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离开(下) 八三五、方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走到湖边,阳光明媚得让人有些恍惚,许久之前,他在灵山上看过这样的阳光。我看_书  斋那时他还是灵山之上,最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一名,也不知该做些什么,碌碌无为的在灵山当着灵山第二代关门。叹了口气,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

    坐了一阵,忽然听(身shēn)后有人道:“你在看什么?”韩一鸣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站在自己(身shēn)后,这人面容和善,一对尖尖的耳朵,竟是那晚遇见的那个人。韩一鸣道:“是你呀!你的那只蛾子呢?”那人伸出手来,手掌上托着的,正是那只蛾子。这只蛾子在阳光下才看得分明,并不是全黑,(身shēn)上有着灰色的一层细毛,自那人掌心飞了起来,却也不飞高,只在那人手掌之上盘旋。

    韩一鸣道:“这样巧呀,你也经过这里么?”那人道:“我,是打这里路过,你为何在这里?一个人么?”韩一鸣道:“我同伴都在那边。”说着伸手一指,他一指,才发现所指之处竟没了人影。难不成自己指错方位了,定睛看了看,那方果真没有人的。愣了一愣,那人伸手指着另一方道:“那些人是你的同伴么?”韩一鸣顺着他所指之处一看,果真师兄师姐们都在那方,道:“是呀,那是我的师兄师姐。”心中却有些奇异,明明师兄师姐是在另一方的,怎会到了这一方呢?他们若是换了地方,绝不会不告知自己。5ccc.net不告而走,如今是众人最为忌诲的。

    那人道:“他们一直就在那方呀,怎么,你不知晓么?”韩一鸣道:“我,我觉得不对呀,他们不是在那一方的。”那人道:“那是你换了方位了,因此觉得是他们换了,他们就在那方的。总在那里。”韩一鸣十分意外,着实有些不明白,自己何尝换了方位呢,但师兄师姐们与罗姑却果真是在另一个方位了。那人道:“你方位不明呀,他们都在那方呢。”韩一鸣“哦”一声,道:“你也是路过这里么?”那人道:“我正是路过这里,怎么你也在这里?”韩一鸣道:“我与我师兄师姐们打这里过。”那人“哦”一声:“他们都是你的师兄师姐么?”韩一鸣道:“是呀!”那人点了点头。韩一鸣忽然觉得他有些怪异,看了他片刻道:“你果真是路过这里么?”

    那人笑道:“我是来寻你的,我……”说到这里向那边看了一眼,道:“我知道你是谁,我特意来找你的。我有信要带给你。”韩一鸣十分意外,这人遇上自己第二回了,说有信要带给自己,可他知晓自己是谁么?正在想间,那人已道:“我知道你是谁,只不过你不知道我是谁。不过你也很快要知道了。咱们那边去说。”说着,他伸手向另一边一指,那只黑色蛾子停在他的手上,他伸手一指,蛾子双翅轻轻扑扇,十分灵动。

    韩一鸣向他所指之处看去,前方一片荫荫绿草,地上开着些微小的花朵,将那片草地妆点得十分漂亮,在这一片荒凉荒芜之地,忽然看到些许生机,果真令人有些心动,韩一鸣道:“我去叫了我的师兄师姐们一起过来。”那人道:“嗯,不过你等我们说完了话,再去叫他们过来歇息也不迟。我可是有要紧话要与你说的。”韩一鸣听到要紧话,看了他一眼。那人道:“我可是为这话来的,我们说完了,你再去叫他们罢。”

    他慢慢向前走去,他的蛾子却向韩一鸣飞来,飞在韩一鸣面前,轻轻绕了两个圈。韩一鸣回头看了看师兄师姐们,那边确实荒凉,前方这片绿草着实是个歇息的好去处。便跟着那人向前走去。说来也怪,他跟着那人一走,鼻中居然嗅到了花香。这地方空气极是清爽,但花香却是极少的,韩一鸣嗅到过青草的气味,干草的气息,雪花的清冷,但是却极少在这里嗅到花香。这花香也十分奇异,他不曾留意之时,是嗅不到的,一留意,便嗅到了,并且越来越浓郁。

    他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shēn)后似有人声,再一细听,断断续续,但其中一个字却是听得再分明不过“韩”,不(禁jìn)停下脚步来。那人远远地回过头来道:“来吧,来吧,我等着你。”韩一鸣往前走了两步,却又听到(身shēn)后传来一个“韩”字。道:“等我一等,我师兄师姐叫我。”那人道:“你师兄师姐并未叫你。”韩一鸣回头向着师兄师姐们所在看去,果真他们并没有叫自己,他们依旧坐在那边地上歇息。可便是这时,耳边又传来一声叫喊。这声听得再清楚不过,果真是“韩师弟”三个字。可这声音却是徐子谓的。

    韩一鸣愣了一愣,他还在他们左近?并未离开?这些天来,他们都没理他,有时看得到他的影子,远远跟着,并不跟过来,有时看不到。冯师兄道:“我叫他过来的,好歹大家从前是一门师兄弟,即便有了过节,也不该在这个时候闹意气。可他不过来,不论我说什么,他都不来。”实则韩一鸣也能明白他为何不过来,他若过来,这里众人会是什么形状那可有些说不准。再者,只怕他也不能面对这里的众位同门。大家就算不对他怎样,他也难以面对这许多同门。

    这些(日rì)子以来,韩一鸣并未留意他的(身shēn)影,这时听到他的呼喊,有些意外,回头一望,不见他的影子。正要向前走,那声音又传来了。也不知为何会是这样,韩一鸣一凝神,听得格外分明:“韩师弟,千万别向前走,那是业力阎王的陷阱!”他声音之中极是惶急,不似作伪,韩一鸣大吃一惊,业力阎王?这人是业力阎王么?不是那个蓝面人么?一时收住脚步,看着那人。那人一笑,道:“来呀来呀,我们有话说。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