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业 八五二、传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道:“师兄教导得没错,可我如何才能静下心来?我此时便是静不下心来的。www.WenXueMi.coM”冯玉藻道:“师弟,你静不下心来,也不能片刻之间去到掌门(身shēn)边。不能相助掌门,不是么?因此这些焦虑全然没什么意思。不如静心等待,也想一想之后该当如何。不过这也没什么用,我想得再好,始终不如变化那般快!”这一点,韩一鸣也是深有感触,叹了口气。冯玉藻道:“师弟,千万不必叹气!一叹气,心中烦愁便生出来了,不要叹息。”韩一鸣这才察觉这位师兄的修为近乎化境,似乎这许多事,他都能冷静看待。这种修为也是着实不易,若自己也能如此,那灵山还有什么不能的呢?定了定神,道:“师兄说的是。只是我总忍不住去猜测。”

    冯玉藻道:“没什么可猜测的,万事如此,不是么?”韩一鸣点了点头:“师兄说的是,只是我修为还浅,着实还不能与师兄一般透澈。”冯玉藻看了他一眼,道:“这也没什么,师弟,你若记得我说的话,遇事焦急之时拿出来想一想,便也没什么了。凡事不都是这样么?只要想明白这一点,便没什么了。急是没用的,担忧,也没甚用,甚而连想,都不会有用。因咱们不是对方,我们所能想到的,总是自认为十分周全了,但结果,却往往出乎意料之外,因此不如不想,静心等待。”韩一鸣也不得不佩服这话说的有理,道:“师兄说的是,师兄这样说真是让我受益非浅。wwW.5CcC.NeT”冯玉藻道:“这没什么的。于我而言,这是我多年得到的道理。只是我经历太多,因此有了这些想法,似师弟这样,太过年轻了。经历与我们不一般,因此焦虑担忧,都是人之常(情qíng),其实多过些(日rì)子,师弟你也会什么都想明白的,不是么?只不过我看你太过焦急,才跟你说这话的。你自己想明白的,比我说的更好。”

    韩一鸣道:“只是多谢师兄教导,我目下或许做不到这一步,如师兄所说,我会焦虑。”冯玉藻道:“这个不能怪师弟,凡事都是要经过,才会知晓结果。不是么?道理也是一样的,若不是经过,谁知晓那道理呢?并且唯有自己经历得出的道理来,才会记得,也才会想得明白。我这般说与你,你能听得进,已是难能可贵了。换了他人,未必就听得进去。师弟,你是极要冷静的,比起别人而言,你更要冷静。我也知师弟这时做不到冷静,但我请师弟一定尝试做到。”韩一鸣道:“是,师兄说的是,我一定尝试去做到。”

    罗姑回复极慢,她鸡皮鹤发,衰弱之极。好在二位师姐在一旁照料,韩一鸣看过凌风云,倒也精神健旺,不见消瘦,反而还有胖了模样。师姐笑道:“这小子好结实。灵心师妹给的花露真是不错。他很服吃呢!”韩一鸣道:“师姐,那花露还有么?吃了这些天了。”那师姐笑道:“花露是没有那样多的。只不过我们给他吃点别的,每天只给他吃两回花露,这样倒也还好,没减膘呢。”韩一鸣想要问师姐给凌风云吃了什么,但看凌风云全然没有消瘦的模样,也着实放心了,二位师姐带这个小儿,自然要比自己带的好。自(身shēn)是什么都不知晓,只知他哭了给他吃,时不时给他喝点水,别的一概不知该如何伺弄他。小儿可不是好带的,凌风云已然极乖了,且也不易生病,若是不乖些,自己真不知该拿他怎么样才好?再来个容易生病……

    正想着,忽然心底一揪,竟是辣辣作痛!韩一鸣一时间竟痛得眼前一黑,回不过神来,片刻之后缓过气来,见师兄师姐们都不曾留意,也不声张,只是一手捂了心口,走开了去。走到一边,心口犹自辣辣作痛,韩一鸣着实不知这痛自何处而来,也不知这痛是何意,定了定神。忽然见天边一道灵光,向着自己这边而来!

    韩一鸣大吃一惊,定了定神,这个时节,不论谁找寻过来,只怕都不是好事。韩一鸣四周看了看正想御剑飞开,将那灵光引开,只听沈若复道:“看,那是谁的传信?”韩一鸣定睛一看,那灵光竟不是人,只是小小一团灵光,真是沈若复说的传信么?有些意外,但仍旧招出宝剑来,等待那团灵光来到面前。

    那团灵光来径直来到他的面前,此时除却两位师姐,师兄们都聚拢了过来,那灵光停在韩一鸣面前,韩一鸣细看片刻,不知该不该去碰触。沈若复道:“这是谁的传信?”韩一鸣摇头:“我也不知。我甚而不知这是传信。”沈若复道:“师弟,来寻你的,想必是有要事的,你打开看看。”韩一鸣道:“打开?师兄,你的意思是让我碰一碰这个么?”沈若复道:“别用手碰,用你的剑!万一是于你不利的,你的宝剑至少能救你一命!”韩一鸣道:“好!”招出宝剑来,用鸣渊宝剑对着那团灵光,轻轻一剖。

    那团灵光化了开去,韩一鸣只见其中有一柄宝剑的影子,剑锋微微有着青色,锋利无比,竟是青霜宝剑!青霜宝剑是陈蔚宇的佩剑,韩一鸣定定看了片刻,这柄剑是他见得最少的,四师叔寂灭后,他就没再见过了。这剑在四师叔手上时,也少见他出手。四师叔毕竟是以智取胜的,不以武力取胜,因此这柄剑,不过是四师叔的配剑罢了。算不上是他的法器。青霜宝剑的影子散了开去,几个字浮现出来,韩一鸣一看之下大吃一惊。这几个字写着:“速寻丁掌门,贵派有变。”韩一鸣愣了片刻,回头来看,只见人人都面色各异。韩一鸣看了沈若复一眼,沈若复也正两眼来看他,二人互望一眼,都见对方脸色发青发白,二人最为担忧之事,果然成真了!丁五!

    韩一鸣确知沈若复心中担忧的是丁五,他自己心中担忧的,也是丁五,沈若复那(日rì)虽未明说他担忧的是丁五师兄,但韩一鸣可以确知他担忧的是丁五师兄。毕竟到这步田地,掌门师兄的安危才是令人最担忧的。只是沈若复是早知分开来走是错误,韩一鸣却这时才知自己担心的是什么!一直以来,他遇上的平波门人就不多,因此也并未想这样深远。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