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业 八五零、转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忽然沈若复道:“果真是大威德金刚!”韩一鸣回头一望,沈若复道:“师弟,你看见了么?大威德金刚!”原来那叫做大威德金刚,韩一鸣自然看到了,道:“师兄,我看到了。Www.5CCc.Net”沈若复道:“大威德金刚乃是……”忽然有人“嘘”了一声,他立时缩口,与韩一鸣一同回头去望那出声的师兄,乃是涂师兄,涂师兄伸手指了指一方,二人一看,阿土狰狞无比,却是为鸣渊宝剑压住了。只是伏在剑下,喉中全是胁迫之声。

    罗姑(身shēn)周多了一圈淡淡碧色,一碧如水,中心却是明黄,最亮之处,便是罗姑双手捧着的封灵碧玉!那团明光,色泽明亮,微微带着碧色,连罗姑的脸,都映出碧色来。连韩一鸣的鸣渊宝剑的明亮黄光,都微微弱了下去。韩一鸣知晓,狂飙果真到了要转世的时刻了,它的灵光、灵气都告诉这里诸人,它要转世了。那团碧光微微暗弱下去,连同韩一鸣宝剑的光芒一同暗弱下去,阿土的(身shēn)影在这并不明亮,反而有些黯淡的光泽里,越发狰狞了,它的影子巨大,光看影子都是(身shēn)形极大,气势汹汹!似乎影子远比它更加可怕!

    忽然阿土转回头来,两眼之中凶光闪动,獠牙之上寒光闪闪,它抬起它巨大的前足来,向下一踏,一阵黑气弥漫开来。韩一鸣看得分明,全然是一缕缕黑气自它足下钻出来,将阿土缠绕起来。韩一鸣也算是见识过阿土的狰狞之貌了,全然不曾料到是这样的,愣了一愣,阿土这样,到底是什么异兽才会如此?但也知这个疑问非自己解得开的,不如不解,凡事顺其自然!

    耳中全是阿土喉间压得低低的,猛兽威胁的低吼,韩一鸣忍不住看了鸣渊宝剑一眼。Www.5Ccc.Net鸣渊宝剑仍然钉在前方,阿土的黑气也始终弥漫不上去,遮不住那已黯淡,却还是温暖的明光。鸣渊宝剑一如既往的让他心中安定。猛然间,阿土一声狂嘨,罗姑手中的封灵宝玉已光泽大盛,自她掌心飘了起来。韩一鸣一个机灵,狂飙,他已隐约看见长毛飘拂,(身shēn)形纵跃的狂飙,混(身shēn)闪着碧光,正向着罗姑奔来。便是这时,韩一鸣只觉手心一跳,本来钉在狂飙与罗姑之间的鸣渊宝剑,动了一动!韩一鸣大吃一惊,能撼动鸣渊宝剑,阿土定非凡物。这个时候,它撼动鸣渊宝剑,显然不是什么好事!罗姑说过,狂飙转世之时,是绝不能被扰的,它要灵体合一才算真正转世了!

    是了,罗姑手上的封灵宝玉里,是狂飙的獒王灵力!韩一鸣瞬间明瞭,为何阿土也非凡物,却总是跟着罗姑。它知道罗姑带有獒王灵力,它想要得到獒王灵力!这就是为何它总是与狂飙过不去,却总不离开罗姑的缘故了!韩一鸣一下想通,右手飞快一握,鸣渊宝剑“刷”一声自地上弹起来,对着这边激(射shè)而来!韩一鸣一跃而起,飞速迎上去,一把抓住剑柄,又是飞快向前迎去,转眼又将阿土与罗姑分开了。

    这下不敢再想,两手齐握剑柄,用力向下一按,鸣渊宝剑没入土中,但剑(身shēn)上的剑光,却也明亮起来,将阿土又笼罩住了。韩一鸣回头对罗姑道:“快!我不知能压它多久,它是要抢狂飙的灵力!”罗姑道:“我,我如何尽力?又不是我转世!”韩一鸣向狂飙一看,它的影子已奔到这里,正向上跃去,它跃起(身shēn)来,跃得极高,但那灵光,却是轻飘飘的,始终比狂飙高那么一点点,似乎狂飙跃得越高,它飘得就越高。

    这里韩一鸣双手紧紧压着鸣渊宝剑的剑柄,不让宝剑动摇。阿土的灵力也不容小视,韩一鸣总觉剑柄向上突出来,下方有一股大力,正在将鸣渊宝剑向上推上来。阿土要扑过来抢夺狂飙的灵力,必然要先突破鸣渊宝剑的灵力!若是不能突过鸣渊宝剑的灵力,它就越不过去抢压狂飙的灵力!韩一鸣看看阿土,倒不担心它扑上来咬噬自(身shēn),它要先突破鸣渊的灵力才能扑得过来。一旦它突破了鸣渊的灵力,那它要扑向的绝不是自己,而是罗姑!或许是狂飙的灵力!

    他手下越来越压不住,回头去看,狂飙(身shēn)上的碧光越发明亮,跃得也更高。只是它离飘浮在上方的封灵宝玉,始终差了那么一点点,总是够不到。韩一鸣连看几回,它都只差那么一点点,手下的宝剑却是越来越向上浮起来,宝剑一浮动,灵光也就向上浮起来,阿土狰狞冰冷的双眼,直直盯着这边。韩一鸣(禁jìn)不住急道:“快些,再高一点儿!”

    罗姑也急道:“快!封灵宝玉再够不着,灵力就要飘入空中了,再也不是你的!”韩一鸣看了这许久,急道:“它就是差那么一点够不着,你让它如何?”罗姑道:“可我能如何帮它呢?”她不知晓,韩一鸣就更不知晓了。可是二人都不能眼睁睁看着封灵宝玉就这么飘走,难道狂飙还要等七十年么?或许连七十年都等不到了!

    韩一鸣急道:“那快想法子呀!它就差那么一点儿!”罗姑也急道:“我能有什么法子?我……”她忽然收住了口,抬头看着上方的封灵宝玉,看了片刻低下头来,向地上细看。韩一鸣已然压不住鸣渊宝剑了,阿土的灵力也不容小视,已将鸣渊宝剑顶了起来,韩一鸣几乎是全(身shēn)压上,才勉强将宝剑压住。那边师兄师姐们不知是怎样了,韩一鸣只知他们都过不来,只有自己与罗姑能在这里。他们都不是袖手旁观之人,这个时候不过来,自是因他们都过不来,或是不得过来!

    罗姑将右手手指送入口中一咬,然后用这手指在空中轻轻划了几个符字,韩一鸣惊异看见那符字一个个亮了起来。一道碧光自上方(射shè)下来,却是封灵宝玉的灵光,(射shè)在了那几个符字之上!罗姑忽然转头叫:“狂飙,过来!”她飞快走那灵光下方,狂飙远远立定脚,看了这边一看,风驰电掣一般奔过来,转眼巨大的脚掌已踏在罗姑(身shēn)上,罗姑(胸xiōng)前一道明光,将它向上送去,狂飙一跃而起,迎着封灵碧玉直扑上去,转瞬间已够到了封灵碧玉。它(身shēn)上的碧光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旺盛起来,焰光之中,狂飙向下落下,却已不再落在地上,而是行走空中。它绕着这里奔了一圈,向着西方去了。韩一鸣这才察觉阿土已不再灵力冲突,而是目光(阴yīn)冷站在一边。片刻之后,也是头也不回,向着另一方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