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八四、分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推荐阅读:             平波大怒,想要发作却只是冷笑一声便忍住了。韩一鸣也未说错,他发作不起来,只得闭嘴不言。沈若复微微一笑,韩一鸣也不是从前那般言语不能了,说出话来有一句是一句,虽不是利嘴,但却直插平波要害,令他不能自圆其说。本来还担心平波横插一手,但现下韩一鸣这话一说,平波是不能再言语了。不论是黄松涛寂灭还是陈如风寂灭都与他无关,他也不在当场,甚而也与他无关,因此他的话的确可以算为是不在场的信口胡说。

    平波不再言语,谭子超便有些坐不住了。今(日rì)这样的机会于他们而言也是极之难得,岂能轻易放过?陈如风寂灭后,他们想要与灵山派理论却是理论不过,真要打起来,他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灵山就是只有如今这些弟子,他们也一样没有必胜把握,因此这事才长久的搁置。这回随着前来,乃是觉得三派合在了一起来问灵山,胜算大些。哪知平波才说了两句话便被韩一鸣((逼bī)bī)住不再言语了。谭子超站起(身shēn)来道:“韩掌门,你这话说得有失偏颇。”

    韩一鸣看了谭子超一眼道:“谭师兄是想说他是为贵派主持公道么?何时贵派的公道要他来主持了?”沈若复听了这话,转过头来对韩一鸣看了两眼,有些意外。谭子超却被韩一鸣一句话((逼bī)bī)到了角落道:“道长不是为我派来主持公道的,只是路见不平罢了。”韩一鸣道:“原来还能这样路见不平的。我似乎有些不明白了,当(日rì)的灵山被他((逼bī)bī)上门来的时候,倒没有哪位同道出来为我们主持公道,以至于他还抢了我灵山之物据为已有,从此我也不信有人能主持所谓的公道。但如今各派事事都拉扯上他,这样的人能主持公道?他对灵山本就有着别样的心思,真能主持公道么?”

    平波正想说话,韩一鸣转头看了他一眼道:“是否要我将你的别样心思说与同道听上一听?虽说此事已时过境迁,但说上一说想必还是有许多同道愿意听的。”平波顿时不语,韩一鸣转而对谭子超道:“谭师兄,不是我对贵派不敬。贵派真觉得是我杀了陈前辈,只管来寻我的不是便可,不必拉扯上这许多人。想要怎么说道,我一定奉陪。但拉扯上了这许多人,就不要怪我不理会了。”

    谭子超面色沉郁,韩一鸣这样说来,平波就不能再替他们出头了。平波也十分不快,他好不容易寻了这个时机到灵山来,原可以就此大做文章的,怎奈韩一鸣一改从前的模样,出口便将他((逼bī)bī)住了,而他竟不能反制,因此极之不快。

    韩一鸣未料这话说出来竟将数人都按住了,想了一想,索(性xìng)先对谭子超道:“谭师兄,陈如风前辈从前对我们灵山弟子也极好,你若是真心疑我,大可以来问我。只要是你问,我知无不言。但若是带了他人来……”他眼睛向平波看了一眼,淡淡地道:“就不要怪我却之不恭了。就算几位师兄认定尊师是我灵山弟子所害,要与我们争斗,也不必将他人搅进来。以免我们争得你死我活,他人渔利呀!”

    平波脸色着实难看,但却是难以出口。韩一鸣字字指的都是他,而他却因从前过往被这小子看破而不得不忍气吞声。虽说那是陈年旧事,但真要揭破了,他也颜面无光。谭子超与几位师弟对视片刻,站起(身shēn)来对韩一鸣一拱手道:“好,有韩掌门的话,那我们便先行离去。过后再来请教。”陆敬新陪着四人送出灵山去。

    沈若复转而看向清风明月,韩一鸣对二人道:“二位师兄,尊师我们也是极之尊敬的,松风师兄我们也着实没有办法唤来。尊师的事灵山已无力回天,但松风师兄的事咱们还是先想法子了结。二位师兄看有什么法子就说出来,灵山也巴不得松风师兄早些回贵派去。”

    清风明月听了这话,沉吟不语,沈若复道:“二位师兄是受贵派师兄弟委派而来,那我派掌门也说明了,尊师的事着实与我们灵山无关。但因尊师寂灭于灵山结界之外,我们也很是震惊,只能想办法找明真相,以便二位师兄给贵派的师兄弟一个交待。二位师兄你们意下如何?”清风明月看了看韩一鸣,韩一鸣道:“黄前辈之事还要认真从头说起。我灵山也不愿背这个黑锅,更不愿意让人趁机暗算。二位师兄若是真想找寻尊师寂灭的原因,就请独自前来,我们一起想法子查找。但若是带了他人来压制我灵山,那可不要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韩一鸣这里才说完,平波已冷笑一声道:“小子,你这话哄得谁来?你灵山弟子如今虽是不多,但哪一个是省油的灯了?他们修为不济,来了怕你们暗下黑手,这才邀请我同来。你灵山又是什么好人了?”

    韩一鸣看了平波一眼,转而对清风明月道:“二位师兄仔细想一想,我灵山是被谁所害的?若我们真有心要对同道下手,绝不会在灵山门外下手。

    真要动手的话,哪里不行?至于平波,他还霸占着我灵山的宝物呢。我师兄的妻子在他手中,被他囚于暗室,我灵山的山蚑被他所夺,藏在他的法阵当中。这样的人,你们要信么?”

    平波脸色一变,韩一鸣已转过头来道:“你做都做了,还怕我说?你哪有到灵山来理论的资格?想要与我们理论,先将我灵山的人物都还来。”平波冷笑道:“你这小兔崽子胡说八道!我哪里有你灵山的人物?你休想将此事栽在我头上。”韩一鸣冷冷地道:“我果真胡说八道么?师兄,你不向他要人?”

    沈若复与韩一鸣向来配合默契,今(日rì)这师弟与往(日rì)不同他也不多问,直接对平波道:“道长,我的发妻在贵派叨扰有(日rì)子了,若是无不便,便请将她放回罢。”平波大怒,沈若复道:“我还顾着道长有三分颜面,因此不将道长你法阵内的密室公诸于众。若是道长要不认,那我也就没这层顾虑了。要不要我将道长法阵的密屋公诸于众呀?”

    平波楞了一楞,他自然不愿意将法阵的密室公诸于众,但却不再言语。他自然也知晓沈若复与罗姑为夫妇,虽然罗姑被囚于万虚观的法阵密室内,法阵严密。但平波相信这二人必定有着法阵也不能截断的消息往来。此时他还有件要紧事已接近紧要关头,不能平地生波,因此也不愿与沈若复争执,只是冷笑了一声道:“胡说八道,这就是胡说八道!”

    ;

    看过《道魔传》的书友还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