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离开(下) 八四零、怒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看到了韩一鸣梦中的莲花与雪莲之后,又是等待,韩一鸣着实不知,狂飙的灵力真会何时出现?却也盼望早些出现。5ccc.net可等待素来都是十分辛苦的,这里众人都是按捺下(性xìng)子来等候。韩一鸣也着实留意意外之处。只是凡事并非他在意,便会有结果的。他是留意了,但却什么也曾留意到。

    众人也不敢轻易自那河边走开,都在河边等候。忽然之间无所事事起来,空闲下来,人人都觉十分的空洞。罗姑每(日rì)里就拿着封灵宝玉,要么对着河边有过金丝砗磲之处细看,要么对着河对岸的那几块突兀石头沉思。韩一鸣知催她也是无用,到了这一步,不是催促就会有结果的。沈若复颇沉得住气,但韩一鸣却知他心中另有所想,只是不便说出来罢了。凡事哪能没有所想?尤其他还觉自己有事不曾做对,那不曾做对,如今又不能去做的事(情qíng),才最是折磨人的。

    这(日rì)晚间,他们点了一堆火,围坐在一起。韩一鸣不知师兄师姐们是何时开始生火的,之前众人皆是用梵心烛火照亮,韩一鸣就不曾见师兄师姐们生过火,但这次在这里重逢,看到师兄师姐们点起火来,很是意外。这里夜间虽是极冻,但灵山该当还抵挡得住,点这堆火,有何意义呢?总不至于是怕野兽来袭,特意点的罢?灵山还怕野兽来袭么?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了。韩一鸣不(禁jìn)猜测,是否这里没有人气,全然没有人间的气息,点起这堆火来,好歹也有人世的感受。我  看&书斋

    这里太过寒冷,连火苗都不能给他们温暖,众人围坐在火边,两位师姐将凌风云拦在(身shēn)前背风之处,她们将他照料得极好,这小儿似是又长胖了,除去吃便是睡,能不胖么?这时他的小脸苹果一般红扑扑的,双眼紧闭,小嘴微动,想是梦里还在吃东西。罗姑却坐得远远的,并不坐与二位师姐一处,韩一鸣有些意外,沈若复道:“罗姑怕她(阴yīn)气太重,对这个小儿不利。这小儿太小了,与罗姑在一起,只怕有害,因此罗姑避得远了些。

    夜半,韩一鸣正迷糊,忽然觉察(身shēn)边有什么走动,睁开眼来一看,围着的那堆火已半灭了,火苗微微跳动。韩一鸣正要起(身shēn)去拿些枯草来,将火苗点得旺些,瞥到一个影子正慢慢走来。韩一鸣心中一动,伸手摸了摸背上的鸣渊宝剑。不摸鸣渊宝剑还好,一摸之下,(身shēn)上发起冷来,一个个寒战打个不住。韩一鸣大吃一惊,他自打上了灵山,从来都不曾生过病,(身shēn)上这样寒战个不住,竟似是瞬间就生了病一般。

    韩一鸣定了定神,向自己的手上看去,果真手在微微发颤,忍不住又向那影子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身shēn)上的寒战越发厉害了,连牙齿都发出“的的”声来。这下韩一鸣可以断定,这寒战不是自己病了,而是来自这个影子!它还只是个影子,就让自己战栗不已,真不知是何等神魔,这般厉害!

    那影子每一步都迈得极慢,韩一鸣初初一瞥,确实是个人的形状,头脚俱全。但最为可怕的是,这个影子,竟似有无数只手脚一般,韩一鸣大吃一惊,何人有这许多手脚?什么神魔能有这样多的手脚?难不成是自己眼花了。想再看一眼,却是抬不起头来,似乎那神魔知晓了他的意图,不让他看!韩一鸣定了定神,闭上双眼,深深吸气,(身shēn)上寒战渐去,眼前模模糊糊现出一个影子来。这个影子不看见还好,看到了,韩一鸣后悔不迭。这个影子是深蓝色的,似是这个人就是深黑色的肌肤,双目如电,睁得溜圆,正中额头之上,还有一只竖着的眼睛,这只眼睛也是睁着的。他方方的嘴角下撇,满面怒气,两颗獠牙,自两个嘴角处伸了出来,竟是一脸的狰狞可怖!

    然而最为可怖的,还不是他的面容,他的肩上,一个头正面对的众人,而这个头的两边,竟各有好几张面孔,正侧着面,四处看望!乃是蓝色的面孔,满面怒容!

    韩一鸣忍不住甩了甩头,今(日rì)真不知是怎样了,竟会看到这样的异样?再看之时,那影子的手脚都显现出来,这影子竟有无数只手,或起或落,在它肩上头上动弹,它也有无数只脚,无数条腿,都是深蓝得近乎是黑色的肌肤!也不知为何,韩一鸣看到的便是深蓝色的,再细看,他(身shēn)上已隐约模糊起来,再看不清了,只有他的腿脚还能看个明白,他的脚下竟似有什么,韩一鸣细细一看,他脚下竟踩着无数个小人!那些小人面目模糊不清,但手脚俱全!虽是小得不能再小,但手脚真是全的!被这许多脚踩在脚下,压弯了腰,却还是努力向前奔来!

    这是什么神魔呀!韩一鸣只觉自己背上全是汗,(身shēn)上无比虚弱,似乎就是看了这个影子,自己大病了一场一般。他不是一个胆怯之人,却这个影子却让人无比恐惧!

    过得过片,这影子已不见了,韩一鸣只觉汗透重衣,这里这样寒冷,他却冷汗冒个不住,那是什么魔异么?是沈若复说的怒相么?这怒相也太过可怕了,韩一鸣摇了摇头,再看那影子,已然没了。呼出一口气来,睁眼一看,四周寂静依旧,头顶上的天空深蓝得没有底,天空中全是明亮得仿佛伸手就可以触到星星。那许多星星都明亮得耀眼,明亮得如同宝石一般,多得如同这河边的卵石。

    这时师兄师姐们,连同罗姑与凌风云,都睡得极熟,韩一鸣睁开眼来,已不能再睡,亦不敢再睡。这地方太过邪异,异样到了哪一步,也不是自己能够想得到的,因此要格外小心才是。这时他(身shēn)上的寒颤已去,格外清醒,四周看了一回,不见异样,定了定神,将鸣渊宝剑自弟上取下来,这才定下心神来。毕竟这许多同门师兄师姐在这里,安危最为重要。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