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离开(下) 八一七、牵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这一下装得极像真的,黄松涛颇为怀疑,但却看不出诈诡来。我看_书  斋韩一鸣在他们眼中,素来是这样的老实,谁知其心中也会有这许多的心机呢?黄松涛却也不全然相信,停了一停道:“那,小朋友,你是何处得来的那个物件呢?”韩一鸣心道:“随意捏造个人出来,他也未必相信,不如不说。”便道:“唉,此事说起来也是……我当时也不知那是什么?但听人家说是要送到道长手中,便想定是前辈的物件。我也没见识过什么,拿在手中了也不知为何物。几次三番想要去道长处,但总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qíng)牵绊住了。并且……”他停了一停,又道:“不曾耽误前辈的事罢?”黄松涛极为勉强地道:“不曾,不曾。”

    韩一鸣道:“前辈也不要怪我,对于送这个物件过来,他要我不能说出来。我便不能说了,一路上又有人在(身shēn)后追赶,所以我很是担心会误事,才请明晰师兄代送的。若不是担心会误事,我定然会亲自送到前辈手中的。但我是有心来的,却力不从心,才不得不请明晰师兄送来的。前辈不会因此怪我迟误了罢?”黄松涛心中着急,真是怪他“迟误”了的,只是嘴上却不便说出来。干笑道:“不怪,不怪!那,贤侄,你能否告知于我,那人现在何处呢?”

    他口中说着不急,面上却全是着急神色。韩一鸣道:“他,他在何处,我也不便说出来。5ccc.net”黄松涛道:“胡说!他在那儿你一定知晓!”韩一鸣道:“我为何一定会知晓呢?他又不是我同门师兄弟,又不是我的故友。”黄松涛((逼bī)bī)问道:“那他为何会将此物交与你?”韩一鸣一愣,随即也道:“我如何得知呢?”黄松涛道:“那他总与你说过点什么罢?”韩一鸣道:“说是说了。”黄松涛连忙道:“说了什么?快说!”

    这句快说全然是((逼bī)bī)问口吻了,韩一鸣听他这语气,越发要把自己与无名都高高吊起来,吊足了黄松涛的胃口,于是道:“他说他知我是修道之人,问我识得前辈么?我说我识得的,一派之尊,怎会不识得。他就给了我那个物事,让我替他传信给前辈。”他边说边见黄松涛((逼bī)bī)视着自己,只装作不知,接着道:“我也不知那是何处,本不敢四处传的。但他对我言道:这是前辈要找寻之物,断不会害了前辈的。我才拿来的。”

    黄松涛自然是半信半疑的。半信是此物的确是无名的灵气,而看韩一鸣也未必知道这灵气是怎样装入其中的。而疑惑的是,他灵山毁在了他的手上,这小子必定有些与众不同之处,能够一剑劈裂灵山。这样的人是不能全信的,士别三(日rì),当刮目相看,这小子也不可轻信。因此道:“唉,松风离开我处,已近一年了,这一年来,我门下四处寻找,却全无音讯。也不知他是否还好。唉,我这个,有些痴傻,真不知何时才能找到他。”说着看了看韩一鸣。

    韩一鸣只当全不在意,劝道:“道长不必担心,我若再遇上那人,定会告知前辈的。”黄松涛道:“嗯,甚好。”停了一停道:“你如今在何处?可要到我派中去住些(日rì)子?你若是随我同去住些(日rì)子,也免去了你的奔波。我还会发动们,找到你灵山掌门,这样可好?”韩一鸣微微一笑,道:“前辈的美意,我们做的本不该推辞,但我不能去。我一去,会给前辈带来许多不是,也会让前辈为难。还是走罢,就多谢前辈的((操cāo)cāo)心了。还有这个小儿,也是一个故人之子,我哪能带着他四处去,人家的独子,若我带走了,不担心才怪。”黄松涛也不好挽留了,他手中着实是一个小儿,且他留心看过,这并非一个虚幻之相,真是个有血有(肉ròu)的小儿,只得道:“那,那好罢。若有什么音讯,还请贤侄前来告知。”韩一鸣自然答应了,黄松涛这才离去。

    黄松涛意外就这样离去了,韩一鸣十分意外,在他所想,黄松涛定然是不愿意让无名就这样流落于外的,可是他却全然不在意似的。意外了一阵,远远地望见天边有几点灵光,若有若无,猛然明白过来,黄松涛是不会明目张胆的与自己在一起的。毕竟这时自己招摇彰显,只会引来更多的人跟随。他是十分在意此处的,若是自己(身shēn)后有这许多人,他可绝不愿意牵涉其中。韩一鸣原以为魔星现世后,(身shēn)后跟的人会少些,这时也明白过来,有许多人在意魔星,也就有人不在意。平波在意的事,未必是人人在意的。而别人不在意的事(情qíng),却多为是平波在意的。

    实则韩一鸣心中也很明白,平波未必就是不在意他了,他更在意的是魔星!说不出为何,韩一鸣总觉平波怕极了魔星,才会如此的在意。才会处处留心。可是人家不曾成魔呀,他又为何怕成这样呢?忽然心底想起一件事来,暗自道:“是了,难说便是这个缘故。”原来他想起了自己在平波处作客的那些(日rì)子,将他法阵里压着的鹿王灵气释出一事。平波若不害怕,不会用那样大的一个法阵来镇魇。想到这里,心里忽然一阵痛快。有让平波害怕的人,也是快事一桩。

    再看看凌风云,依旧睡得香甜,想来是灵心给的花露厉害,他吃了不哭不闹,只是安静睡去,也不饿了。只是他的父母呢?不知何时才能前来?总不成将这小儿放在这人影都不见的庄院里罢?那只要自己走开,他父母一(日rì)半(日rì)不到,便会出不测。可自己也不能就在此等待呀,很快便会有人追来,在此等待,只会麻烦多多。

    忽然念头一转,不如带他去那李掌柜处,将他交与那李掌柜,好歹也是送在了他家人的熟识之人手中,他们至少不会让他饿死。难说还有别的法子寻到他的父母,那岂不是就好了?李掌柜的也是个(热rè)肠之人,想必不会不理这事的。想到这里,叫了阿土,拔腿便走。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