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 变故 八六三、名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自来去别派所在,都是十分快捷的,唯有这回来平波处,韩一鸣却觉得那路程越长越好。非是害怕,非是犹豫,而是总在细想要如何应对平波。看看离得近了,韩一鸣道:“二位师兄,咱们小心些,平波……”忽然见下方有人奔跑,跑得快逾追风,竟与他们御剑飞行不相上下似的。不(禁jìn)愣了一下,收住了口,凝目细看。

    那人(身shēn)形健壮,穿着布衣,大步流星,居然跑得那样快。韩一鸣道:“看,那人!”沈若复不看则已,一看之下,脱口道:“无名!”韩一鸣意外之极,那是无名么?怎么跑这样快?再看他手,似是提着那柄断獬宝刀,不(禁jìn)愣了一愣。顾清泉也道:“是无名,他怎地跑这里来了?”韩一鸣连忙下去,落在无名前方,一看,果真是无名。他与无名在一起的时刻不多。遇上无名后,他便与同门分开了,此时见无名飞跑,自然奇怪,道:“他常常如此么?”

    沈若复道:“快别提了!我们也不能知晓他平(日rì)里是怎么过来的。他并不常常在我们旁边的,有时就跑开了。起始把师兄师姐们都惹急了的,四处寻他,哪里寻得到!但过后,他又会出现。我们都习以为常了,他跑他的,反正他会回来。不知他又跑向哪里去?我们说什么,于他全然无用,他也听不懂的。”韩一鸣道:“那还真是为难师兄师姐们了。”沈若复正要说什么,忽然定了定神道:“你看,他是不是跑向咱们要去之处?”

    韩一鸣大吃一惊,细细一看,可不是么,无名跑的方向,遥遥对着平波的门派所在。三人都愣了,无名怎会跑向那边去?顾清泉道:“怎么办?我们可叫不住他的。他跑去那方所为何事呢?”沈若复道:“我也想不出来,咱们,咱们跟在后面,看看是否果真如此。真不知他跑向那边去做何事。”韩一鸣道:“好,我们跟在他(身shēn)后,看看他要去向何方?”三人都一般心思,不知他要跑向哪里去。虽说韩一鸣曾想过用无名让黄松涛为灵山出力,但始终也不曾实在这样做过。但无名走失了,他也会着急。

    三人跟在无名(身shēn)后,只见他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向前跑去,跑得飞快。三人跟在后面,见他不知疲倦,也都很是意外。不过无名就与阿土一般,是不能以常理来揣测的,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跟在后面看他作为。

    无名脚下生风,飞快向前赶去,三人跟在后面,也不慢。跑了一阵,无名忽然收住了脚步,往地下一坐,不再跑了。韩一鸣看看了四周,前方不远处有一座(热rè)闹非凡的城池,他们竟已到了平波门派左近,不(禁jìn)有些吃不准了,道:“师兄,你说他是跟我们来的?还是自己来的?”沈若复道:“这可有些吃不准,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既然来了,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三人计议已定,便向着平波的所在而去。平波的所在向来香火鼎盛,这(日rì)也不例外,还远远地,韩一鸣便见香客进出往来。平波的门人在外面迎来送往。顾清泉道:“这老杂毛,倒也会弄,把自己门派弄成这样,收了不少黑心钱罢。”韩一鸣道:“他是有法术的,施点小法术,在世人眼已是有求必应了。收点香火钱,也在(情qíng)理之。”沈若复道:“难怪他门人弟子总是惹事生非,在这样的花花世界,想要清心修行,原是难的。”

    边说边走,韩一鸣看着平波门派,忽然见一个人对着自己看了看,转(身shēn)奔入其去了。虽说不识得那人是谁,但他们一看便不是香客,以那人转(身shēn)便跑来看,估计是平波两类弟子跟随他的。只有跟随他的,才会见了自己便跑。他那些应付世人的弟子,见了自己跟见了香客没什么差异,连见了面都不见得识得的。

    沈若复道:“师弟,且等一等,待他们出来,你再进去。你须要记好,你如今是掌门了,凡事一定要有掌门的样子。”韩一鸣点了点头,收住脚步,三人都等在原地,看平波如何应对。不多时,一个人走出来,此人不用细看,便知是钱若华。他可算是平波的得意弟子了,韩一鸣甚觉他事事都能将平波的意思心领神会,且也够机灵,该是平波另眼相看的弟子。钱若华快步走来,满面堆笑:“韩师弟,今(日rì)吹得什么好风,将师弟也吹来了?快请快请。”

    韩一鸣还未出声,沈若复已道:“钱师兄,这声韩师弟呢,是师兄最后一次叫了,如今我师弟已是灵山派的掌门。连我都要叫声掌门了,钱师兄也权且随俗罢。”钱若华停了一停,似是有些意外,韩一鸣知晓师兄这样,是为了不让平波在名份上欺压自己。平波此人,是强势压人的,定然会欺压自己。丁师兄当掌门,他已然是十分不平,换了自己当掌门,他更要气塞(胸xiōng)臆了!想到这里,一丝快意涌上心头,微微一笑。

    钱若华毕竟是钱若华,一愣之后,满脸堆笑:“韩师弟来了,好难得。”他对沈若复笑道:“沈师弟也来了,哦,还有顾师弟。三位突如其来,恕我不曾远迎了。”对沈若复的话,听而不闻,全然不搭理。韩一鸣略一犹豫,沈若复已道:“钱师兄,你避而不谈,是否是不认我师弟当了掌门?”韩一鸣也不出声,沈若复向来不固执,他若执着一念,必有他的道理。钱若华微微一笑:“沈师弟,这个么,我也不好说。唉,总之,来了便是贵客,我师父他老人家不曾料到师弟们会来,因此不曾出来迎接,我迎接师弟们进去,总没什么不妥罢。”

    他也真狡猾,韩一鸣看了看沈若复,沈若复笑道:“闻听钱师兄最是厉害,果真如此。不过说到掌门呢,我师弟的确是当了灵山掌门了。与你争辩也没什么意思,争与不争,你认与不认,他都是我灵山如今的掌门!”看了看韩一鸣,道:“我师弟气(性xìng)最是和蔼,因此,也不与你计较。请师兄引我们进去。我们此来,首当其便是来告知令师,我师弟已是灵山掌门一事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