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七四、不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听了这话,韩一鸣已知黄松涛是铁了心要带无名走了。今(日rì)若交不出无名来,只怕他不会离去。却听沈若复道:“黄前辈,松风师兄向来行踪不定。别说我们了,便是我们掌门也不能唤师兄前来。上回前辈也是眼睁睁看着我们好不容易找了松风师兄出来交与前辈,却片刻之间师兄便脱(身shēn)而去,连怎么脱(身shēn)的都不知晓。我们着实没有这个本事能唤出师兄来。”黄松涛道:“是么?”他神色森冷,韩一鸣心知不妙,道:“师兄小心!”沈若复却听不到他的声音,只道:“前辈不信我们也没法子。”黄松涛道:“那我得罪了。”他手一伸,一道火焰自掌中冒了出来(套tào)向沈若复(身shēn)上。沈若复哪里是黄松涛的对手,脚步一动,手臂已被黄松涛的火焰缠住。

    黄松涛道:“对你不住啦,既然你不能唤出松风来,那么我就请你随我到我派中去作客。等你们掌门带了松风来换你罢。”他这里一动手,灵山众人都围了上来,新入门弟子自然不便开口,但陆敬新、顾清泉及众师兄都道:“前辈有话好说,怎么动手抓我们同门师兄弟?”黄松涛道:“我这也是((逼bī)bī)不得已。既然你们不愿意放松风回来,我便带一名灵山弟子回去。待韩掌门回来了带松风来换人罢。”陆敬新道:“这可不成,松风师兄是自己跑到我们派中来的,黄前辈自己没法唤他回去,却跑来抓我的师弟,是否是看我灵山好欺负,因此上门来欺负?”黄松涛冷笑一声:“你们灵山弟子皆于辈份上低我,也胆敢来质问我么?”

    顾清泉道:“黄前辈要说我们质问,那便算我们质问罢。辈份高也不是前辈为非作歹的理由呀!黄松辈若是来寻松风师兄,那只管唤他便是,若是前来找碴,我们修为不济却也不怕。想要带了我师弟离去,那是万万不能的。莫说我师弟与松风师兄来灵山无关,就算是有所关联,前辈想要带走他亦要与掌门先说过,得掌门(允yǔn)可方能带走。若是人人都如前辈这样指着一事就来带走灵山弟子,那灵山岂不是早便被瓜分得一干二净了。”

    黄松涛冷笑一声,拖了沈若复便走。韩一鸣大是焦急,绝不可任黄松涛带了沈师兄离去,怎奈星辰的结界自己出不去,不论他怎样走都走不出结界去。韩一鸣转过头来对星辰道:“你让我出去。”星辰看都不看他,淡淡地道:“掌门稍安勿躁。”话音未落,一道灵光破空而来,那灵光直砍向黄松涛(身shēn)上,黄松涛手掌一扬,一道灵盾将灵光挡住冷笑道:“这不是动上手了么?”灵山众人面面相觑,只见浓雾之中,灵骨缓缓行来,灵骨手骨中持着碧水宝剑,碧水宝剑上灵光流溢。

    灵骨径直对着黄松涛与沈若复行来,黄松涛手中多了一柄剑,他左手中的一道灵焰扣着沈若复,右手中的剑剑尖前指,直对着灵骨。韩一鸣略略松了口气,却听星辰道:“原来他用的剑都跟辟獬相似。”韩一鸣对着黄松涛手上一看,果真黄松涛手中的宝剑与辟獬一般长直,只是辟獬是两面开刃,而黄松涛手中的剑却只有一面开了刃,另一面依旧是厚厚的刀背模样。灵骨手骨中持着的碧水宝剑对着黄松涛一挥,黄松涛怒道:“你们灵山派也太没道理了,连对长辈都要动手么?”他话音未落,陆敬新已道:“好教前辈得知,这是我们灵山从前的五师叔,并非我们这些后辈弟子。我们无这样的修为,亦无这样的本事。”

    黄松涛怒道:“难怪人家说你们灵山邪魔外道,乃是魔道。我只不信,今(日rì)见了,才知传言无错。识相的速速将这法术收了,也免得我动手。”顾清泉道:“前辈,这果真不是我们的法术,这是我师父。”黄松涛冷笑道:“别说一具骨架,就是你师父亲自来了我也不怕!”他口中说话,手下却也不慢,手中的剑对着灵骨一挥,一道灵光与碧水宝剑的灵光相碰,灵力四散开来,落了满地。而灵骨的左手手骨却对着沈若复直插过去,在沈若复手臂上一划,几片碎骨落下地来,在地上弹动片刻聚回灵骨脚骨上。随着灵骨的指骨划过,沈若复手臂上的灵焰被划断,沈若复见机立时退开。黄松涛大怒:“什么邪魔外道,也敢来与我动手?”他手中的剑一挥,一道灵光幻化为数道,对着灵骨劈来。灵骨却在瞬息之间将碧水剑连连挥舞,大开大合,将黄松涛的来势打散,且灵骨动作快得不可思议,数道灵光之外,黄松涛(身shēn)周已亮起数道剑光,黄松涛(身shēn)上衣裳被剑光所割,瞬间开了数道破口。

    黄松涛怒不可扼,手中的长剑挥舞,道道灵光对着灵骨打去。他的每一道剑光都不同,有的是一道寒光,有的如闪电般闪烁,还有的则是一柄小小宝剑飞快转动,但每一道灵光都直对着灵骨而去。灵骨手骨挥动,但灵光来得太多,转眼已有几道打在了骨架上。黄松涛的修为不可谓不厚,几道灵光打在灵骨上都留下了痕迹。虽说灵骨只是骨架,并不会疼痛,韩一鸣却一直视其为师父。

    即便他心中已知师父神魂已灭,只留了灵骨来护卫灵山,他依旧视其为当年有血有(肉ròu)的赵浩洋。转头对星辰道:“你让我出去!”

    星辰道:“掌门不能出去。掌门请放心,灵骨有蓝龙筋缠绕,打也打不碎的。”韩一鸣吼道:“不行!你放我出去!”星辰道:“掌门快看。”韩一鸣扭头一看,灵骨本来空洞的眼眶中亮起了两簇绿色火苗,继而灵骨全(身shēn)都升起绿色焰苗,黄松涛的灵光打上去片刻便变得无影无踪。而灵骨碧水宝剑上幻出的道道灵光却((逼bī)bī)得黄松涛手忙脚乱。赵浩洋当年在世是武修,招式繁多,灵力又高。化为灵骨后,所有的招式都化繁为简,没了从前那出众的招式反而灵力凝聚,只一柄碧水宝剑纵横挥舞便((逼bī)bī)得黄松涛不得不后退。转眼黄松涛便已在下风,黄松涛心有不甘,却是不能再待下去,大声叫道:“松风松风,你就果真不认师父了么?”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