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八九、干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叹息不已,韩一鸣索(性xìng)道:“还请师兄指教。”元慧道:“师弟愿意听,那我便细细说上一说,莫非你不曾发现诛魔弟子皆与众不同么?”韩一鸣默然,元慧继续道:“明晰师兄,你、我的不同不必细说了,我们皆成了各派的掌门。那无名的不同在于何处呢?我仔细想过,他无知无觉并不是事事无知无觉,他初见辟獬宝刀便将其开了刃,从此拿在手中。可见他并不是黄前辈的弟子,他与黄前辈无师徒缘法,他与黄前辈的缘法只在辟獬宝刀上。因此拿了辟獬宝刀之后,他与黄前辈的缘份便尽了。至于之后他在黄前辈派中,乃是黄前辈的意思。诛魔弟子,没有哪一派不想纳入派中,便是黄前辈亦不能免俗。我不知无名在黄前辈派中多少年,但屠龙之时,是他与黄前辈缘分尽了之时,所以他带着辟獬宝刀离开了。我仔细看过辟獬宝刀,若不是独具慧眼,谁也认不出来那是一柄灵刀。他独独识得,且能开刃,可见他的不凡之处在于识兵刃与打磨之上。若是黄前辈那时便知晓了这一点,任无名离去,他不会寂灭。我觉得他之所以寂灭,与无名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韩一鸣默然不语,元慧说出这话来,细细一想,着实有几分道理。黄松涛于灵山门外寂灭着实与无名有关。若不是无名,他不会寂灭于灵山之外,而灵山也不会牵涉进来。元慧止住话语看着韩一鸣,韩一鸣叹道:“师兄这样说,倒令我茅塞顿开。”

    元慧笑道:“师弟心地坦白,因此想不到这许多,也是人之常(情qíng)。”韩一鸣道:“那依师兄之言,黄前辈是寂灭与灵山无关了?”元慧微微一笑,并不言语。韩一鸣知晓他不会轻易说出这话来,只叹道:“黄前辈从前对灵山也是照顾有加,我也一直想将无名送回黄前辈派中去,只是不得其法。他也不听我的招唤,那时我都没想到是他与黄前辈的缘份尽了。”元慧笑道:“师弟,他离开黄掌门处,便是因他与黄掌门的缘法已尽。之后他与灵山反倒有了缘法,因此才在一起的。说起来此事也着实令人意外。若我是黄前辈,我也舍不得,何况还有镇派宝刀在他手中。但若是我,绝不会勉强,总比赔上自己的(性xìng)命要划算。他这样寂灭,一派弟子可就任人鱼(肉ròu)了。”

    韩一鸣轻轻摇头,元慧所说没错,当(日rì)灵山被毁时,他最担心的便是灵山弟子为人所害。而如今黄松涛的寂灭就让他派中弟子面临着许多怀有异心的同道。虽说韩一鸣从未有过要将黄松涛门下弟子纳入灵山派的打算,但他也知晓,这许多弟子从此让各派掌门觊觎。<>

    元慧道:“我对他派中弟子倒没什么打算,据我看来师弟也没打算。灵山本就挑弟子,若是没有机缘,没那个灵力,也难入灵山。但别派便不是这般了。这许多弟子没有了师父,自(身shēn)难保呀。师弟,这修行之人果真就出世离群,万事不萦怀么?未必。师弟应是最知晓其中甘苦的了。”

    韩一鸣叹息,停了一停,元慧道:“但师弟你与我不同,虽则你从不认为无名是灵山弟子,但我却觉得无名便是灵山弟子。不止无名到了灵山,他将辟獬宝刀也带到了灵山,不论你认与不认,在他人看来,黄前辈寂灭了,你得了最大的好处。”韩一鸣也不辩解,事到如今,在他人眼中,果真是如此了。

    元慧笑道:“师弟,你放心,我在此事上绝对是站在你这边的。”韩一鸣知晓他说了这么些,为的就是那柄宝剑,元慧说站在自己这边不过是客气罢了,他能两不相帮便已极之难得了。不偏不倚的他是要自灵山分一杯羹的。定了定神道:“师兄,你看辟獬宝刀如何?”元慧笑道:“辟獬宝刀是好,但我并不想要。那是无名的,如同鸣渊宝剑是你的,我拿来无用。我要的是一柄属于我自己的一柄宝剑。”

    停了一停,元慧道:“谭子超师兄也来寻过我。”韩一鸣看了他片刻,道:“请师兄细说。”元慧道:“谭师兄来了,便直指师弟是他的弑师仇人,想请我助他一起到师弟面前来讨个公道。我想这是师弟与他派中之事,我不是很好插手,且我与师弟的交(情qíng)也好。这事又有许多奇异之处,一时间难以分辨,因此我未曾答应。”韩一鸣想了一想还未说话,元慧道:“谭子超之意,我若是愿意为他师父出头,他会给与尘溪山派相应的好处。”

    谭子超的举动并非出乎韩一鸣预料,虽说韩一鸣从未想借此机会对他派中子弟染指,但谭子超来寻到元慧说此事,足见他还会去找寻他人说此事。而元慧说了这许多话,便是告知自己他与灵山共同进退是挡住了很多利(诱yòu)的。而元慧也不想与灵山从此交恶,毕竟真要将灵山视如魔道,翻脸成仇,对尘溪山绝无益处。从前觉得元慧难当掌门大任,如今看来,他这掌门当的不错。<>至少他派中安宁,事事顺遂。平安无事,便是他的本事。

    想了片刻,韩一鸣道:“贵派之事,自然是由师兄定夺。只不过师兄想要无名的宝剑我却是有点难以下决断,非是我不愿意交与师兄。一来我不识得宝剑,二来么,这宝剑是无名的,我也不能支派于他,他若是不愿给师兄,我也勉强不得。”元慧笑道:“师弟,无名炼剑只会炼一柄么,他不给我的我不要,他给我的我才要,这样你总放心了罢。”韩一鸣道:“虽说无名没甚知觉,但我也不能让人说我灵山欺侮了他。如今要给我灵山栽上恶名,真是信手拈来。”

    元慧笑道:“师弟心细,不过此事便你知我知便可,我不会往外说的。”韩一鸣道:“好。”站起(身shēn)来道:“师兄若无他话,我先回去了。”元慧笑道:“我就不虚留师弟了,你我两派要灵气相通,咱们见面的机会便多了。”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