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八八零、成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八八零、成亲实则韩一鸣是极想将小乖带在(身shēn)边的,不说小乖的厉害之处了,灵悟生长不过一年,虽不显山露水,但韩一鸣是见识过它的厉害的。[。。]何况小乖已经生长了几百年了,厉害之处只会远远超过灵悟。只不过韩一鸣始终有一点想不通,灵悟也是有灵气的,为何青龙不追来呢?也好在青龙不来,它若来了,这里几人,都不够它杀的。

    他想着这事,不(禁jìn)向灵芯的手臂上望了一眼,灵悟如同个缠臂金一般绕在灵心欺霜赛雪的臂上。沈若复道:“师弟,你是想灵悟么?我也不明白其的关键所在,但灵芯师妹必定与它的不被察觉有些关联,只不过咱们没问罢了。哦,师弟,我有一事要对你说。”韩一鸣道:“师兄请说。”沈若复道:“不是现下,今(日rì)晚间,我与再你说罢。”

    晚间,他们寻了一处地方露宿。这时已深秋,夜晚十分寒冷,不过好在他们并不畏寒。韩一鸣吃过干粮,沈若复便道:“师弟,来。”韩一鸣随他走出去几十丈,道:“师兄,有何话要与我说。”沈若复看了他半晌,似是思虑什么,韩一鸣道:“可是想与我一同去探望小乖?那是绝不可行的,我们走近那地方,必定会有……”沈若复摇了摇头,缓缓地道:“不是这事。而是我自己的事。”韩一鸣“哦”了一声,道:“请师兄说与我听。”

    沈若复道:“我,师弟,我与罗姑已说好了,我要娶她为妻。”韩一鸣呆愣在当地,怔怔看着沈若复,想一千想一万,他也绝想不到沈若复说出来的会是这句话,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沈若复道:“我娶她为妻,是我的事,不过师弟为本派掌门,我是定然会告知师弟的。”韩一鸣意外了半晌,才道:“师兄,你想好了?”沈若复道:“我想了许久了,想好了。其实告知师弟,乃是因她不是我们同门。若是同门,我……”韩一鸣道:“嗯,若是同门,师兄都不必告知我的。不过我不拘泥于门派之见的。这个时节,我更不会拘泥于门派了。”沈若复道:“师弟,我知你没有这样的成见,无非是怕你被他人责难而已。于许多人而言,罗姑是有些邪道的,若不是如此,我们也完全不必放在心上。”韩一鸣知他是怕平波一流之人以此来责难自己。平波已用此事责难过师长们一回了,可是自己并不怕他。于是道:“师兄,那倒不必担心,你顺你的心事行事便可,平波来为难又能如何呢?别说到时罗姑算是我们手足一般,我们不会坐视不理,之前我们也不曾对她坐视不理呢!”沈若复道:“师弟,只要不给你带来烦难就好。若有烦难,只管告知于我。”韩一鸣道:“告知于你?你要反出派去么?那可不行!师兄,你别打这傻主意。这主意着实太傻,你出了灵山,平波便不会为难我们么?他可不是这样的善人。并且你出了灵山,修为尽失,必定是人为刀俎,你为鱼(肉ròu)的。不是么?到时只会让我们无奈。我们是不能坐视他折磨你而不管的,因此你成亲就成亲,咱们大家在一起,看他们能奈何?师兄,你平时何等聪明,怎么会连这个都想不透呢?”

    沈若复略有些犹豫,韩一鸣道:“师兄你不必想那么多。”沈若复道:“师弟,我知师弟的意思,这事若是换在别人(身shēn)上,我也能宁定如常。只是这事却是我的事……”韩一鸣道:“师兄,我听师长们说起来,本派是准许嫁娶的,只要师兄与罗姑都认可,我没什么的。”停了一停,道:“师兄师姐们,也该没什么的。至于别的,就更别多想了,此事只是师兄你与罗姑的事,别人怎样的,并没什么关联。”

    二人站了一会儿,韩一鸣看看沈若复再无别的事要说了,正要转(身shēn)回去,忽然远远的见前方有影子晃动,韩一鸣定睛一看,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二人。其有一人极为眼熟,一望而知是徐子谓。虽说总知他一直跟在(身shēn)后,但看到他出现,还是有些意外,或许对他的跟随也习以为常了,心那刻骨的仇恨似乎有些微淡了。

    那另一个人是何人?韩一鸣凝神细看,虽说徐子谓不见得会与别派有染前来与灵山为难,但防备之心是绝不可少的,事关这许多同门,如何能够大意?凝神看了片刻,已看出那人乃是虞卫佑!他所为何来?他才真是无事不来,他留神之事,也足够让人意外了。他天残派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好名声,难不成他对这里师兄弟们,也打起了主意。

    灵山绝对是虞卫佑拿不去的,天残派的名声,也让众人退避三舍,相信天残派的名声,就是平波也是不屑的,要躲闪得远些的。那他必定对这里众人打过主意了。韩一鸣不(禁jìn)细看虞卫佑的影子,他(身shēn)形果真是少见的(挺tǐng)拔,他的面貌,也是少见的完美,但韩一鸣也看到他背上那许许多多的眼睛。透过他背上的衣裳,也看得一清二楚,仿佛这些眼睛,就有着光泽,能穿透一切。

    沈若复低声道:“徐子谓怎么跟他混在一起去了?”韩一鸣道:“这个未必是混在一起,但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不过徐子谓到了这时了,绝不会跟这人混在一起的。师弟大可不必担心,徐子谓心有的是灵山,若是没灵山,也不会跟在我们(身shēn)后了。他之前没能真正叛离灵山,目下就更不会了。这该当是虞卫佑找上他,与他没什么关联的。”

    沈若复与罗姑的婚姻大事,在灵山派众人面前说出,出乎意料的平静。没人大惊小怪,宛如顺理成章。只有青竹标瞪大了眼睛:“这也行?”仿佛看到奇谈怪论一般。韩一鸣也知许多修行是要出家的,只是寻常人对于修行还能成家之事,实在是听得太少,见得太少,因而听到见到这样的事,如同看到了怪事。这世间原没什么怪事,青竹标之所以如此大惊小怪,自然是因他见识太浅的缘故。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