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八七四、民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一时灵山诸人都十分意外,对望两眼,沈若复道:“不至于此罢。”那老汉道:“果真如此,你们的好意,我老汉心领了,也请你们不要怪我,我家里是穷,但这口吃的总是有的。”韩一鸣看了看四周,只怕就是他将他吃的都拿与这里同门吃了,也不知他们老两口可吃了不曾,心不忍,便道:“若是村人问起,我们去说如何?我们住在这里,又请您相助,必然是要给些银子的,天经地义之事,邻里若是为此责难二老,我们去说如何?”

    那老汉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不必不必,很是不必。我们这里本来对往来的人,便是要给予饭食照顾的。便是再穷,也不能拒之门外,也不收取银两的。”沈若复道:“不拒之门外,自然是这里的善心善意。只不过收取点银两,也不是什么不该之事,我们这许多人在您老人家家吃住,不给您老人家点银两,我们又如何过意得去呢?”那老汉道:“这银两我是绝不敢收取的,绝不敢收取。你们给我银两,全然是害我。我若收了你们的银两,我与我老妻,便会被赶出这个村子去。我们这大的年纪了,赶出去之后,你让我们如何活下去呢?”

    这里众人已是第二回听说他会被赶出村去,都十分意外,韩一鸣道:“怎会如此?若说是收了银两,坏了此地的纯朴民风而被赶出去,我倒是想得通的。可便是这事,也得大家说明白才好,我们不给,我们心着实过意不去。如何还能在您家里住下?”那老汉道:“你们若是不在我家里住,我也会给赶出村子的,既进了我这个家门,再没这样便出去的理,也请你们各位不要嫌弃我家穷,在这里住上一住,再离去罢。”

    这里众人越发奇异了,沈若复道:“老人家,你们这里为何是这样的呢?别处可只有主人不接客人的,巴不得没人上门来烦扰的,为何你们这里却是全然两样呢?是否有什么特别的缘故。要不您老人家说与我们听听,我们也长长见识。”那老汉叹了口气,道:“这自然是有个缘故的。只是,我说出来你们各位也不要吓着。不要吓得离了我这里便好。”灵山众人互想望了一眼,沈若复道:“我们不会的,老人家请说一说。”

    那老汉道:“我们这里不平安乃是祖辈便有的事了,只不过我们这里呢,自来也不曾旱过,便是十里八乡都旱得不行,滴雨不下,寸草不生,我们这里依旧是雨水充足,收成不减。因此我们这里算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了,旱年来时,还有邻近乡村来借水之事呢。我们也不小气,这是老天给的恩赐,不该独享,哪有天上掉下个馅饼来还嫌多嫌少的呢?又哪有把好处自己霸着,不给人家分享的道理?”

    灵山众都点得称是,沈若复道:“原来是这样纯朴的民风,因此对于我们这些前来投宿借宿之人很是(热rè)忱。”那老汉道:“也不是这缘故了。我们这里给往来的路人供食宿,乃是近几年才有的事。”沈若复道:“老人家,能将这缘故说与我们听一听么?”老汉道:“也不是不能说,这事原有些奇异,只怕说出来你们也不信。”冯玉藻道:“您老只管说来,没什么信与不信的,我们听听。”他十分沉稳,比之沈若复又更让人信服,那老汉叹了口气道:“从大前年起,我们这里就不安宁了,每月十六的晚上,都会少几个人。”

    众人都惊了一惊:“少几个人?”那老汗道:“是呀,少几个人。有时是二人,有时是三人,并且少得很奇异,那人就是凭空消失的,也再找不到。起始村里还有人去找,哪里寻得到,少的都是精壮的年少人,我们这些老人,反倒不少。找了几回找不到,在外乡请了个有些灵验的神婆来看过,说是我们这里有一个她不能言说的之物,要我们顺着些,每月送一个人去,这样可以免去许多灾祸。再者若是此物出来抓人呢,不止一人,送去呢,它就只要那一人了。也可以免去些灾劫。每月出一个人,这村早便出光了,哪里还有人能到如今?因此我们请神婆相助,却是不行。之后又请了几个神婆神汉前来相助也是不行,我们举村迁移,但都于睡梦之被告知,若是我们离去,那这物也会跟了去,我们到何方,它也到何方。”

    众人听得意外了,都道:“这样厉害么?”那老汉道:“这梦不是一个人做,我们村里人在一夜之内皆做了这个梦,因而我们不敢轻易离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人人皆做这样的梦,不是什么好事。但却也不愿子女都被困在此处,因此有女儿的人家都将女儿嫁出去,有儿子的人家都让儿子远远离去。反正我们都是老人了,迟早要死不是,那死在哪里,便没所谓了。能换得大家的平安,也是好事一件。每月十六晚间,就有一个老人去村头等着送死,大家都这么去,后来都是自己去了,我们也不去送,因不知哪一天,我们也要自己去送死。”

    他说得凄凉,这边众人都道:“为何不想想法子呢,怎能如此送死?”那老汉道:“怎么没想过,但说实话,请来的神婆神汉,要么就是不肯动手相助,所谓动手相助的,都没什么结果,只怕都没什么真本事。我们也不再奢望了,就这么过罢,总是要死的,好在子女也都出去了。再后来,便是两年前,有个异人经过此方,替我们看了一看,说是此物非寻常人能敌。我们求他,他说他那时不能替我们降服,只能指点我们。他对我们言说,时刻未到,此物就除不了。时刻到了,会有人来除掉此物的。并教了我们一个法子,说实话,他教这个法子时,我们并不信任,过后不得已用了这个法子,却也有些效验。想来是个能人,只是当时我们受骗受得多了,不敢相信了。“

    韩一鸣道:“什么法子?”那老汉道:“他教我们刺血,每到十六便找二人来刺血,刺出两大碗血来,就拿到村头去,约摸二更半时送去,之后便回来,绝不能回头看。只管往村里走便是。他说这叫血祭,有血便可,至于血多血少,就不是那么紧要了。”沈若复道:“哦,血祭?这个倒是听得不少。都是以人命来祭典,这样的祭法,我还是头一次听说。”那老汉道:“他要了两个土大碗,在这二个碗的碗底上各写了一个字,我也看不懂,说只要拿这二只碗送血去,那个月便会平安过来。若是换了碗,那就不是这般了。村里还是会少人,不过依他所说而为,倒真能保个平安。起先我们只当他是信口胡诌,但到后来一试有用,就这样下来。”沈若复道:“那此人倒真是个有点本事的人。”

    那老汉道:“唉,只可惜他没能助我们。真是可惜了的。之后,又来了一个路过的道士,那道士也替我们算过,说此物要外方来的人才能降除,尤其是向北而去的客人,劝我们万万不能得罪外方来的来客。我们也知请来的这许多人,没本事混口饭吃不的少,但真有能为的,也有,因此我们自那时起,便对往来的客人都赔上了十二分的小心。别说得罪了,赔小心还来不及的。”韩一鸣道:“原来如此。”那老汉道:“唉,也不知这能为我们解除难处的贵客何时会来?”沈若复道:“那人便没说个期限么?”那老汉道:“只说,逢上九,我们便要留神了。于是我们逢每月的九(日rì),十九(日rì),二十九(日rì),都是极为小心的。但也不知这个逢九是不是逢的这个九,只要是想到的九,我们都十分在意,但这样等下去,不知何时是个头。不过,总强过拿人命去填这个无底洞。你们不知晓,那些(日rì)子,我们这里连年轻些的人都不见踪影的。也是不再有人送命了,才有年少的人回来。”沈若复道:“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们便不曾见过那异样之物么?”那老汉道:“果真是没见过的。不论怎么说,这村里还是有人好奇的,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连是什么都不知晓,就更加怕了。最可怕的,便是不知对方为何物,一无所知最是可怕。”

    沈若复道:“那可曾见到?”老汉叹了口气:“不曾。要么便是去看的不会回来,要么便是连门都出不了。”韩一鸣道:“连门都出不了?这是何意?”那老汉道:“便不知什么缘故,那时有人想要去看看到底是何物弄得我们这方这样的不安宁,结果到了要出门之时,却是怎样也出不了门。不是这样的事,便是那样的事,总之出不了门。天长(日rì)久,我们也知晓,是不能去看了。只能等着这个能救我们的人来了。”

    韩一鸣道:“原来如此,难怪对我们这此路人如此招呼。”老汉道:“唉,说起来也是很灰心了,过了这许多人,真正能有助于我们的,还就是那个给我们碗的人,连那个叫我们逢九便小心的人,都没帮上我们什么,这许多九,我们怎知逢的是哪一个?说不定他也是信口开河呢?我们只能处处留意,事事小心了,死马当作活马医罢了。没什么可想的了!”冯玉藻道:“那,那个能助你们之人,便再没来过么?”老汉道:“再没来过。”沈若复道:“他长什么样?你老人家可还记得?”老汉道:“唉,时(日rì)长久了,要说多么清楚呢,我是真记不得了。不过这个人倒长得真是漂亮,与我们全然两样,很秀气的一个,并且十分年少,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但长得有他那么好的,倒还真没见过。偏偏还是个男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