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离开(下) 八一九、不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也着实有些累了,便随了那伙计后院里去。5ccc.net那伙计带他到了后院一扇门前道:“这间屋子向来都是贵客来才住的,只有前几(日rì)我们掌柜让一位贵客住过,便再没人住过了。既然是掌柜的故友,就在这里将就歇一歇罢。屋内的铺盖都已换过的,是干净的。”韩一鸣已认出这屋子便是他前几(日rì)住过的屋子,也不多说,只道:“多谢你了!”

    进得屋来,先将凌风云放在(床chuáng)上,将背上的宝剑解下来放在一边,挨着(床chuáng)坐下,就觉(身shēn)上倦得不行,毕竟也是多(日rì)不得安歇,一歇下来,全(身shēn)都散了架似的,往(床chuáng)上一倒,不过片刻,已呼呼睡去。这一觉睡得极是甜香,再醒来已是满室光亮,天近中午。回头一看,凌风云也睡得极沉,偶尔动动他的小手。

    韩一鸣起(身shēn)来,才开了屋门,便见院外有个伙计探了下头,韩一鸣知他是探看自己是否醒来了,果真不多时,已有人拿了水来给他洗漱,并道:“我们掌柜的已来了,说是过会儿便来,请客官先用些点心。”韩一鸣这里洗漱完毕,已有人捧了点心茶水上来,韩一鸣也不客气,李掌柜便是这样(热rè)诚之人,放开胃口大吃了一顿。

    吃过点心,喝了杯茶,又等了一阵,才见那李掌柜的进来。李掌柜的一进来便对他笑道:“这位小哥,你是寻我么?”韩一鸣道:“李掌柜,我带了曹家的孩儿前来,乃是有事要求你相助。我_看书斋”那李掌柜的看了看他道:“这位小哥,你贵姓?”韩一鸣十分意外,但依旧答道:“在下姓韩,怎么,李掌柜,我们不是前两(日rì)才见过么?”李掌柜笑道:“嗯,在下是姓李,可是在下并不识得小哥呀!”韩一鸣大吃一惊,不是前两(日rì)才见过么?怎地便不认得了?细看了看,可不正是李掌柜,面貌神(情qíng)一丝不错。但李掌柜面上也不似作伪,确实不识得他的样子。正手拈胡须,对他细看。

    韩一鸣想着他年纪大了,未免有些老眼昏花,让他看分明些,因此未急着出声。李掌柜对他打量了几眼,道:“小哥儿,我年纪大了,这里又人来人往,未免认不出你了,你不要见怪。”韩一鸣意外之极,按理来说,这李掌柜一双老眼并不昏花,在这里迎来送往多年,一双眼睛所见的世(情qíng)之多,看得之透澈,是再明白不过的,虽说不至于过目不忘,但也不至于看了全然记不得罢?

    愣了一阵,道:“李掌柜,你不认得我么?多承你照应,我在这里住了一个夜晚的。”李掌柜道:“哦,是么?”他两眼对着韩一鸣细看,韩一鸣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道:“李掌柜,你果真不记得我了么?”李掌柜道:“小哥儿,我这里天天有这许多人来往,小哥儿既说住过我这里,也是我的贵客了,请恕我年老眼拙,着实是记不得了。”边说边吩咐伙计倒茶拿点心来。

    韩一鸣只觉怪异,却说不出是何处不对,也不知自何处说起,抱着凌风云与李掌柜两边对坐,却是不能言语。过得片刻,伙计送了茶点上来,李掌柜再三请韩一鸣喝茶,韩一鸣也渴了,喝过茶,才听李掌柜道:“这位小哥儿,你可是有什么难处,要我相帮?”韩一鸣还未开口,他又道:“都是出门在外,你不拿我见外,我便帮得了你。”转(身shēn)招了一个伙计进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韩一鸣耳力何等清楚,早听得再分明不过,李掌柜吩咐那伙计前去帐房取十两银子来。心知李掌柜误会了,连忙道:“李掌柜,不必去取了,我并非来要这银子的,我乃是……”李掌柜微笑道:“那是,那是。我也不拿银子打发小哥儿,我不过是想着小哥儿在外,难免会有手头不宽裕的时刻,这么点银子,啥也不够做的,不过是给小哥当个茶水。路上渴了,也好买碗茶喝。”

    韩一鸣便是再糊涂的一个人,也知他真把自己当了个刺头儿,前来吃大户了。不想明白倒罢了,一想明白,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自己就真的像是一个泼皮么?真的是一个上门横蛮讨要的泼皮么?竟然让李掌柜拿出银子来打发!那伙计不多时进来,拿了一个小小的荷包往李掌柜面前一放,李掌柜面带微笑,将那个小小荷包对着韩一鸣推过来,道:“小小意思,不必放在心上。”韩一鸣气得无话,对着那个荷包瞪了许久,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这,这是,我不要!”

    李掌柜笑道:“小哥儿,我也只有这些了。你不要看我这里场面不小,用度也不小的。”他这话才说完,韩一鸣已听到门外有了脚步声,向半掩着的门看了一眼,只见另一个伙计正带了几条壮汉走到门口。他们一定将自己当成前来打秋风的闲人了!是无衣无食前来打秋风的,因而这样对付。一时间气涌心头,瞪着桌上那个荷包。

    忍了半晌,气定神松,才道:“掌柜,我并非前来打秋风,要吃喝的。这银两也不是我来要的,我来这里,绝不会动你一文钱。我只是想请掌柜帮个忙。”李掌柜道:“小哥儿,你有何难处,只管说出来,凡是我能帮上的,一定帮你。你出门在外,许多事(情qíng)摊上了,也着实是为难的。你只管说出来,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我们虽说是头一次见面,但能助你的,我都不会推脱,谁没个难处呢?”韩一鸣忍不住道:“李掌柜,你不识得我么?你果真不识得我么?”

    李掌柜笑道:“小哥儿,我果真不识得你!我若识得你,自然是不会说不识得。”韩一鸣也不与他纷争了,伸手在怀里一摸,要将那个玉件摸出来给李掌柜看。哪知一摸之下才发现怀中早已没了那枚玉佩!不知什么时候,那枚玉佩丢了!韩一鸣着实意外,这枚玉佩在自己(身shēn)上,也是好久了,自来不曾在意,也不曾丢失。那时随手拿物件,都会摸到这个硬凉之物,这时专意去找,却没了,怎不令人意外?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