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离开(下) 八一五、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中午,明晰说着话进来,远远的,他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  看_书斋韩一鸣一直坐在室内未动,也不在意他声大声小。过得一阵,他进来了,道:“昨晚着实不曾歇好,我先歇一阵,再出去。”韩一鸣也不出声,只是静心听着。只听一个声音道:“师兄,那,那过得一阵我再来请师兄。”明晰道:“嗯,对了,今(日rì)早起我便不曾吃过什么,劳烦师弟帮我拿些来,不拘什么,我先吃一点垫着。”那个声音道:“师兄中午便要陪着各派掌门一同用餐,这个时候……”明晰道:“师弟,这好歹是的白宴,我倒在上面大吃大喝,成什么样子,你拿来便是,多拿些来。我坐在那里陪着便可,不吃不喝最好。”

    那声音道:“师兄教导的是,我明白了,这便去准备了送来。”说着脚步声出去了。韩一鸣定了定神,片刻之后,明晰走到门前来,对他看了一看,道:“师弟,我叫师弟们送来些吃食,你也吃些。吃过这餐饭,各派都会陆续离去,等他们离去之后,夜深人静了,我送你离去。”不多时,吃食送来,明晰将他的同门都支出去应付前来凭吊的同道,与韩一鸣一同吃了些,才出去陪客。

    韩一鸣着实是饿了,也知明晰叫来这许多吃的,全然是为了不让自己挨饿,放开大吃了一回。这屋内始终没有人来。直到下午,才听到明晰回来,他一进屋内,便将屋门关上,径直到内屋里来,见韩一鸣依旧还在,道:“嗯,各派都已离去了,不过师弟,你还是小心谨慎些,待晚间我送你出去罢。我看_书  斋”韩一鸣道:“多谢。师兄,你,你有没有见到元慧掌门?”明晰道:“元慧掌门么,他也来了,吃过饭便离去了。怎么,师弟,你也要寻他么?”韩一鸣道:“我,我倒不是寻他,我只是想知晓,元慧掌门来了不曾。”

    明晰道:“是否师弟有甚难处,若还信得过我,不妨与我说一说。”韩一鸣想了一想,道:“师兄,元慧掌门答应一年之内,帮我三回,事完之后,我将鸣渊宝剑送与他。”明晰大吃一惊,怔怔看着韩一鸣,半晌才道:“果真?”韩一鸣道:“师兄,这是什么事,我还拿来骗你不成?”明晰沉吟片刻:“那,师弟你为何不来寻我呢?他能助你的,我也能。”韩一鸣知他是心口如一之人,只道:“师兄,多谢你的好意。我自然还有求师兄相助的地方。但元慧师兄,也是我须求到门上的。凡事哪有定论,还是多个人相助的好。”明晰道:“那倒也是。他与我不同,或许他能助你的,正好是我不能助的,而我能助你的,却是他不能助的,互相扶持而已。师弟你只管放心好了,须我相助之处,我自会去相助。”

    韩一鸣知晓明晰也是好意,毕竟明晰真是想帮灵山的。韩一鸣何尝不想得他相助,可是这个时节,将明晰拖进来,无疑会让明晰也深陷其中。对明晰道:“师兄,你放心,目下还没有须师兄出力相助之处,如需师兄相助,我绝不会回避。”

    晚间待得夜深人静,明晰送他自屋内出来,悄悄穿出梵山派的法阵,无声无息来到后山。明晰道:“师弟,你记好了,咱们好歹也算是一门师兄弟,许多事(情qíng)便不必细说了。若有难处只管来找我便是。”韩一鸣自也知晓自要自己开口,又不违背明晰意志,明晰无有不应承的。但他太明朗刚直,与元慧全然不同,韩一鸣可不会让他去做于心有愧之事。但元慧,让他做什么,自己心中都不会有愧,也不会闪躲。元慧本来便是拿来用的。谁让元慧是一付索求的形状呢?

    回到丁五处,与丁五说了和明晰相见之事,又说了江鱼子寂灭,看看天色不早了。找到灵心,要过凌风云来,便要赶回去。陆敬新一直送他过来,韩一鸣要走,陆敬新才道:“师弟,我有句话想与你说一说。”韩一鸣道:“倒是我也有话要与师兄相商。”陆敬新道:“好,那你先说。”韩一鸣道:“青竹标不是善辈,还请师兄多加留心。可千万不要在他手里坏了事。”

    陆敬新叹了口气道:“师弟,你还是多为自己((操cāo)cāo)些心。我们这里这些人,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不成?倒是你,很是令我们担心。你独自一人在外,才真是要小心为上。遇上什么意外,定须记得我的一个字,溜。”韩一鸣(禁jìn)不住一笑,陆敬新叹道:“你不要笑,说真的。师弟,你太年轻了,也太易认真。与这些人有何可认真的呢?”韩一鸣细细一想,可不是如此?叹道:“师兄说的是。”陆敬新道:“师弟,你果真不必太在意的。忍得一时之气,便是风平浪静万事大吉。咱们可再经不起失掉同门(性xìng)命了。”韩一鸣也叹了口气,失去灵山,损失那许多同门,真是谁也料想不到的。此时此刻真是再经不住失去哪位同门了。对陆敬新道:“师兄,你放心,我会小心的。我将这个孩童送回他父母处,我便去寻找各派不愿与平波同流合污之人。他在我手中这些时候,他父母岂不要急坏了?灵山,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毁了!我真是死也咽不下这口气!”

    陆敬新停了一停道:“师弟,你听我说一句话。这话可是会有些多事,但我说与你听,你愿意说与别人也好,不说也罢。不过我却没有歹意。”韩一鸣道:“师兄不必说这些,我怎会介意。”陆敬新看了看四周,笑道:“唉,师弟,你听我说,我这样说是有缘故的。”他停了一停道:“我闲来无事,很是看了些五行八卦类的书。说不上有什么精到之处,但也看了不少年了。我平(日rì)里也不与人看相算命,这些不是我的本份。但听你说起这个孩童的名字,大是觉得不妥。”韩一鸣奇道:“有何不妥?”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