韩一鸣犹豫再三。

    只是韩一鸣的犹豫在陈如风门下弟子眼中,却是软弱可欺。他们纷纷道:“他就是凭了这道灵盾,只要打破这道灵盾看他还能如何!”

    他们同心协力,手势变换,口中念念有辞,使上了毕生修为。蓝龙灵盾的韩一鸣提着鸣渊宝剑静静看着谭子超。陈如风门下弟子修为皆不出色,这许多弟子韩一鸣皆不放在眼中,但谭子超却令他格外小心。谭子超的修为也不会比他的同门高到了哪里去,但随着他的手势变幻,一个红色的法阵已隐隐浮现出来。先前谭子超的一声大喝,韩一鸣已觉(身shēn)周都火辣辣的,那时法阵还只出现了几处,还未连在一起。这时已隐隐连在了一起。

    韩一鸣也不知何时该对谭子超下手,他从未遇上过法阵,实则他便没见过几个法阵,除去平波万虚观那个法阵与陈如风门派所在的这个法阵外,他没见过别的法阵,自然也不知道何时出手最好。忽然想到星辰,星辰也未告诉他何时出手。正在犹豫间,星辰的声音已在他心底道:“掌门且再等一等。给我些时刻。”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