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八七二、机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沈若复道:“那你是什么都不必说的,无名本就古怪。不与人相似的,仿佛天外来的一般,他若是别人能跟得上的,那黄松涛何必还来寻你?他自己早就寻到无名了,且无名也不会走失了。”韩一鸣道:“师兄言下之意,乃是指黄松涛若是问我,我全然可以不答?”沈若复道:“正是。他问你关于无名的所有,你都可以不答。他问你无名在何处?你不必回答,连无名此时与咱们一路,你都未必知晓他在何处,为何要答?你只当是路上遇上了他,想带他回来,却是带不回来,不得已拿了他的灵气,乃是同道的好意。你说你带不回无名来,黄松涛心里有八成是信的。”韩一鸣点头道:“师兄说的不错,黄松涛对他的门下弟子,该是知晓得一清二楚的。即便不是一清二楚,我抵赖个全然不知,他也不能不信。”沈若复道:“师弟说得没错。你若是抵赖得干干净净,他还真拿你没法子。实则他心是有些相信的,也不得不信。我猜想,师弟,只是猜想,未必是真的。他跟在我们(身shēn)后,不止是一(日rì)半(日rì)了罢。无名不是时时在我们(身shēn)边,但许多时候,咱们还是能看到他的。黄松涛若是看到了无名,他此来就会很有底气。我先前看了一眼,他不是有底气的样子,反而有些吃不准。那便可知,他或许都不曾看到无名。只是因了你请明晰传信,才来找咱们。他找明晰是全然没用的。自明晰处,他只能知晓这个传信是你传的,别的就一无所知。那以他的阅历,来与你谈说此事之前,他便会细细看过咱们的行踪。自然是要找无名的下落才会如此。他跟在咱们(身shēn)后,不是一(日rì)两(日rì)了,实在找不到了,才会来寻你的。换了是我,我也会私下里查看几(日rì)。若是看到了无名,我自然是悄悄带走。一点儿不声张。师弟,你休要意外,此乃人之常(情qíng),换了是你,也是一样的。”

    停了一停,道:“若是看到了,带不走,他便会公然上门来讨要的。相信他要是得知无名与咱们混在一起,他可没那么好的脾气,轻则((逼bī)bī)上门来。重则么,与平波一般寻一堆同道人来与你理论。说不定还要对咱们痛下杀手。我可丝毫也不认为他会手软,他对无名那样看重,绝不会让他就留在咱们的手。除此二法之外,他无别的法子将无名带回去。无名可是会自己回去的?绝不会。因此我猜测他不曾见到无名,跟在咱们(身shēn)后呢,是跟了有几(日rì)了。只不过他修为远远在咱们之上,他有心要隐藏起来,咱们可是全然不能知晓的。但他便是没能见到无名,因此才来寻你的。你只管推不知道好了,就当他看不到,就当无名真不在我们这里,全然不用心虚。“

    韩一鸣道:“唉,说起来他也是可怜,好歹也是千年道行了,怎么还为这样一个弟子这样看不开呢?无名这样,可不能当掌门。”沈若复道:“千年道行又怎样?同道之,千年道行的人多了,不止他一个。哪个不是看着诛魔弟子垂涎(欲yù)滴呢?他的看不开,于我们是极有益处的,此时只是不便让他知晓无名在我们手,先就如此罢。等合适的时机,他会知晓的。”韩一鸣极是佩服这位师兄的心思灵敏。道:“师兄果真厉害,换了是我,绝不了这样明白。”沈若复道:“师弟,你将来遇上事(情qíng),不妨多想一想,遇上了与平波有关的,便想你是平波你会怎样。遇上了与谁有关的,便去想,换了你是他,你会怎样。”韩一鸣道:“好,师弟教导得是,我一定这样去想。”沈若复道:“你不必去想你会怎样,你只需想他会怎样。知晓了他会怎样,你自然也就明白自己会怎样了。”

    这着实是厉害的招数,韩一鸣由衷佩服:“师兄说的,我都记下了。”叹了口气道:“师兄,不知我师父的灵骨到了何方,我可否去打听?”沈若复道:“师弟,此事万万不能打听,你如何去打听?灵骨便是灵骨,我想只是行走缓慢。师叔成了灵骨,有灵气相通,迟早会与咱们汇合。你不必如此心焦。你看无名还是人呢,尚且如此怪异,五师叔可是灵骨了,再怪异些也没是可以料想的,况且一路来我也小心探听过,不曾听说有什么见鬼,见怪的说法,想必也没人被五师叔吓着。你想想,要真是有人看到了五师叔的灵骨,哪里会这般一声不出呢?”

    韩一鸣一想也是,道:“嗯,只是那些时(日rì)我们太过苍促,不曾去找寻我师父的遗骨,因此一直心里很是悬挂。”沈若复道:“你这就有些婆妈了,我们苍促之间离去,回来之后,我自会去问跟随丁师兄的师兄师姐,问过了,师叔的灵骨确是我们分手那(日rì)便不见踪影,灵骨乃是有灵之物,不可用常理揣测,不过我要与你说的乃是,你只管放心,师叔是不会为人所擒的,你也不必总是心惴惴了。”他一句话说了韩一鸣心的担忧,韩一鸣叹了口气,还是有些不安,只是不再说了。

    自此之后,韩一鸣便留了心,不留心倒罢了,留了心,果真看出黄松涛的踪迹来。并不显眼,但依旧有蛛丝蚂迹可寻。他悄悄跟在灵山众人(身shēn)后,只是跟得不那样紧。说来也奇了,他虽是跟在灵山众人之后,却不能看见无名。韩一鸣留心看过,这无名似是知晓黄松涛前来找寻他了,黄松涛踪迹微露之前,他便无影无踪,黄松涛的窥视没什么结果,他也不曾就此罢休。一连盯了些时(日rì)之后,不见结果,方才跟得不那么紧,但也是时不时会跟来窥探一回。

    平波反倒没了声息,也没再来追杀灵山弟子,韩一鸣一时意外起来,以他的狠,该当穷追不舍才是。他若是穷追不舍,灵山诸人会十分疲惫,但他这时却全无声息了,与他的狠辣全然不合。他对灵山不是除之而后快的么?怎的这时无声无息了?韩一鸣不用去打探,也知他将如莘藏在了自己曾去过的那间秘室之内,便是那间用封灵指印镇住了鹿王的秘室,不知那鹿王可自秘室内出来了,自己抹去封住它的指印,便不曾再进去过。那是何处,岂是能轻易进去的。韩一鸣只知若是被平波知晓了自己进去他派内的秘室,他定然会杀了自己,并且还会公然告知别人,是自己私闯了他派内不能为别人所去之处,因此他击杀了自己。这样的借口,再光明不过了,即便人人都知晓他是因对灵山有积怨而杀了自己,但这个借口出来,却是人人都不能为自己打抱不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杀了自己。

    若是他真将如莘镇在了那个秘室,自己又当如何?那地方可不是想去便能去的。那地方早已布满了符咒,并且是层层叠叠的符咒,想必他过些时候就要去添上些法术,层层设防,并且布下巨大的法阵。不知上回如何机缘巧合让自己进了那处去,看到了那平(日rì)不能看见的秘密。韩一鸣想不出来是何等机缘让自己进入那间秘室,那定然是平波不让人知晓之处,没人能进去的,连他的亲信弟子,也不一定知晓那里的秘密。只是不知为何,自己却进去了,并且看到了。不过,许多事便是不能这样猜想的,自己就是想破了头也猜不透其的奥妙。

    越往北走,越是寒冷,韩一鸣不知该向何处去寻师祖的音讯,那本掌门秘书也看了几回了,此次看到了上面有了丁五的死讯,并且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丁五就是灵山第三代掌门的,并非是他自说的只是承接大师伯与自己之间的一个寻常人等。如今再看这掌门秘书,真是再分明也不过了,秘书之上自第一代掌门记起。韩一鸣看这本书,当真是看肃然起敬,这本书上不曾写如何成就的灵山,韩一鸣如今只要想到成就灵山,都是无比钦佩,灵山毁了,要让他再成灵山,全然没有这个本事,连自何处下手皆不知晓。不(禁jìn)要生出自己无能为力的感叹来了。

    只是这本书上,连秦师伯,丁师兄于何时寂灭都写得再明白不过了,而师祖灵空的下落,却是一笔皆无。师祖成了灵山,灵物前来灵山生长,连奇花异草都记得有名。但师祖灵空记得极少。韩一鸣极是想不明白,但想不明白也没法子可想,叹了口气。他翻来覆去看过无数回,看到了灵山的鹿王,獒王,他现下知晓那是獒王了,与狂飙长得那样相似,不是寻常狗类。但这本书真是过于玄妙了,韩一鸣每次都是极为困惑之时打开来看,色色样样都看到了,可是对于师祖灵空,这上面提到的却是再少不过了,仅只寥寥数语,甚而不如提丁五提得那样多。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