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离开(下) 八二零、收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在怀里摸索了片刻,果然没有,将手中抱着的凌风云放在桌上,伸手在神囊里摸了摸,也不曾摸到,那真是奇了,他还会将这玉佩放在何处呢?再没处可放了。我_看书斋他摸了两遍,旁边那伙计已有不耐烦的声音传出来:“这浑(身shēn)上下摸什么呢?难不成摸一遍,我们掌柜便会识得你么?”韩一鸣听着这话着实不快,却也不搭言,细细找了一回,确认那枚玉佩不知何时丢了,只得道:“李掌柜,我原有一件物件,是你识得的,但我现下找不回来了。我是有事相求,却不是求衣求食。乃是有一件事,要求你援个手。”

    李掌柜道:“不论是什么,只要是在下能够相助的,小哥儿只管说来便是。”韩一鸣道:“我想请李掌柜替我照料这小童几(日rì)……”他只说到这里,已见李掌柜老眼瞪得极大,一付全然不信的模样,连忙道:“这便是你家旧东家,曹先生的独子。”李掌柜看了看凌风云,又看了看韩一鸣道:“这是我旧东家的独子么?怎会在你的手里?”韩一鸣一时也说不清,这事本来古怪,岂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明白了的,只道:“正是,请你相烦照料几天。”

    他这话一说完,李掌柜两眼瞪得老大,对着他看了半晌,又对着桌上放着的凌风云细看,似乎不知晓这是何物一般。韩一鸣有些讶异,这李掌柜本是一个极好说话之人,但这时却是这样的怪异,不(禁jìn)住了嘴看着。我看  书_斋李掌柜半晌之后,才道:“小哥,这孩童是……”韩一鸣道:“是你老人家旧主人的独子。”李掌柜叹了口气道:“他是我旧主人家的独生(爱ài)子么?这与我有何相干?”韩一鸣愣了一愣:“李掌柜,你不认得他么?”

    李掌柜微微一笑:“小哥,我如何认得他呢?再者,我要告诉小哥的是,即使他是我旧主人的(爱ài)子,我也不能收留,不敢收留。一个(乳rǔ)齿小儿,我如何收留呢?何况我并不认得他。认得的尚且不敢收留,这不认得的,就更不能收留了。万一有个好歹,小哥让我如何交待?”韩一鸣张口结舌,他只想着这李掌柜是曹天佑家的故人,全然忘记了人(情qíng)事理。谁会收留这样一个(乳rǔ)齿小儿呢?如李掌柜说的,难以交待!

    他呆在一边,李掌柜端起茶杯来让他,韩一鸣知他是端茶送客了,但自己果真不能抱了凌风云这个小儿行走,因此只做不曾看到,坐在椅上,满心想着的,都不知是什么。愣了一阵,才听李掌柜道:“小哥儿,你还有别的事要我相助么?只不要说将这小儿留在这里。我着实是不能够相助,除此之外,小哥儿是出门在外,盘费上若有不足,多的不敢说。一、二十两银子,我总是拿得出来的……”韩一鸣着实厌恶听到这样的话,但李掌柜全然就将他当做了前来打秋风的,才会如此。可韩一鸣也奇异,李掌柜并非是一个人走茶凉之人呀,何况自己也不算走了呀,为何他说话会如此古怪呢?

    忍不住道:“李掌柜,我来之时,可是多承你照料的,难不成李掌柜,你不记得我了?”李掌柜听了这话,将目光自凌风云(身shēn)上收回来,对着韩一鸣再上下打量了一回,缓缓地道:“小哥儿,你是有些面熟。我这里南来北往客人多,难免不记得了,也是常(情qíng),得罪之处,还请你不要见怪。”韩一鸣道:“果真不记得我了么?”李掌柜道:“我果真不记得了,小哥儿想必是在我的客栈里住过。从前我年轻时,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的。但到了如今,已全然记不得了。小哥儿恕我年老眼花,眼拙,我是真认不出小哥儿的。”

    韩一鸣也不知说什么是好了,李掌柜要一口咬定不认得自己,那自己说什么也没用。可就在几(日rì)之前,李掌柜对自己可是关心备至的。难不成他真有如此健忘么?可这才几天,再健忘也不该健忘到如此地步!忽然看见门前站着的伙计,是那(日rì)晚间与自己说过话的,便道:“李掌柜,你门外那伙计便是那(日rì)我来此处时,你相烦他照应我的,如若不信,你只管问一问他。”

    李掌柜回头望了门外那伙计一眼:“是么?好,我老眼昏花了,他年轻,又与小哥你交道过,我便叫他进来,问他一问。”说到这里,叫那伙计进来:“这位小哥说你曾与他交道过,你细看看,是否认得?”那伙计对着韩一鸣看了几眼,摇了摇头:“掌柜的,我可不曾见过这位客官。他曾来过我们这里么?”韩一鸣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伙计与那李掌柜串通一气,都一口咬定不认得他,那他还能说什么?

    那伙计道:“凡是我见过的,怎么也该有点识得。这位小哥,我是一点都不识得,面生得很。”韩一鸣绝望地道:“你果真不识得我么?”那伙计道:“这位客官,你若是在一月之前来过,我是着实记不得的。若你真是一月之前来的,就要多多担待体谅了。”韩一鸣忍不住道:“我三、四天前来的。”那小二对着他再细看了几眼,还是摇了摇头道:“对不住了,我着实想不起来了。”他面目之上也全然没有作伪的样子,韩一鸣忍不住疑心是否自己找错人了,找错地方了。

    可是面前这李掌柜与伙计,都是自己识得面目的,韩一鸣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看到李掌柜与伙计,还是识得的。忍不住道:“李掌柜,我三、四(日rì)前,来到贵处,还是劳烦掌柜的给我安排了下处,就在这院内这间屋子。掌柜还让人将院内的住客都挪了出去,院内那晚只有我一人居住。你还对我说,我(身shēn)后跟得有人,要我多加小心,怎地你全记不得了?”李掌柜道:“有这样的事么?我是着实记不得了。小哥儿,我是开客栈的,如何会将客人往外推呢,小哥别是记错了罢?哪有开店的往外赶客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