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卷 离开(下) 八一四、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平波叹道:“唉,因此说来,是要死许多无辜之人了?”明晰道:“若魔星真的临世,我梵山前去除魔,便是死个净光,我也不悔。我看书_斋但他若也是个无辜之人呢?我们梵山派剑是不能染无辜之人的鲜血的。那是我们的大忌,真是那样,我们便是自尽也不能谢天下的。一个无辜的(性xìng)命,岂能因我们的疑心便毁在我们手中?”韩一鸣不(禁jìn)佩服江鱼子挑明晰接任掌门果真是独具慧眼,并非因他是诛魔。

    二人话不投机,又都不言语了。片刻之后,平波道:“可这样的灵力显现,却不是什么好事。这样强大的灵力,真是世所少见。并且这样霸道,若是任其这样下去,迟早有一(日rì)……唉!”他叹了口气,也不言语了。明晰道:“道长放心,若真有那一(日rì),我梵山前去除魔,乃是义不容辞之事。”平波道:“那,我们不妨……”明晰接着道:“但要我梵山去对还不能称之为魔之人下手,那我们是万万不干地。他未能称之为魔,与常人何异?我们便不能对其下手。若是对常人下手,与杀人无异,这事我们梵山派是万万不做的。”

    平波“嗯”了一声,韩一鸣心知他心怀不满,但却是不得不忍耐。忽然听另一个声音道:“掌门师兄,黄道长前来拜访。”明晰的声音道:“是黄松涛道长么?”那个声音道:“是。我已请道长在前面客堂内歇息,请了吴师兄坐陪,请掌门师兄这便前去。”明晰道:“好,我这便来。”停了一停道:“前辈,黄道长也来了,前辈可要出去见一见?”平波无可不可地道:“哦,那,便去见一见罢。我看*书斋”

    他们悄无声息出去了,韩一鸣听不到声息,但却知他们出去了。这里松了口气,并非是怕了平波,而是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出去与平波作对。这样只会让明晰为难。明晰师兄好歹是心地刚正,再无私心之人,若是平波与他作对,岂不是害了他们?

    但也意外听到黄松涛的来了,倒不是意外黄松涛前来凭吊江鱼子,而是他正要想法子去找寻黄松涛,却听到他来了的消息,有些恰逢其事。伸出手掌来,如罗姑所说的将手掌摊平,片刻之后,掌心冒出一个小小尖刺来,那粒麦芒自他掌心钻了出来,韩一鸣伸手将它收入怀中,仔细放好。再坐得一阵,只听外面门响了一声,他也不出声,只是屏息静听,相信明晰的法术好歹能将自己遮掩过去,不至为人看见。过得片刻,明晰在那门前出现,道:“师弟,让你久候了。”韩一鸣听他回来了,才道:“多谢师兄相助。”明晰道:“你我便无须这样客气了。对了,师弟,你今天还真不能离去。我看平波道长是不会这样离去的,我只怕你一出去便撞在他的手中。适才他在这里说话,对着我内屋看了好几眼,不知是觉察了什么,还是他本来便不信我。不过不论如何,你得等确认他不在梵山了才能离去。”

    韩一鸣十分感激,随着明晰出来,两人坐下,明晰道:“这里是我从前的居室,有灵气守护,我又施了法术,咱们说话也传不出去。师弟,你来寻我,想必是有事,只我不知是何事?”韩一鸣道:“嗯,师兄,我前来寻你,乃是有两件事。第一,是想问师兄,是否真有魔星现世?”明晰看了他片刻,方才缓缓地道:“师弟,说起这个来,我也不瞒你。我不认为是,却也不认为不是。这个事儿,再说不明的。”韩一鸣叹了口气,这确实也难说得清楚明白,谁知何为魔星呢?明晰道:“不过,我却见了强大的灵力,这样的影像,难得一见,但我不敢轻易便下定论。”

    他向来谨慎,这也是韩一鸣知晓的,默然片刻,明晰道:“不过,我倒知晓,平波道长没有亲自出来找你,我说的是之前的事,按理说,师弟,不是我说前辈的不是,灵山了这样的大事,倒应该来寻你才是。但道长一直不曾出来,我听说便是因道长察觉到了所谓的魔星要现世,因而没来。”韩一鸣也不知明晰说的是真是假,倒不是认为明晰说了假话,而是明晰又是从何而知这些事呢?不过他既然是一派之长,耳目自然也比别人要厉害些的。

    明晰道:“师弟,如果真是魔星,那道长就不会再追寻你们了。”韩一鸣点了点头。明晰道:“不过,我想问你,师弟,丁师兄可还好?”韩一鸣道:“还好。多谢师兄牵挂了。”明晰道:“师弟,你不要与我见外,若要我相助,只管说出来便是。只要是我帮得上的。”韩一鸣道:“多谢师兄。”伸手入怀里,拿出那粒麦芒来道:“师兄,这个请师兄帮我交给黄道长。”明晰愣了一愣,小心接在手中,道:“师弟呀,你早些交给我,我顺便给黄道长不是不耽误你的事么?我会悄悄给的,只是黄道长已离开我处了,明(日rì)我替你送去罢。”韩一鸣道:“我说的非是此刻,只要师兄能够记着此事,遇到黄道长时交与黄道长便可。倒不必专门去寻,请师兄切记,不可专门去寻道长。”明晰有些意外,停了一停道:“好,那我记下了。”

    韩一鸣道:“若是道长问起是何处来的,师兄只须说是遇上我的时候,我拿与师兄的。”明晰沉吟片刻:“不会给师弟带来不便么?”韩一鸣道:“师兄请放心,绝不会的。这个物件是我意外得到的,却是道长寻了许久的,道长得到了,必然会来寻我问个究竟的。”停了片刻,又道:“此物于道长来说极为要紧,还请师兄相助。”明晰道:“好,此事我定然帮师弟做好,师弟不必担心。”

    这一(日rì)韩一鸣不能离开此屋寸步,但明晰却是往返了数回,想来前来凭吊的同道甚多,江鱼子在同道中也颇有声誉,且又曾是一派掌门,并执掌门派近数百年,识得的人也甚从,因此人人皆来凭吊他。韩一鸣纵是在屋内,静谥之中,也能觉察外面梵山奔来奔去。韩一鸣坐得久了,细细看这屋内,虽是简朴,却也并不粗陋。几件不多的家什都简洁中透出精致,可见江鱼子虽不奢侈,却也是很是讲究的。想起他虽想让自己入他门下,到底后来还是偏向灵山的,因此灵气悄悄带了自己入来,站起(身shēn)来,默默祝祷了几句。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